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
第42章 此时此刻能做
 “至于你说的‘不想再继续’,我这里确实有一个办法。”安雅怜着就凑近了一些,微微俯身看向了陆情真双眼,“如果你愿意,不止是明雪,你可以不用再私下见除了怡华以外任何你不想见的人。”

 “…”陆情真闻言皱了皱眉,定定地盯着安雅怜看了一会儿,很快意识到对方仍旧是认真的。“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只要你和怡华订婚,那么如果你不愿意,就没有任何外人可以你做任何事。”

 安雅怜的声音很轻,低语着展示出惑之实,“这会对你的地位、你的处境带来什么变化,我相信你也能想到。”陆情真毫无反应地听到这里。

 只是定定地看着安雅怜看了将近半分钟,空的眼神里渐渐染上了情绪。再开口时,她的声音不再颤抖:“理事长…您对我的期待,到底是什么?”听到这个问题,安雅怜也并不掩藏目的。

 只是如实答道:“你很聪明。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希望你继续像现在这样,让我那个总爱惹是生非的妹妹把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这一点,我相信你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做到。”

 “我很看好你。你聪明,形象好,出身极佳,能力也优秀,比起以前那些七八糟的人,你毫无疑问是怡华身边出现过最可靠的人选。”

 安雅怜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旧事,一时轻轻摇了摇头暗讽道,“我以前甚至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她的身边。”“…”陆情真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一时只是错开了眼神,努力不去回忆她在遇见安怡华以前的生活。

 “谢谢您的提议。”又是半晌沉默过后,她的表情已经褪去了初醒时的迷茫,带上了近乎嘲讽的无力笑意,“我想,这确实是我最好的选择。”

 安雅怜闻言就隔着一层被单握住了陆情真的手背,安抚似的拍了拍。陆情真并没有看她,只是错开了眼神,将视线落向了病房窗外灰白色的天。

 命运是从一个固定的节点开始变得无法掌控的…而陆情真知道,如果选择永远被动地承受下去,就只会让她成为这场没有结果的游戏里唯一的输家。

 ***时间刚过中午,陆情真正靠在边端着护工递来的杯子喝水…今天一整天里她无论怎样尝试、无论过去多久,都始终会觉得口腔里仍旧留有隐隐约约的血腥味,这种萦绕不散的感觉总是让她无法忽视。

 寂静中刚准备放下杯子,陆情真就听见病房外传来了高跟鞋撞击地面的熟悉脚步声…走廊上安怡华似乎正在和谁打电话争论著什么,隐约难辨的吐字中带着压抑怒气。

 安怡华进来的动作很快,陆情真甚至还没看清她今天穿了什么,就身体一晃被她拉进了怀里。“安总,您…”陆情真看着她掐断通话,下意识往后仰了仰,却随即被重新扯了回来。

 护工还没离开房间,陆情真就感到安怡华已经按住了她的身体,手沿着她腹一分分囫囵上抚。

 直到摸到她颈下…她并不知道安怡华这是什么意思,一时感受到对方指节上戒指微凉的温度,只能垂着眼朝靠了过去,垂下双手放软了身体。

 “几天没见,你真让人刮目相看。”好半晌过去,安怡华抱着她声音很轻地说着,指尖来回挠了挠她颈侧,“我都快忘记了,你本来有这么厉害。”

 安怡华这话本该充满不悦,可她语气又意外的平静,陆情真一时难以辨明她的实意,只能仰起脸任由她收紧指节越掐越狠,忍着轻微的窒息感率先服了软:“非常抱歉…请您原谅我。”

 此刻她的表情是恰到好处的脆弱,鼻尖乃至眼梢都泛着浅浅的红,贴在安怡华身上的身体半点也没有抗拒的意思。

 安怡华搂着她看了几秒,直到陆情真眯起眼发出了呼吸困难的声音,才终于松开手,把亮着的手机丢在了陆情真腿边。屏幕上是一则M社官方通讯,公布了S市财阀三代的最新婚讯。

 “听说这篇稿子是你亲手起的草?”安怡华看着陆情真捂着脖子拿起手机翻阅文字,眼神晦暗不明地审视着她每一个动作,“事前一个字都不敢问我,是害怕我会拒绝你的提议吗?”

 陆情真轻轻摇了摇头,垂眼翻着那些字句并不作应答,她就这样靠在安怡华怀里,连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直到她看见那长长通稿中夹杂着的一小段陌生文字。

 “…据悉,安家三代么女订婚对象为原显章会社社长陆世恩之女。显章会社曾于1993至2020年间不间断资助S市联合基金会,致力于民生改善、人权发展,于公益慈善界颇有建树…

 2020年显章会社社长陆世恩意外离世后,安氏财团主动出面替其独女偿清千万外债,二人因此结缘。”

 “…受其影响,安氏财团未来或将涉足公益基金领域,继承已逝显章会社社长遗志,聚焦民生与人权领域,持续为公民发声…”“…”陆情真继续下拉,看着那惊人的总点击量和一片讨论声的评论区,很快心绪纷地按灭了屏幕。

 为了让通稿的基调落在提升财团形象这一层面上,这篇稿子的确经了她的手起草润,可涉及她私人的那一部分却显然是M社和安雅怜越过了她自行加上的。

 或许这才是安雅怜眼里她身上最好用的筹码…她并非出身上层圈,但到底也还算是有一定背景,配合舆论操纵稍加利用。

 她就确实是最适合用来给财团转型铺路的人选。陆情真闭上眼默默消化了一会儿,渐渐也明白了其实无论安雅怜怎么做怎么想,眼前的一切其实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变化…她从来都毫无选择。

 眼下新闻的热度已经足够高,想必订婚式或其他公开活动都已经安排上了程,陆情真没有任何可以手的部分,她能做的,就只有尽量为自己谋求出路。

 想到这里,陆情真就轻轻呼出一口气整个人靠进了安怡华怀里,丢开了手机仰脸看着她轻声说道:“现在问您还来得及吗?您会拒绝我吗?”

 她的表情相当无辜,握着安怡华的手也跟着撒娇似的摇了摇,声音柔软:“我没有别的意思。是理事长说我可以和您订婚…理事长说这件事您也知道。

 我一时冲动才没问过您就答应了,那时候听说能和您订婚…我很开心。太兴奋了,才会这样。”无论她语气多么真挚,谁都知道她在说谎。

 安怡华沉默了片刻,随后捧着她的脸微微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盯着她双眼审视了片刻。“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安怡华只是这样说着,随后就用指尖按了按她的角,吻了上去。

 陆情真当然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很清楚,财阀之间的联姻关系尚且很难中断,而像她这样毫无权势的人一旦和安怡华走进婚姻关系,就代表着她将失去自主权任由安家摆布,除非走到失去利用价值的地步,她就将永远作为锦上之花留在安怡华身边。

 这当然不是陆情真想要的,可她更不想要的是再次被安怡华随意推让出去。一旦落入更加疯狂的卓明雪或江序然手里,陆情真很清楚自己可能连人格都会渐渐丧失,此时此刻她能做的,就只有尽量去讨好安怡华,全盘地接受对方带给她的一切。  M.sSKkXs.COm
上章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