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的教谕 下章
第三章
 “死相!”洪茜茜瞪了汤怀鲁一眼,又接着回以甜甜一笑。现在经过客厅、看到洪茜茜先夫灵位上的遗照,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汤怀鲁之前总觉得、怪别扭的,还因此在上软

 “下次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我的手艺还不错喔!”一开始洪茜茜说是要做菜请他吃,慰劳他在前方帮她挡子弹。岂料这饭菜炒啊炒的,就炒到了上去。汤怀鲁并没有发现,其实是求不满的洪茜茜早就计画好了,要拿他当伴。

 校长盛宣民不太搭理正值狼虎之年、需索无度的洪茜茜,洪茜茜自然把目标锁定在对她唯命是从的汤怀鲁。心想,同样做训导处工作,即使汤怀鲁频繁地出入她家,也有理由杜街坊邻居、三姑六婆的悠悠之口。

 比起金不倒、总干得她喊“不要了”、“不敢了”的盛宣民,担任体育老师的汤怀鲁,上功夫虽然没那么强,但是壮的体格还是让她很足。“你干嘛啦!快点穿衣服!”“再一次就好,再一次。”

 双手扶着梳妆台,内才穿好又被剥下,洪茜茜看着镜子前的自己,被汤德鲁抱住,从后面快速房不停地上下晃动。“羞死人了,这样做。”虽然嘴上这样讲,心里其实很喜欢。双眸半开,张着嘴,享受这种猥极了的快

 “快点…用力…”化被动为主动,洪茜茜摇着自己的吐下属的茎。…来到派出所,警员还没开口,洪茜茜看到漫画店老板,心里明白大概又是那样的事。

 只是这次犯错的学生,是全校二年级段考榜首常客彭乃轩,还是让她感到吃惊。“嘿嘿,主任,你学校的小朋友,又拿了我店里的东西‘忘记’结帐哩。”

 “老板,你不用啰唆,我的学生我负责就是。”洪茜茜看到桌上的情写真集、漫画、影带,知道要是闹开了。

 为了这种游走法律边缘、情与盗版的东西,老板也不一定占便宜,要不是有背景靠山撑,这人还不一定有胆找上警察。

 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根本不担心。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不能让未来有机会考上名校高中的学生,留下不名誉的污点。

 所以洪茜茜连他的父母、级任导师都不想通知,要掩盖这次事件。与派出所所长“协调”要与老板私下好好处理,跟在场的警员打了声招呼,洪茜茜便与汤德鲁带着学生,步出派出所。

 “嘿嘿,主任,跟‘上次’一样吧?”“嗯。”“主任就是主任,爽快!很干脆!我欣赏!”“老板,你不用啰唆,只要保证事情完了别找我学生麻烦就好。”

 “当然!当然!答应主任的事小弟绝对做到,嘿嘿。”与贼头贼脑、一派不正经的漫画店老板走进一条小巷,来到漫画店的后门,洪茜茜从皮包拿出家里钥匙,递给汤德鲁。

 “你先走,在我家等消息。一样会没事的,不用担心。”汤德鲁虽然不放心,还是目送三人进入屋内,才默默走开。…上楼后,三人走进只有一张、一张椅子、一座衣橱的简陋房间。“别怕,老师会保护你。”洪茜茜附耳在彭乃轩旁说道。

 “那开始吧!”漫画店老板用、令人不舒服的笑容,指示着洪茜茜。“今天要我们扮什么?”“嗯,母子好了。”“好吧。”

 漫画店老板每次要胁偷窃的客人私了,就是强迫在他眼前演出指定剧情设定的活宫。缩在一角,出狰狞的表情,不停‮弄抚‬自己的器。“来,乃轩,今晚要把老师当妈妈。”“真?真的可以吗?”“可以喔,来,叫妈妈。”“妈妈。”

 “乖喔!我们家乃轩好乖!”把乃轩往自己的身上抱住,让他的头埋在自己双间。“妈妈,妈妈的身上好香,好软。”“喜欢吗?”“喜欢,喜欢妈妈。”“乖。”

