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
第12章 不用怕成这样
 “你到底在兴奋什么…”趁着江序然按下她的腿换姿势的空隙,陆情真着气崩溃地问道,“不要做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累,让我休息一下吧…?求求你了,实在要做的话,休息一下我再和你做…只休息一下。然后怎么样都行,好吗?”

 “哈。”江序然听着她带着讨好的告饶声,居然难得笑了,“会说话。继续。”陆情真哪里猜不到她就是喜欢听自己求饶,可只要能让她停下动作,也勉强能算是达到了休息的目的。

 于是陆情真深呼吸了一次调整情绪,想办法拿出了点演技,躺在江序然身下看着她眼睛,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面色红地继续说道:“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休息,嗓子都哑了。

 就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待会儿你想怎么玩都行,我都可以听你的,好不好?”看着江序然那不好通融的眼神,陆情真只能咬着牙放软了姿态说好话,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尊严。

 “这位小姐。”可江序然只是又笑了一声,那笑意很快就消失,“…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说到这里,江序然就伸手握住她肩膀,将她直接按着翻了个身。陆情真被她控制住身,立刻就感到一阵惧意:“不…”可她还没说完一个字,就被勒着抱了起来。

 随后是江序然垂下的长发蹭在她颈背上。“不是非得等你休息好了,我才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江序然慢条斯理地轻轻说着,伸手扯开了陆情真肩头松散的衣物,出其下大片的、带着香水馥气的皮肤,“你也不是非得休息一下,才能什么都听我的。”江序然说着。

 就用鼻尖蹭了蹭陆情真纤巧的蝴蝶骨,足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水味,随后毫无预警地用力咬了下去,随着齿尖猛然陷入皮肤、越刺越深,陆情真没忍住绷紧身体颤抖了起来。

 她先是努力忍着不出声去承受,可江序然执意要折辱她,咬下来的力道就像野狼衔咬猎物,很快让她挣扎着叫出了声。见她克制不住音量,江序然就伸手捂紧了她的嘴,让她只能发出闷闷的哭喊。

 “累了的话,现在不就有精神了吗?”直到陆情真连挣扎得越来越猛烈,江序然才慢悠悠地松开了齿关,她看着陆情真背上带血的齿印,笑道,“你哭起来的声音…我真的很喜欢。今天你可能要多哭一点了。”

 这样说着,陆情真就真的快崩溃了,她‮腿双‬紧紧地夹拢着抗拒被江序然分开,随后翻过身来企图逃出控制。

 “你放开…”可陆情真力气到底不大,很快就被江序然仰面按在了沙发扶手上,右腕处再次传来尖利的疼痛感,这让她不由得登时哭着求救起来,“安怡华、安怡华…”她喊了没两声。

 就听见身边的江序然极其不悦地“啧”了一声,随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被江序然用枕头在了脸上按住全部动作。窒息感伴随着对死亡的恐惧骤然降临,陆情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沦为江序然手中听凭拿捏的玩物。

 她只是感到自己的‮腿双‬被大力分开,随后是硬物再次顶着口喂了进来,毫无怜惜地顶着花内每一处。陆情真不想去理解也不愿意去理解。如果是安怡华…如果只是安怡华。

 这一切也还算可以接受,可现在…陆情真脑海中混乱地闪过许多想法,不知何时她脸上的枕头已经被丢开,江序然看着她流泪息的样子,嘲讽般地笑了笑,用力拍了拍她小腹,催促道:“来,哭出声让我听听。”说着。

 她就双手紧了陆情真的腿,让她夹住了身体里的硬物,更深入地刺着她腔道内的每一处。陆情真麻木地息着,此时疲惫与受辱感已经过了快意,让她止不住地落着泪。

 她双手紧紧攥着江序然的衣摆,被顶得连泣音都断断续续。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的求饶全都毫无意义。

 而安怡华也并不会来救她,或不如说,将她推入这种局面的人正是安怡华。陆情真正这样晕晕乎乎地想着,下一秒却在模糊的泪光里依稀看见什么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这让她不由得下意识立刻松开了手,朝那个方向伸过去。

 陆情真的声音里带着哭过的鼻音,她满脸都是泪痕,眼神失焦地看向安怡华,声音在身体的晃动中显得破碎不堪:“救救我、我不要做了…安怡华,安怡华…别走…”

 此刻陆情真的样子实在可怜得过分,伸出的手臂上也尽是渗着血的咬痕,连跟在安怡华身边进来的徐永心看了都直呼过分。

 “什么过分?不是说了,稍微玩坏一点也可以吗?”江序然却不以为意,仍旧握着陆情真的将她顶得浑身直颤,“她不太听话,这点你也知道吧?”安怡华闻言并没有回答。

 只是看着眼前陆情真被按着小腹得呜直叫,却仍旧坚持着伸出手要牵她。陆情真哭得连鼻尖都红了,半点也没有了往日清冷持重的样子,安怡华见状便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随即看着她小腹痉挛一般被上高,便微微使力将她从江序然身下拉了出来,“是有点过分了。”

 安怡华不悦地看着陆情真身上错的咬痕,又拉起她裙子看了看她腿上的巴掌印和淤青,皱眉道,“能不能改改你这疯狗毛病?别再咬她了,留疤了我拿你的皮跟她换。”江序然闻言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伸手扯下淋淋的东西丢在陆情真腿边,随后伸手点了烟,语气平淡地说道:“你不觉得她看起来就很好咬吗?别告诉我你不想这么做,尤其她哭起来的样子真是…你也是喜欢她这一点吧。”

 安怡华闻言还真仔细想了想,随后有些嫌恶地说道:“她还是笑起来更讨我喜欢。你就赶紧滚吧,比我还变态的东西,我真看你不顺眼。”江序然闻言耸了耸肩,在烟雾中满不在乎地回答道:“好吧,好吧。”

 看着她油盐不进的样子,安怡华不地拿起手边的纸巾盒砸了她一下,随后抬手抱起了陆情真离开,沿着偏厅走廊朝楼上走去。陆情真这会儿已经有些放松了下来。正把脸埋在安怡华怀里,浑身微颤地抱着她肩膀不松手。

 “怎么这么抖。”安怡华抱了她一会儿都觉得好笑,“不用怕成这样,难道还能把你玩死了吗?”陆情真闻言抬起了脸,看着安怡华小声询问道:“我们回去好不好?”

 陆情真不知道继续留在这里还会发生什么,她满心都想要离开,丝毫不愿意继续待着。可安怡华却并没有走的打算,她只是看了陆情真一眼,语气敷衍地答道:“嗯…晚点会走的。”

 陆情真晕晕乎乎地靠在安怡华怀里,闻言失望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怎么上来了?”元海琳提着酒瓶从二楼房间里刚出来。

 就看见了陆情真,登时满面怜惜地说道,“我们宝贝怎么这么可怜也还是这么漂亮?快给我抱一抱…”元海琳说着就从安怡华怀里把陆情真接了过来,搂在怀里看了一会儿后,她忽然笑道:“还是来喝点吧?喝点就会好起来的。然后再陪我玩玩,怎么样?”

 元海琳说完也不管陆情真愿不愿意,直接就按着她把酒瓶口进了她嘴里。眼下元海琳喝醉了下手没轻没重,一时那瓶口几乎进陆情真喉咙,很快就让她呛得咳嗽起来。  m.SskKxS.COm
上章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