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1章
 …想到昨夜的疯狂和甜蜜,他只觉浑身火烫,血里似乎有什么无法言述的快乐充斥其间,让他想懒懒地闭上眼睛,回味,再回味。

 …身子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大力得象是要拦碎他。林雨明轻轻叹了口气…闭目冥想了这么久,竟不知他已到身后。间被抱住的地方的,又麻又舒服。

 “恩…”他轻轻呻一声,自己都惊异于那声音里的娇媚和渴求。系带式的袍子一拉便开,在身后那人的撕扯下无声无息地滑落。还没等他转身,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已将他足不沾地一把抱起,重重地,狠狠地抛到了上。

 这一下直抛得他皱起了眉,正想睁眼,程旭飞快地在了他的身上,猛然地把覆了上去,用力掐开他的下巴,舌头同时宣告入侵。火热,暴,永远没有停止的迹象。…似乎就象初夜被强暴时的那种感觉,夹带着风雨来的气息。

 “呜…”林雨明只觉得无法呼吸到了不能再忍的地步,终于呜咽着叫了出来。那终于停止了,他只觉口憋闷得几炸开,大口大口地着气,无暇顾及自己的手腕已悄无声息地被分别拉到了头的两柱旁。

 …直到手腕上那股陌生的、冰凉的寒意传了过来,他才睁开了水朦朦的双眼,惑地向头顶望去。

 一时之间,他似乎看不懂那两只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手铐的含义。轻轻地扭动双手手腕,越动越紧的紧箍和微微的刺痛彻底惊醒了他,那手铐,正一边一只地铐在他细弱的腕间!“阿旭!你…做什么?…”

 他艰难地开口,惊疑不定,口仍很闷,思想仍不能集中…方才那个长吻似乎夺去了他的思考能力。

 “干什么?这是最后一晚啊,你忘了?…”程旭冷冷地笑,那笑却陌生得令林雨明一怔。“可是…”他不安地转动手腕,这古怪的举动让他全身发凉,方才的热情也悄然退烧。

 为什么要用这个?想到在夜总会里从“少爷”们那听来的一知半解,有种害怕的感觉俘虏了他:阿旭…该不会想?…“阿旭…放开我。我…我会听话…”他好不容易含羞带怯地开口。

 “听话?真的?…”程旭淡淡地道,搭在他光滑膛上的手忽然按紧了。轻轻附到林雨明的耳边,他低低地,冷冰冰地道:“那么,哭给我听!”

 林雨明浑身一震,脊梁僵住了。…在耳边这样毫无感情地说着如此残忍话语的人,真的是昨晚还对他温存百倍、轻言细语的程旭吗?

 慢慢地上程旭那冰凉的眸子,他的心迅速沉了下去,那双眼眸里绝对没有昨夜的温柔与深情…一丝也没有。…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终于把心中的话问了出来,声音轻颤,眼中有着千般疑惑,万般不解…不,不该是这样的。

 “因为我对你给昨晚的利息…不满意。”程旭的眼中有若隐若现的怒火:“明天…我会放你走,在这之前,还是用我自己的方法讨清那笔债吧!”

 手指恨恨地移到他前那已微微立的嫣红突起,忽然地掐了下去,小小的半圆形掐痕下,有淡淡的血透了出来。

 “呜…”身下的人如他所愿地猛颤了一下,轻轻的痛叫一声。前的痛楚仍在一点点传来,林雨明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堵住一般钝钝地。

 不,有什么不对了…无法思考,无法接受,下一刻,程旭已毫不留情得用手指继续弄着那伤痕,让那痛楚飞快地加大,扩散。那样的疼痛让他的身体哆嗦着,…好想放任自己痛苦的呻就此口而出,昨夜那样纵情的呻原来是会上瘾的。

 不…不要,在心里喊着,却喊不出来。那两点已充血肿,被划伤的地方终于有血丝了下来,在这暗夜里更显莫名的血腥与冷酷。“记得昨晚你说。弄疼我吧,现在…我足你!”那声音在他耳边回响,象是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关山之外。

 “疼吗?哭出来…或者求饶。”真的很疼,却是在心里的一块地方。原来被人伤害着体,却会痛到心里去…这真是很奇怪的事情,林雨明模糊地想。原来那样的仇恨是永远不会消减或消失的,只要一天一夜,它们就会如草般再生。

 心里有什么东西冒了出来,让他死死咬住了,紧紧闭上了眼睛。听不到可以让他消气的哭泣或求饶,程旭住了手。

 冷冷地看着身下那人隐忍的表情:…他又恢复了在上最常见的那种忍耐和安静,无论用力再大,却只能换来他压抑的颤抖和蹙眉,却不复昨夜脸上的百般多变。

 就象是他身上自带的一个壳,当他被伤害或被强迫的时候,那个壳就出现了,及时的把他拉进去,只剩自己在那个壳外无能为力…初次强要他的时候他是这样。

 后来在上夜夜地强求时,也是这样。…他从来就没真正制服过他!没制服过他的反应,没制服过他的思想,更没制服过他的情感!这样的愤怒让程旭口的恨溢得快要四散奔,充斥着他全身每一神经。

 …张开口,他用力地向那口已被蹂躏地红肿的一个突起咬了下去。…“啊…”尖锐而巨大的疼痛让林雨明一下弹跳起来,却被手铐牵制住,硬生生拉了回去。这一扯一拽,手腕上紧附的糙金属边磨破了皮肤,也有血迹一点点了下来。

 冷汗不知何时,已了满身,令他身下的单有了意。…熟悉的疼痛,熟悉的绝望一起袭来,让他就快失去抵抗的意识。恍惚中,昨夜程旭那暗哑温柔的话语仿佛飘在耳边:“我不会再弄疼你了,再不会了。…”

 言尤在耳,却已支离破碎。…他的边浮起个惨淡的微笑:既然一切注定要回到最初,那么,昨夜又为何给自己如此莫大的错觉?!

