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的教谕 下章
第四章
 “金惜姨!早!最近身体甘有卡好?”“建宏!歹势,嘉芬说这以前学校老师,拜托你帮忙。”不知为什么,吴佩琪的眼前突然朦胧,泪水沾了脸庞。吴富美见状,赶快跑回屋里拿了面纸递过来。

 “金惜姨,真的是你们。”那段空白的记忆,或者更该说是刻意不愿想起的回忆,又鲜明了起来,那天,吴佩琪在学校设计段考考题,弄到很晚。骑着机车要回家时,甚至街上的小吃摊都准备要收了。

 “老板!老板!等一下!还有没有炸酱面?”“老早就没了!只剩豆干、海带这些现成的小菜黑白切!”“好好!帮我包一份!”“小姐!一个人这么晚出来买宵夜?”“哈,我是买晚餐。”

 “晚餐!?”“刚刚才下班啦!”“做什么工作现在才下班?”“老师。”“老师?老师工作要到这么晚?十二点多了耶!”“哈哈。”“电锅里面还有一点白饭啦,老师你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包给你?免费的啦!”“好啊,不好意思!”买完晚餐后,继续骑在产业道路的小路上,这条是捷径,少绕一个大弯,可以省下不少油钱。

 农历十八的月光还是很亮,照亮了路上的颠簸处,吴佩琪小心地避开。骑到了一处工寮,在空地上厮混的不良少年,却跑来挡住了去路。“你们干什么啊?”“忠仔,是那个女人没错!”“你们是谁?”

 “老师啊!这么快就把我们都忘了喔?”吴佩琪怎么想还是想不起来这些少年谁是谁。“什么忘记?这臭机掰根本就没理过我们!”

 “总算是堵到你!”几个人把吴佩琪拖到工寮角落,倾倒的机车上挂着的晚餐,洒了一地。“救命啊!救命!不要!你们不要来!”无论吴佩琪怎么喊,深夜人烟罕至的工寮不会有人来。求救的呐喊反而起少年们更加欺凌她的念头。

 “这叫声不错听,等下干起来更好听!”“哈哈哈!”吴佩琪拚命挣扎,三个不良少年分头抓住了手脚,带头的忠仔拿着工寮旁边的一捆草绳走来。

 “你们把这臭机掰架好!架好!”“不要!救命啊!不要来!”双手被绑住,只剩修长的‮腿双‬还在死命地踢。其中一脚踢到了忠仔。

 “干!臭机掰!”“啊对不起!对不起!拜托!放了我!”“放你个大懒叫!”忠仔一把扯开了吴佩琪的衬衫,其中几颗扣子承受不住突然的蛮力而落。

 “啊!不要!不要!”“干!包,穿红色的,不错!”忠仔一伙人,以前最喜欢猛盯着吴佩琪衣服透出的罩痕迹看,还常打赌猜老师今天穿什么颜色、款式的罩。

 吴佩琪写板书时,坐在最后排的他们,意着年轻老师的女体,胆小的隔着子抚摸,胆大的就直接翻出自己茎‮弄套‬。“忠仔,是你最爱的红色哩!”

 “干你娘!你还不是一样!”“我哪有!干,我喜欢黑色的!”有时穿得比较不透光,但没注意到而出肩带时,也能让青春期的小男生瞧了兴奋不已,“不要!不要!你们乖,听老师话。”

 “听你个大机掰啦!”忠仔把玫瑰红的‮丝蕾‬罩往上掀,钢圈弄痛了吴佩琪,出了傲人的房,在月光照映下显得洁白无暇。

 少年们看到妄想已久的女老师房,半晌说不出话,也停下了动作,任由吴佩琪抵着‮腿双‬在地上挣扎爬行,前止不住晃动。

 “真美,比李筱萍美。”听到自己曾带的学生、两年前的联考榜首李筱萍也被他们染指,吴佩琪不悲从中来。(不要碰我学生,要就冲着我来就好…)“干!可是李筱萍的更大!叫起来又嗲。”

