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0章
 一只手反剪住他的双腕,翻过那白皙无暇的身子,反在身边那株玉兰花树的树干上。树干并不糙,但那特殊的触感已足够让人轻颤起来,细小的微粒在皮肤上瞬间浮现。…“恩…”

 扭动着身体,林雨明仿佛想逃避这奇异而古怪的感觉,手却被大力地固定在头顶上方的树身上,丧失了那原本不多的自由。

 一下用力的凶猛的深刺,宣示了新一轮进攻和结合的开始。身后那不久前刚被开发过的地方仍然润,没有痛苦,只有快乐。没有被迫,只有自愿。没有羞辱,只有甘甜…这样的时刻,真的不是梦境?…

 树干在一下下的冲撞下轻轻颤动,带动上方枝繁叶茂的树冠沙沙做响。有洁白的花瓣从叶间不时飘落。一片,两片,三片。…碧风塘大厦46层的旋转西餐厅里。一个临窗的座位上,两个年轻的男人正闷声不响地对付着盘中的牛排。

 肖天看着程旭,他今天的表情一直怪异:吃这么会儿饭,一会呆呆发怔,一会又嘴角含笑地…简直象是受了某种刺。“大胜他们汇报说,弟兄们挖出个内,是东兴帮派来的一个小角色。怎么处理?”肖天问。对面的人恍若不闻。

 “杀了吧,防止他知道些什么。”肖天继续道。“哦…算了…打一顿放了。”程旭这才回过神。“什么?不妥吧?一向是杀了的。”肖天有点诧异。程旭心不在焉戳着牛排:“放了,你也说小角色而已。”

 肖天皱眉,算了,他说的对…杀不杀原本问题不大。令他诧异的是程旭的态度,以前一向是他手辣,没想这次换了自己替人求情。

 “咳…你还好吧?”看着对面的程旭把盘子里五成的牛切得七八糟,却半天不动口,肖天终于忍不住了,轻咳一声。程旭继续发楞。“喂!”肖天忍无可忍地叫:“能不能把你的决定说出来?”“啊?…”

 程旭这才恍然:“什么决定?我不是说放了那个小角色吗?”“我是说让你从大早就魂不受舍的决定。”肖天挑眉。“这个…”程旭窒了一下,知道瞒不过他的法眼。“我昨晚对他说,要放了他。”

 肖天静静地听,神色不动。“他听了后好象很高兴,居然…”程旭的脖子似乎红了,停口不说。“居然投怀送抱?…”肖天淡淡问。

 “哎?…你怎么知道?”程旭忽然疑心大起,这个狡猾的肖天…该不是昨晚的事被他撞见了吧?想起那个后花园的毫无遮掩,他一下子心虚起来。

 “这么说,我猜对了。”肖天悠悠地抿了口红酒,原来怎么没品出这种酒满口的浓郁果香里还有淡淡的涩?想到那个温和淡然的林雨明主动求的样子,他还真想象不出…也难怪阿旭被这“投怀送抱”弄得心绪不宁。

 “接下来怎么办?”他问。间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按下了接听。“喂?…是你?”他拧起了浓黑的眉毛,看了程旭一眼,放低了声音:“说了不准随便找我!什么?你等一下。”他起身,冲程旭道:“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便自顾自地走向一边。程旭失笑,很少看他接电话避讳自己,该是什么重要的女人吧?…肖天的眉头皱的更紧:“好,我知道了。…我和他就在碧风塘大厦46层西餐厅,你这就来!”

 收起了电话,他站了一会,想理清刚才那个电话给他带来的震惊和混乱。上次程旭抓回了林雨明,留下他处理那个被打得浑身是伤却依然硬气的吴剑浩,他临走时给了他自己的手机号码。

 不知怎的,他总觉有必要和这个人保持联络,不知是不是他为了林雨明一副肯拼命的样子感动了自己。虽然一再威胁他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准随便找自己,可现在,果然有事了。

 …回到座位坐下,再没心思举刀叉,他对着食物沉:“阿旭。那个吴剑浩马上就到!”“什么?!”程旭拧起了眉头,眼睛眯了起来:“你叫他来的?”

 “听我说…”肖天沉声道:“你先别发火,我和他有联系是真的,这个以后再谈。现在,我得告诉你一件事,你…作好思想准备。”程旭冷哼:“说吧,我听!”

 “林雨明的父亲…根本没死。他不久前被吴剑浩送去了国外开刀,现在刚刚回来。”…程旭猛地站了起来,带翻了手侧的叉子:“胡说!不可能,林雨明告诉我他几年前就中了风,死了!”

 忽然,他的汗渗了出来,颓然地坐了下来,脑海中一片空白:程旭!你这个笨蛋!从头到尾,都只有他用那双貌似诚实的眼睛,看着你说了那么一句话而已,你居然就深信不疑,从没怀疑过!

