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
第47章 打开了水
 “这几天没什么大事,待在这里就好。下周开始你会被调去S市联合基金会,职位大概在理事级别。”安怡华不紧不慢地说着,戏谑地看向陆情真,“我想比起订婚之类的事,你应该会更期待这个。”

 安怡华说到这里,就毫不意外地看到陆情真脸上自然出现了典型的思索表情。这是陆情真第一次知道自己被调职,而离财团总部加入独立的基金会对她来说这无疑算是好事。沉默之中,陆情真开始思索下周可能会发生的事件,在记忆力搜索着S市联合基金会的具体运作机制和大致的成员班子。

 就这样各怀心思,晚餐时间在沉默中不知不觉过去。晚餐后,陆情真在长桌边向安雅怜和安昭影道过别,就跟着安怡华绕过了庭院,走向了安怡华在本宅的房间。

 随着晚间聚餐的环节结束,陆情真知道自己从现在开始到明早都只能和安怡华独处,不由得谨慎地管好了自己的表情,连呼吸声都放轻,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默默跟在安怡华身边。

 可安怡华却完全不打算放过陆情真,她见陆情真沉默不语,反而刻意地回过身问道:“怎么了?不说话,心情不好?”

 陆情真被她拉着手腕贴了过去,摇摇头放柔了声音回答道:“没有,这里很大,我只是在记路。”安怡华似信非信地“嗯”了一声,搂着陆情真穿过大厅又绕过长长的走廊,最终推开了厚重的卧房门:“好了,不是说你累了?今天早点休息吧。”

 她说着就下了自己的外套,随后又按着陆情真坐在镜前,伸手开始替她一点点解着盘好的长发。

 光滑镜面映照出昏黄的壁灯光,陆情真抬眼看着安怡华外套上小小的宝石针,只觉得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安怡华向来晴不定,而她今晚的心情看起来又确实很好。陆情真心下忌惮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酒气息。

 在镜中和她视线汇时,下意识抿起笑了笑。“真漂亮。”安怡华果然也跟着弯起眼睛笑了。

 她摸了摸陆情真的头顶,替她梳理着柔软的发尾,“答应我要乖乖的,好吗?”陆情真闻言点了点头,又顺着她的意思出声答道:“我会的,您不用担心。”

 安怡华听着她带着鼻音的声音,在镜子里看了她好几秒才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肩,放下了手里的梳子:“你知道吗?其实我从来也没想过要结婚。”

 安怡华搂着陆情真的肩背,在略显昏暗的壁灯光里看着她侧脸,声音相当平静:“我有过喜欢的人,也有过很欣赏的人。

 但我从来也没想过要真的和谁结婚,更没想过我的未婚居然非得是你。”此刻安怡华的表情太过平淡,那素来备受赞誉的漂亮面容让人看不出任何感情。

 就连说话时的语气都难以捉摸,陆情真见状不敢说话或动作,只能默默听着。“但直到今天下午,我想我终于有些明白了。”

 安怡华看着陆情真的脸,忽然弯起角,笑着说道,“我发现无论怎么样,和你结婚吃亏的都不可能是我。你和我从前那些订婚对象都不一样,你就是你,除此之外…你什么都没有。”

 “你有恰到好处的聪明,你漂亮,漂亮到讨所有人的喜欢。最重要的是你脆弱又坚强,脆弱到太好控制,又坚强到不会轻易坏掉,而这样的你已经成为了属于我的东西,你的身份从来都不会因为我们订婚或结婚就改变半分。”

 安怡华的声音轻轻的,她摸着陆情真细腻柔软的颈侧皮肤,感受她温热的脉络搏动,“宝贝,光是这样想一想…我就好喜欢你。你知道吗?如果我们能结婚,那么你就将真正属于我,直到我死,你都会永远是我的,你永远都…没有办法离开我。”

 昏光浮动间,安怡华的语气已经染上了极端的足和愉悦,陆情真被她轻轻地握着脖颈,闻言半闭着眼,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安怡华的话毫无疑问是事实,婚姻关系对她来说就是沉入海底时捆在她腿上的巨石,会把她拖入几无转圜之地的困境。这是她亲手所做的抉择,而对于安怡华来说,能够站在岸上看着她渐渐沉入水底,或许就已经能带来最大的愉悦。

 “所以,你就好好陪着我吧。”安怡华的眼神在陆情真脸上连一圈,从背后搂住了她单薄的身体,笑着把手伸进她衣摆,抚摸着她细腻温热的身体,“只要你乖乖的,让我开心,以后不管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好吗?”

 她抱着陆情真的身体晃了晃,像是抱着近来偏爱的玩物,就连看着陆情真的眼神都并无深刻的感情。陆情真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酒气息,任由那手在自己腹前弄。

 只是抬起眼看着镜子里安怡华泛着薄红的漂亮面容,好半晌过去才笑着应道:“…好。我会的。”

 她说着就回身抱住了安怡华,把自己整个身体都贴入对方怀里听凭‮弄抚‬,直到对方主动握着她肩推开她,才睁开眼停下了声音,再次看了过去。

 “好了,很乖。去洗吧,早点休息。”安怡华似乎是被她的主动和乖顺取悦,又或许是终于开始有些不胜酒力,此刻竟也没有对她多作为难。

 只是捧着她的脸很轻地咬了咬她下,就彻底放了手,随着浴室门轻声上锁,眼前的空间变得独立,陆情真在一片寂静之中终于没忍住撑着墙弯下了,隐忍地咳嗽了两声,随后打开了水,用力地擦洗起了下上残留的水渍。

 ***如果可以,陆情真倒是愿意在浴室里过夜。光是想到今夜要和安怡华分同一张休息,她心里就会涌现出诸多不好的记忆。

 可无论怎么想,几十分钟后陆情真也还是换好了睡裙,按时推开了浴室门。房间里的壁灯又被按灭了一盏,眼前的空间只有一个角落是亮着的,空气中微弱的沐浴香气混杂着淡薄水汽,一切都显得格外氤氲模糊。陆情真眯了眯眼努力适应骤暗的光线。

 在看清室内景象后心下一紧。安怡华正靠在对面的长椅上,若有所思地垂眸看着陆情真的手机,那手机已经静了音。

 正不断无声地闪着通话提示,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沉默之中,陆情真屏着呼吸面色平静地走了过去,伸出手迅速掐断来电:“抱歉,是扰电话。”

 她说着就反扣上手机盖住了屏幕,动作随意地拢住半干的长发拨到背后,坐在桌前若无其事地眯起眼,细看起面前那一排陌生护肤品。一旁安怡华始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

 就起身也进了浴室,随着安怡华离开,陆情真对着镜子几乎是松了一口气,她等待片刻后确认了安怡华暂时不会再出来,才翻开了扣在桌面上的手机,皱眉打开了通话记录,很干脆地拉黑了那个陌生的号码。这号码虽然陌生,是谁她却心知肚明…光是想到那个名字,陆情真都会克制不住地感到一阵混乱和焦虑。

 或许是心知后朝夕相处、这个谎必定瞒不了安怡华多久,又或许是想到安怡华可能已经有了猜疑,眼下陆情真只觉得心如麻,悔憾掺杂着惊惧情绪一股脑占据了全部感知。  m.SSkKxS.coM
上章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