 父母想方设法为自己安排越区就读,却又在大陆经商,无法住在一起,只是将户籍迁到叔叔家,也为了上学方便而借住在叔叔这里。缺少父母关爱的彭乃轩,此时感受到洪茜茜的母温柔。

 “乃轩是因为好奇女人的身体,所以才会想偷那种东西看吧?”“嗯,妈妈对不起。”“不,是妈妈不对,妈妈没有尽到教育乃轩的责任。”话毕,洪茜茜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彭乃轩。

 “想看妈妈的身体?”“嗯?”“那要答应妈妈,以后不能再偷东西喔!”“好。”“很乖。”洪茜茜一件一件地下衣服,彭乃轩因此起的茎,顶着子,觉得有点难受。“乃轩,妈妈帮你衣服。”“啊。”

 “没关系,这样妈妈也比较不觉得害羞喔。”身上的卡其制服被褪个光,彭乃轩的茎不时触碰到洪茜茜的身体,觉得有点羞赧。

 “妈妈!”在一旁看着演出母子教育的漫画店老板,还在摸着自已的下体。

 “乃轩,你看那个叔叔!”洪茜茜不怀好意地走向漫画店老板,一把扯下他的子,扒掉他的内。“啊!不要!主任不要!不要!”漫画店老板出惊惶的表情,却又对洪茜茜的举动拒还

 “乃轩,你看!这个性无能的变态叔叔!”只见漫画店老板的下体,有满满的伤疤,那是以前蹲苦窑时被罚的痕迹。“叔叔,快跟我儿子说,你这里怎么不会翘高高啊?”“啊,不要!”

 “快说!”因犯罪入狱过的漫画店老板,照道上规矩在牢里受到这样的惩罚,之后变得不举。

 医师判断是心理层面大于体的问题,于是一开始想透过情书刊、A片的刺,却不见效果,口味愈玩愈大,想透过现实的爱演出,来唤醒自己的男本能。

 洪茜茜这样的言语羞辱,对他来讲,也是一种极大的精神刺,但是那里还是没有起。漫画店老板眼神变得呆滞无神,无意识地不停弄下体。

 “儿子,你要记住,不能像叔叔一样做错事,不然这里就不能翘高高了喔!”握着彭乃轩昂扬的茎,放入口中,洪茜茜开始起来,“啊!妈妈!妈妈!”“唔…”“妈妈!这样好舒服!”

 “唔…”“妈妈!我想要!妈妈!”“要什么?”“要妈妈教我做!”“嗯,妈妈教你喔。”当学生儿子的入老师妈妈的道,儿子瞬间太过欣喜而哭了起来。

 “呜…妈妈,对不起!妈妈!谢谢妈妈!”“乖,你这样做的很好喔!”“妈妈,我爱你!妈!”从漫画店走出来,已经是深夜了,洪茜茜牵着彭乃轩的手,步行在没了人车喧嚣的街上。

 “老师,对不起。”“啊?你没事就好。”“好想老师能真的当我妈妈。”“哼,你想太多!”洪茜茜笑了出来,觉得这学生真可爱。“要不干脆就认个干儿子?”心里这么打量。“下次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我的手艺还不错喔!”洪茜茜已经不清楚。

 这样的邀约是出于母本能,还是本能了。***今天是星期,吴佩琪跟好姐妹们约好要去亲山步道踏青,大清早就开车出门。顶着升学名师的光环,好姐妹们总是挖苦她就连假都很难约出来,今天也是特别排开事情,才有这次的活动。

 爬完山后,大家还订了山上的土城大餐要大快朵颐。疏忽例行保养的车子,却在刚下了交流道时又抛锚了,不断被后方车辆鸣喇叭,驾驶看到自己就大声咒骂“又是女人开的车!”