 …灯忽然亮了,在他口辗转咬的舌也停止了。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他那个忽然的笑,程旭立起了身,打开灯冷冷地看着身下人泪雾弥漫的双眼。

 那眸子里,盛满了悲伤,害怕,惘…和痛苦,正是他想看到的。可为什么,那双失神的眼眸里依然有琥珀般清澈的光芒孜孜不倦地淌着,直看得他满心发痛?…

 对,就是那股清澈的光骗得自己对他全然相信,失去了向他那禽兽父亲报复的最佳时机!要不是当里望着这双清澈干净的眼睛,他也绝不会“令智昏”地认为他绝不会说谎,绝不会骗自己!程旭忽然想狠狠得打自己一个耳光…到了今天,你居然还是会为这双眼睛所失!不,不要再被那双会演戏、会说谎的眼睛欺骗!他狠狠地举起身侧刚刚拧亮的台灯,狂燥地打翻在地上。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暧昧不明的月光,照着上蜷曲的人体。好多了,看不清那双眼睛里的一切,心里刚冒出一点愚蠢苗条的心疼和怜惜果然渐淡了,仇恨和衍生而来的残一点点抬头,蠢蠢动。

 重重地再度了下去,鲁的大手换了攻击的目标,转向了被他‮摩抚‬挑逗过无数次的身下前端,,毫不温存。

 …一波波的疼痛与渐渐起来的快冲击着林雨明的四肢五骸,从没试过这样的凌:快乐和痛苦绕,紧附在望的中心,如影随形,怎样的扭动和挣扎都不能减轻半分,而且…那快乐,居然越来越大,就快要盖过了痛楚。

 他用尽全身的气力,才能把快要口而出的呻碎在喉间,全身的颤抖频率更快,就快要在那极度的夹击下出的一刹,出口的前端被人无情的飞快掐住,…牢牢的。

 “啊…”突如其来的锐痛和不能释放的痛苦让他猛地弓起了身子,徒劳的拼命扭动,却引来程旭更大的愤怒:就是这样,也听不到你一句屈服的求饶?!

 …毫不留情地拿过头备好的细丝带,他的眼中闪着从没有过的昏沉的、施的光,强硬地分开那修长笔直的大腿,抓住手中那一直硬部,一圈圈地紧紧扎住。

 …狼狈不堪地猛地滚下了,程旭踉跄着冲进了浴室。再迟一分一秒,他就要再忍不住下的高昂与火,将自己和那渴求的身体结为一体。

 以往的甘美就象初尝便已上瘾的罂粟,让人自忘不掉,再戒不除。可今夜,我要的是在你身上留下显而易见的伤痕,要的是对你的惩罚,不是足你的望!

 …狂燥地将冷水筏开到最大,任凭冰凉四溅的水花冲击着他的身下,不知过了多久,火热的望方从他的体内退却。…林雨明,如果今夜我将送你下地狱,我也不要独自上天堂!“啊…求你!”

 最后的防线终于宣告失守,求饶的呻一声声漫了出来,却得不到回应,更得不到渴望已久的释放。“求你…不要…”声音已哑,泪已下。“再求,我要听!”遥远的地方,似乎有魔鬼的声线传来,不知是谁的。

 “求你…让我…让我…”林雨明的求饶已经没有了目标和意识,只知道这样的话是他此刻唯一的可能,下的快已渐去,剩下的…是如附骨绵针般的涨痛和烧烤。…“再求!”

 “啊…”他拼命地摇头,汗水已浸了他的头发,象是刚才水中捞起般紧贴在紧绷的、狼狈的颈间。…比起十多天前被强要的那夜的单纯疼痛,这样的屈辱和折磨似乎更能让人疯狂,让人屈服。

 脑海中又恍惚有昨夜温柔的幻象浮现,…原来,从天堂到地狱,不隔千山万水,不隔遥远时空。只隔…一天一夜。连接数天的事早已使他身心皆疲惫,昨夜的无休无止更又令他虚弱不堪。

 …不出多久,终于有虚的昏沉沉来袭,带他暂离这无间地狱。…“啊…”无意识的呻在昏中仍会溢出,伴随着一阵强烈而持续的快,他悠悠醒转,原来程旭已法外施恩般地解开了他身下的束缚,正是那解放带来了刺他惊醒的快,更带他回到这不堪直面的人间。…一切又重新开始。束缚如梦魇般地再度细细绕,无度的挑逗与惩罚再度降临,毫不因他方才的短暂昏而姑息留情。

 …不…这夜的绝望与昨夜的甜美,究竟哪个是幻,哪个是真?…明晃晃的阳光斜刺进林雨明眼睛的那一刹,已是第二天的上午。眼睛酸涩地几乎无法睁开,…昨夜似乎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直到现在,依然象是在那梦中。

 举起手,他想擦一下眼睛,却僵住了。…手腕上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枕畔凌乱的两副手铐已松开来。昨夜的所有记忆如水般在这阳光中扑面而来,…他呻了一声,头痛裂。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