 …原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谎言,而你,就连调查求证的心都没起过!不信,悔恨,愤怒升了起来,直呕得他想吐血。

 “啪!”随手抓过面前的高脚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餐厅内一静,不少人惊讶地向这边看来。咬着牙,程旭缓缓地拿起了肖天面前的杯子,再度摔向已酒渍狼藉的花岗岩地面。肖天看着他,暗自心惊。猜到他会发火,但没想到他的眼中竟似要出火来般的狂怒。

 “为什么会通知我?…”程旭终于渐渐冷静,但语调仍不稳:“他们不是该躲的越远越好么?!”“这我不知道,吴剑浩只是说,林雨明的父亲想见他…和你。”“和我?…”

 程旭狐疑地沉,方才的暴怒已被另外的情绪暂时压制了下去。想了想,他抬手示意一边不敢靠近的侍应:“过来清扫干净,别留一点痕迹!”

 现在,要冷静。当吴剑浩赶到的时候,地面已干净清,丝毫看不出异常的痕迹。程旭正一脸平静地吃着一份新牛排,见他急匆匆的跑来,居然微笑着点头示意请坐。

 吴剑浩看着他一脸无害的笑容,只想恨恨地向那高的鼻梁上猛K一拳。王八蛋!他摸了摸自己的左边脸颊…来之前幸好记得把纱布取掉了,上面仍有上次被他手下打伤的疤痕。

 注意到他摸脸的动作,程旭不,好象跟儿忘了自己是那伤痕的制造者:“好久不见,好吗?”

 “好得很!”吴剑浩大声回道,好才怪!被他几个如狼似虎的手下以少胜多地打的浑身是伤,虽没造成内伤,却也真够他好些天行动不便。

 接着还得飞回美国安排周父的手术,直累得他疲力尽。…活到这么大,还从没试过这么“好”的体验!“废话少说!我找你是因为林雨明。”他直截了当。

 “我知道。”程旭淡淡道:“不为了你的小情人,还能为谁?…”“哼!我知道你囚他很久了,你到底想怎样?”“不怎样,你好象忘了,是他主动接受了我200万。”程旭一脸无辜“等我玩够了…自然会放。”

 “呸!”吴剑浩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虽然清楚地明白这个男人花了那笔钱不会是为了把林雨明接回家供着,可直接听到他那骨而下的言语的一刹,他还是恨得想杀人。

 …压抑住杀人的望,他怒吼:“要不是他为了筹他父亲的医药费,你以为你的臭钱能买到他?!”糟了…一直在一边细听的肖天心中更惊。

 “哦?…是吗?”程旭冷冷的笑,心里的怒火蹿了上来:我那200万,是派了这个用场!差点便要把一脸的伪装平静撕开了去,…慢慢地,他的嘴角浮起个温和的笑:“这样啊?除了深表同情,我似乎也无话可说。”吴剑浩紧抓他的衣领不放:“现在放了他!”

 “不行。我还没玩够。”程旭一派认真。“你去死!”抡起拳,吴剑浩只想把面前那张脸重重地打歪…这个无的男人,究竟还是不是人?!举起的拳头到了半空,慢慢地,还是无力地,缓缓地放下了。

 “他父亲快死了!他必须去见他父亲最后一面!”吴剑浩终于眼框红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骗我,好趁机要回你的小情人?”程旭眼中光一闪。

 “是不是骗你,你去看看就知道。”他颓然地道“他父亲不久前做了一个手术,可惜失败了。…林伯父大约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他对我说,除了要见明,还要…见你!”

 “你对他说林雨明和我在一起?”程旭眯起了眼睛。“没有。可是他好象知道些什么,所以…”吴剑浩不语了,要不是林伯父主动说要见他,自己才不会不顾林雨明的叮嘱,何况…林伯父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好,我带林雨明去见他父亲。”程旭忽然咧嘴一笑:“怎么说也是最后一面,我总不能不通情达理。”吴剑浩又惊又喜:“真的?”“当然!”程旭戏谑的望着他,眼中光芒闪动、:“再说,我也很想见见他父亲…毕竟是故人。”

 “好!今天下午两点,立仁医院住院部2046号病房门口,我等你们!”吴剑浩急切地道,…医生说,林伯父的病情,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不行!”程旭一口回绝:“今天不行。…明天吧,上午九点,我一定把他带去。”“干什么?早点不行吗?”吴剑浩仍想争取。

 “这个…我说了算。”程旭慢地道,嘴角一缕古怪的笑容若隐若现:“今晚,我有重要的事要做。”

 吴剑浩望着他那抹忽然升起的笑,一时间竟打了个冷战:是自己眼花吗?为什么居然觉得有股血腥的味道在那人的边弥漫?…不,再定睛细看,那味道已不见了,一定是自己眼花,一定是。

 …林雨明站在窗前,细细辨着远处沁人心脾的玉兰花香,…现在总算知道它飘自何方了。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辰,那个人…快来了吗?虽然依惯例他该到近‮夜午‬才来,可今天…是他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他会不会早些来?…

 他的脸烧了起来,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的浴袍。头一次,他提前洗了澡。头一次,他没穿自己的衬衣和牛仔。头一次…他找到了衣柜里宽大柔软的棉质睡衣披上…那应是他的,上面有他的味道和气息。…明天,将是另外一天。父亲的手术应该已做好,不知效果怎?明天一离开就要联系吴剑浩,他应该在美国帮自己看护父亲。

 …他的头疼了起来,不,不要想明天的事,今晚,只要想阿旭就好!是的,只要和他一起再度过这最后一晚。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