 吴佩琪虽然对这种别歧视很生气,却更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喂!来帮忙啦!”路边的槟榔摊,顾店的‮妇少‬才吆喝一声,附近的几位壮丁立即就丢下自己手边工作、上前帮忙把车推到路边,暂时化解了状况。“老师!好久不见哩!”

 眼前的‮妇少‬虽然有点眼,但是吴佩琪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她是谁,只能尴尬地报以笑容。“我林嘉芬啊!零分没得加的‘零加分’啊!”即使这样,吴佩琪还是没有这位学生的记忆。

 其实吴佩琪最常被批评的就是眼中只有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其余后段的孩子几乎被她放弃。“哎呀没关系啦!老师!你先进来坐一下,我已经请认识的修车厂来了啦!”“啊,可是我有信用卡的道路救援可以叫。”“哎呀,我们这边的那个就在附近而已啦,认识的啦!

 师傅技术好,这边的车都给他修。”林嘉芬身上仅穿着有裙摆的一件式泳装,一双凉鞋,虽然暴,但是比起附近的槟榔西施,已经是最保守的。手臂上的凤凰刺青,很难让人不注意到。吴佩琪看了不是很舒服,这附近虽然大家都很友善、热情,做小吃的还分别送来请自己品尝。

 但是心里就是有股嫌恶感。“我结婚了后就退出‘团体’了啦,小咪,过来!跟老师问好。”

 “老师好。”“我小孩啦!”“好,小朋友好。”“小咪,先去旁边玩,妈妈包完这些后再带你去买冰淇淋喔!”“好…”“这小朋友好乖啊。”“现在是乖啦!

 希望到长大后不要跟我一样,”林嘉芬指着自己的刺青,出不知是苦笑还是傻笑的笑容。“去做雷很贵啦!养小孩又花钱。”“没关系啦!小孩你就好好给她教育。”

 “好啦,希望有缘可以给老师教到。”“好啊好啊!”“然后她如果不乖喔,老师你就用力地打,一定要打到她乖。”

 “现在讲求‘爱的教育’,不能打啦!”“哈哈!”吴佩琪心想,当妈妈的每天穿成这样工作,会给小孩子什么的价值观呢?道路救援的拖吊车开到槟榔摊前,开车的是林嘉芬的老公阿贤。

 “干!你这个死人骨头!打电话给你,到现在才来,死去哪去了啦?人家老师赶时间哩!”“啊就工地事情太多走不开啊,老师,歹势哩!”“没关系啦!我不急。”将抛锚的车弄上拖吊车后,吴佩琪本来想要叫计程车赴约。

 但是又对这不认识的修车厂不放心,不敢把车随便交给陌生人,很怕到时被这些看来三教九的人敲竹杠,于是先借了槟榔摊的电话打给土城,又打了通传呼留言给好姐妹,就坐上了拖吊车的副驾驶座,跟着去修车厂。

 一路上,阿贤三不五时在偷瞄吴佩琪,让吴佩琪觉得很不安,尤其车子愈来愈往郊外开,就愈来愈紧张,但是阿贤只是因为这附近道路蜿蜒狭窄,不时在注意后照镜而已。

 车上也保持得很干净,比起之前遇过的、信用卡银行合作的道路救援车还要干净,真要挑剔哪边,大概就是那几张贴在冷气出风口旁阿贤与林嘉芬的大头贴,看起来花花绿绿的。

 “老师,到了,这斜坡开下去就是,有点陡,你要坐稳,窗户那个,对,那个握把握好。”“嗯。好,谢谢。”(修车厂开在这种地方?)吴佩琪心中的大石头只放下了一半,还是很担心自己来到了一间黑店。

 旁边几个染发的少年,拿工具对着一台机车不晓得在做什么,其中一个看到拖吊车来了,立即跑来指挥。

 “好,来,车子放下来。好!”铁皮搭成的修车厂旁是一间寻常的平房,更远处有菜园、竹林、槟榔树。如果没有这间修车厂,这里看来就像是一般的农家。男人与女人扶着一位行动不便的老妇,从屋里走了出来。  M.sSkkXs.coM
上章 爱的教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