 “对啊!那天干她干得真!真想再来一次!”(不要碰筱萍…不要!)“哼,有‘安仔’,要干她几次就几次!”“好学生也在跟我们‘安’。”

 “你白痴喔!她‘安’是为了念书,我们是为了迌!”因为伤心,不停啜泣,放弃挣扎的吴佩琪,任由少年下自己的裙子与内。(要就来!都找我来!)吴佩琪瞪着忠仔。

 但是默默接受了今夜即将到来的遭遇,此时总算有一台机车驶过,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里。“救救我!拜托!救救呜…”嘴巴被摀住,吴佩琪眼见着机车的灯光愈来愈远,心里彻底绝望。

 少年们下半身已经光,将吴佩琪弄成趴地姿势,一人将入吴佩琪嘴里,忠仔扶着吴佩琪的股,茎顶着户试图入,另外两人抓着吴佩琪的弄。“含好!不准咬!咬了你就死定了!含住!”“呜…”“啊…!”

 “干!好干!进不去!腿张开一点!”忠仔再怎么顶,就是不进吴佩琪体内,不停打着吴佩琪的忿,原本白皙的股被打得通红。

 “干!臭机掰!换我!”推开正在享受口的同伙,惹得对方很不高兴,互相又推又打。吴佩琪因为觉得恶心,不停吐着口水,此时先前经过的机车折返回来,车上的少年与妇人手各拿着一把长长的槟榔刀,直接朝着忠仔一伙人杀来。

 “猴死囡仔!欺负女人家!你们这些垃圾!”妇人挥舞着长刀,将忠仔一伙人从吴佩琪旁边驱离,少年把刀指着忠仔,镇住了场面。吴佩琪被妇人松绑获救后,不痛哭失声,妇人赶忙将吴佩琪的衣服收拾起来,要她快点穿上。

 “没事了,没事了。”忠仔认得那少年是在夜市打工的林建宏,一伙人急忙穿好子后,驾着机车要逃走,离去之前回头望了林建宏一眼,比出食指示意要林建宏记得这笔帐。

 “建宏,阿母先带这位小姐回去,煮点吃的惊,你帮小姐把机车牵回来。”“好。”“刀拿着!那群不知还会不会跑回来。”“好。”

 吴佩琪被金惜姨载回林家,金惜姨先请她去洗个澡。传统的砖瓦老房子没有现代的沐浴设备,仅有简易的澡盆、水瓢、水龙头、小板凳,甚至连门都只有虚掩的作用。

 温热的洗澡水安抚了吴佩琪今夜受惊的身心,通风口透进来清的夏夜晚风,以及路灯的昏黄灯光。身上有些擦伤,在白色的巾上沾上了血迹。

 “小姐,你先穿我这套衣服,虽然俗,没你穿的好看又高级,但是你暂时先穿着。”金惜姨先前连着巾递了套干净衣服给吴佩琪。背心和内的外包装都还未拆开,那是金惜姨趁超级市场大特价买的,一买就是两打。

 吴佩琪只有在刚从小女孩蜕变时穿过这样的内衣,那是学校保健室阿姨临时给初经来了的吴佩琪替换的,家境不虞匮乏的吴佩琪,穿的向来都是百货专柜的高级品。

 “哎!你看看!人漂亮就是不一样,我这件你穿起来竟然这么好看,又合身!”这种阿姨甚至是阿婆才会穿的传统花布衫。

 原本应该不会适合吴佩琪,但是穿在吴佩琪身上就是有不一样的高雅气质。吴佩琪照了照转角的镜子,原本僵着的脸,终于又恢复了笑容。“阿姨,谢谢,不好意思。”“都是女人家,互相帮忙本来就应该的,谢什么?”“阿姨,这衣服不用补了,不要了。”虽然吴佩琪这么说。

 但是她很舍不得这件衬衫,荷叶领的款式,材质是穿起来很舒服的绸缎。

 “要啦!你这衣服料子,我这一世人有摸过、没穿过!实在真高级!但是我这边扣子不够,明天再去街仔帮你找。”“阿姨,谢谢,你人好好。”“哎呦,你这妹妹真有礼貌,是做什么行业的?”

