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
第59章 只数三秒
 “嗯?你刚刚到底说什么了?”江序然见她咳嗽的幅度稍微小了一些,就伸手攥住了她头发,迫她仰起脸来,看着陆情真从双眼到鼻尖都泛着红的狼狈样子,江序然缓缓用指尖摸了摸她眼角,替她擦掉了漉漉的泪。

 “咳、咳呃…”陆情真眯着眼,只觉得视觉已经在过分灼热的水下受了损,此刻眼前模糊一片。

 她连面前江序然的脸都有些无法分辨。好半晌过去,陆情真仍旧只能克制不住地颤抖着咳嗽,可即便如此,她也还是艰难地再次看向了江序然。“我会报…我会报警。

 咳、江序然…我不是…不可能是你的,你不要做ㄇ…”预料之中的,仍旧是话音未落,陆情真就再次被按着脸掼进了水里,而随着身体被入浴缸底。

 就只有长发能在水中漂浮着触及水面。熟悉的窒息与刺痛感还没有完全消散就再次袭来,陆情真徒劳地挣扎着企图摆控制,却只能在江序然铁钳一般的控制下慢慢失去力气。

 在即将失去意识时,陆情真再次被拖出水面,这次她连咳嗽的力气都快没有。“还要说你不是我的吗?”江序然提起她的身体,几乎是拖着她出了浴缸,把她整个人丢在了浴室长椅上。

 “可是你现在连这条命都是我的…都这样了,还要说你不是我的吗?”江序然笑着看她,看她趴在长椅边缘呕吐一般地咳出水来,看她浑身发抖地息。

 “漂亮小猫,要强也要有个限度。你也不想让我生气吧?”***陆情真侧卧在长椅边缘咳嗽了好半晌。

 直到生理性眼泪终于停住,才随着时间渐渐平复了呼吸。刚从烫热的浴缸里被拽出来,此刻陆情真全身皮肤都还泛着微红的颜色。从颤抖的肩到单薄的,被水沾得透明的白色衣料下,那身体如预想一般地纤柔烫手。当江序然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她身体时。

 即便已经在忍耐,陆情真也还是忍不住感地抖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哽声。江序然显然很喜欢她的反应,一时伸手她烫热的后颈,随后就毫无预警地扯开了陆情真的衣服,直到那单薄的衬衫和长裙全部被丢开在一边。

 “放手。”陆情真被她握住膝弯分开‮腿双‬时登时就冷下了脸,挣扎着用力扯了扯手腕上的胶带,重复道,“你放手。”

 在眼下这种境遇中,陆情真最不想经历的事情就是被迫发生关系。陆情真很清楚,一旦她进入这种单方面的迫。

 就算只是强一样直白痛苦的行为,江序然最终也一定会把她迫到产生快的地步,直到她毫无尊严与底线地被入高为止,那种时候她展现出的样子,不需要看也知道有多狼狈…那场面只是假想而已。

 就足够让陆情真感到崩塌和不甘。于是尽管希望不大,陆情真也还是屈膝顶了顶江序然,企图把她推开。

 “你最好听话一点,”江序然看着陆情真脸上隐忍不悦的神色,也跟着沉下了表情,“还是说你也觉得我现在对你太好了?”她说完也不等陆情真回答。就掐着她肩膀把她从长椅上拽了下来,着她跪在了椅边。

 “该怎么做,你最好想清楚。”江序然踩着她的膝弯制止她起身,说话间看着她蝴蝶骨上泛着微粉颜色的皮肤,带了些力道的指尖沿着她清晰的脊骨一路往下,“你要知道,我不是安怡华。

 你惹她不开心,她只是会直接丢掉你去国外度假,但你如果惹我不开心呢?”陆情真被踩着腿弯跪在长椅边的地上,膝盖紧在冰冷的瓷砖上,传来尖锐的痛感,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陆情真才终于不得不想起江序然的身份,而这也是她不过最近才偶然间知道的事。

 江序然出身自一个擅长游走于不法地带的家族,早在上世纪的战争时期,这个来自海滨的大家族就已经寻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而经历几代沉淀积累到如今,江家早已经从海滨小城走到了经济中心。

 渐渐在黑色产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个家族固若金汤,连结彼此纽带无论是亲情也好,利益也罢,总归是牢不可破,而江序然身为江家这一代的长女,素来有着手段狠、睚眦必报的名声,是徘徊在势力范围内的鬼神般的处刑人。

 在她这个年纪要想获得这种评价,手上除了金钱与势力,必然还沾染了许多其他的东西。寂静的浴室中只有偶尔滴落的水声,时间似乎过去很久,其实又不过一瞬。

 在沉默中想到这里,陆情真心中的想法就开始渐渐清晰,直到完整地汇聚成一个答案,她的命在江序然眼里,想必完全不值一提。

 “…随便你怎么样。”漫长的沉默过后,陆情真只是虚弱地闭上了眼,跪在原地攥紧了身后的双手,她语气低,显然是已经权衡了利弊进而放弃了争辩的望。

 看着她即便被迫跪趴着也还是脊背直的样子,一旁江序然终于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松开了按在她背上的手:“…我都忘了,你有些时候真是很有勇气。”

 江序然说到这里就握住了陆情真的大腿,着她更高地抬起下半身,转而用指尖探向了她光洁柔软的私处,无预告地拉开口,将指节一分分顶入。

 “嘶…唔呃!”陆情真夹紧了‮腿双‬,无力地跪趴在长椅边缘,咬牙忍住了更多的息声。柔软的腔里干涩到近乎无法再进入,只有少量的浴缸水痕留在腿间,让推挤的动作显得滞涩到可怜。

 而陆情真的反应更像是像是遭到了严重待,一时咬着牙忍耐到连大腿都在微微发抖。江序然听着她压抑的呼吸声,指尖在那紧窄干涩的内用力顶了顶,直顶得陆情真缩紧了身体,才终于皱着眉出了手。

 “托你的福,现在我是真的开始觉得有点扫兴了。”短暂的沉默过后,江序然掐着陆情真后脑的长发着她抬起脸,细细地打量起她的表情,“不过…看在我有些喜欢你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们再换个玩法吧。”

 “你想走吗?还是说你想报警?”江序然说着就替她拨了拨漉漉的长发,把她透的衣服再次拉起来披回她肩头,“不管你想怎么样,我现在都随你去,不过事先告诉你…这里没有别人,你如果想离开。

 就最好做得到靠你的腿走回市区。如果想报警,也可以尽力试一试。”江序然说到这里,就起身打开了浴室门,随后靠在门框边,抱臂看着陆情真。

 “要走吗?”江序然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朝门外点了点头,“放心,你出去,我不会追你。”陆情真跪在原地尚还有些茫然,可听到这里她便不再犹豫立刻起了身,经过江序然身旁时,她顿了顿。

 犹豫而怀疑地看了江序然一眼,随后侧着身谨慎地避开了她,贴着门边退了出去。“走啊。”江序然见她动作拘谨,就笑一声朝她挥了挥手,“我只数三秒,你最好马上出去。”  M.sSkkXs.coM
上章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