 “我是学校老师。”“老师喔!原来!建宏啊!面线煮好了没?”林建宏端上了一碗面线,葱花、麻油、盐,与素白的面线、微浊的汤、几滴米酒,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味道却很香。“家里没猪脚,老师你莫嫌。”

 “好吃!阿姨,这面线真的好吃!我要怎么称呼这位…”“这我儿子建宏啦!”“建宏,谢谢你喔!”三人聊开了后,才知道原来林建宏也是吴佩琪任教的国中学生。金惜姨再三劝告吴佩琪以后不要这么晚才回家,还执意要护送吴佩琪回去。

 “好啦!快去睡!”金惜姨挥了挥手,又风尘仆仆地驾着后面挂了拖车的机车离去。今晚要不是有这对母子相助,自己不只是失贞,恐怕连性命都不保。

 往后,吴佩琪在学校遇见林建宏时,都会特别上前打招呼,但林建宏有些木讷,点头回一句“老师好”就与自己错开。林建宏因为高大的身材。

 虽然从不主动挑衅,但是总有些人前来找麻烦,于是免不了在校内外打架,而被归类为问题学生。平上学前的大清早,要帮母亲采收槟榔,送到行口后再急忙回家换制服上学,晚上还要跟母亲一起去夜市摊位洗碗。

 家里经济都靠母子俩这样工作,勉强支撑起来,吴佩琪有时会带些小菜点心来看金惜姨,但是根本不晓得这时候的林家母子还在卖力挣钱,常常扑了个空。这下午飘了雨,但是夜市大半摊位还是想要赚钱,依旧出来摆摊。金惜姨与林建宏也才有事做。

 就在俩人卖力清洗沾了各种食物残渣的碗盘时,竟然有人拿着与开山刀,二话不说,袭击林家母子。是忠仔一伙人!“要比拿刀是不是?比狠是不是?啊?”

 为了上次的事情,咽不下那口怨气的忠仔,拿起刀就砍过来,林建宏抄了摊位的铁椅防御,但是左手小臂还是不小心被划到。

 “干!猴死囡仔!”金惜姨随手拿起大脸盆里的牛排盖与牛排刀,与拿着打的不良少年对峙。双方的烈打斗吓得在场用餐的民众拔腿就跑,但也有不少人聚在外边围观。

 消息传到了夜市自治会主委张仔这里,立即动员在附近待命的小弟。“你们真好大胆,敢在我管的地盘这样!”三两下就被人力优势压制的忠仔一伙人,趁隙分头逃跑。

 “先不用追!快送金惜姨跟建宏去诊所!”张仔看到金惜姨跟建宏都受了重伤,气愤不已,管区警察这时才姗姗来迟,自己并非惹事的一方,但为了要给警方一个代,便和几个有出手的小弟扛下责任,上了警车。

 夜市发生的这件事情上了报纸地方版,伤口还在包紮未痊癒的林建宏,被训导主任洪茜茜叫去兴师问罪,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他破坏校誉,这次一定要退学。“打架就是不对!”

 吴佩琪的求情攻势比林建宏的班导师还积极,但是洪茜茜丝毫不为所动。“拜托!主任,建宏本真的不坏,拜托你再给他一个机会!”“吴佩琪!你管好你班上就好,他又不是你学生,为什么要帮他讲话?”

 “主任!拜托你!”“我才要拜托你!拜托你管好自己班上的那个小太妹林嘉芬!”“主任!”“老师,你不用帮我求情了,我本来就不爱念书,我们这种油麻菜籽命,赚钱顾生活比较实在。”“建宏!”“你看,人家都说不念书没关系了。”“老师,谢谢你啦!”  M.ssKkXs.COm
上章 爱的教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