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
第9章 要不不打了
 就能看见偏厅的长沙发上歪歪斜斜坐了个人。元海琳怀里抱着一只长小狗,右手拎着整瓶只剩一半的香槟,盘起的长发散开了一些,正含嗔看向安怡华,说道:“我叫你早点来,三点来。

 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能玩什么?”安怡华靠在门上笑了一声:“不是因为你非要住在这个狗都不愿意来的地方?你知道这里离S市有多远吗?我来一趟,路上要花4个小时。你不要抱怨,到了就不错了,我真不愿意来。”

 陆情真这时候注意到沙发上还有两个人,一个正冷着脸低头边喝酒边看手机,另一个则靠在元海琳身边,叼了支烟伸手逗那只小狗。

 她打着招呼看过来时,陆情真能从升腾的烟雾里辨别出她浓烈的颓废美。从这个松散的态度里,不难看出两人应该都是安怡华和元海琳的旧友。

 “我为什么住这里…还用问吗?你以为我想住这里?”元海琳看着安怡华,神情愤懑地又灌了一口酒,“还不是因为这里离S市远,只有在这连鸟都没几只的地方才没人能管我。你以为我想待在这儿?我真的要无聊疯了。”

 她说到这里,就扫到了安怡华身边的陆情真,眼神忽然亮了亮。“这是谁?过来。好漂亮的脸。”元海琳伸出手,腕上细细的铂金手链晃来晃去,“你带来的?”

 “知道你会喜欢。”安怡华笑着牵住陆情真的手,揽着她给沙发上的元海琳看,“但这是我的新女友,只是带来给你看看。怎么样,喜欢吗?我的,你就馋吧。”

 “…”元海琳被她这炫耀的语气弄得失语片刻,随后“啧”了一声,仍旧朝陆情真招手,“来,宝贝。

 她有什么好?她最坏了,到姐姐这里来吧?你叫什么名字?”“您好,我是陆情真。”陆情真感到此刻的氛围很诡异,她一个字一个字说出自己的名字,随后也没有过去,只是站在原地。

 “还有规矩。”元海琳挑眉看着她,坐直了身体,伸手硬把她拉了过来,“多大了?”“29。”安怡华替她回答,随后也挨着陆情真坐了下来,继续炫耀道,“当年S大第一名毕业的,典型的聪明小孩,喜欢吗?”

 “嗯?我想起来了…”元海琳白了安怡华一眼,随后拉着陆情真的手恍然道,“陆情真的话,不是你那个公关部长吗?听说上次那女演员,叫什么夏知匀的要告你。

 就是她给你摆平的吧?那手段真厉害,看不出来,原来心还狠。”“不借给你。”安怡华笑眯眯的,“我花钱请来的公关,你别蹭。”她说着。就按住了元海琳一直在陆情真身上蹭的腿。元海琳懒得理她,只是盯着陆情真看了一会儿。

 就放下怀里的狗和酒瓶站了起来:“好了,反正人也齐了,来几局吗?”一旁坐着玩手机始终不说话的冷脸女人到这会儿才抬了抬眼,说道:“赌多少?”

 “怡华来了,当然赌最大的。”元海琳说着就伸手拉起了她身边躺着抽烟的颓废女人,拍了拍对方的脸,“徐永心,醒醒,打牌去了。”“走。”那叫徐永心的女人闻言就眯了眯眼,碾灭了手里只剩最后一点的烟头,勾着元海琳的肩膀走向了牌桌。

 陆情真就这样看着她们几个人围着牌桌坐下,此刻周遭空气中的烟草味很不对劲,直觉告诉她徐永心的或许并不是普通烟,而应该是大麻。一旁安怡华见她不动。

 就上前拉住她,抓着她的将她搂在怀里坐下,随后也不管陆情真多不自在,就喝了口酒开始伸手摸牌。这四个人打牌时莫名其妙很沉默。

 安怡华搂着陆情真时不时摸一摸她腿,只顾着看牌顾不上别的,一旁元海琳则时而看牌,时而看着安怡华和陆情真,显得心不在焉,而徐永心刚完大麻看起来就像还没睡醒,她既不看牌也不看人,摸什么打什么,这样居然也并不见输。

 另一个话不太多的女人则时不时看一眼手机,间或抬起头来,看一看发出了什么响动的安怡华和陆情真。几个人就这样打了一两局牌,输家始终是安怡华和元海琳,安怡华倒是无所谓,只是元海琳很快不乐意起来。

 “歇会儿吧。小情真会什么牌?”元海琳摆着麻将,看了一眼一直被安怡华按在身上摸来摸去的陆情真,问道,“简单点,十三张会吗?”

 “十三张”三个字一出,在场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连安怡华都摇了摇头,抓着酒杯骂她一句有病。陆情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笑,只好硬着头皮答道:“会一点,”“好。”元海琳忽然把手里的麻将推倒,看向安怡华。

 “把你的新女友借我一下?我要和她单独来几局十三张。”元海琳的表情倒不像是在请求,语气也带了些娇纵,“今天是我生日。

 本来都是一起玩的,确认今天就非要这么小气?”闻言,安怡华支着下巴抬起头看她。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随后安怡华就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陆情真大腿,示意她下去。

 “那你去吧,去陪她玩玩。”安怡华笑眯眯地看着陆情真,并不怎么在意地随口嘱咐道,“不过,和元海琳单独打牌的话,规矩是输一次就要一件衣服。”

 她说到这里,明显感觉到陆情真身体僵了僵。“怕什么?别怕。好好打就是了,让我看看她元海琳不穿衣服的样子。”安怡华却根本无所谓,只是这样笑着说。“那可要下点功夫了。”徐永心也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江序然,来帮我发牌。”元海琳看了一眼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冷脸女人,随后就拉起了陆情真的手放在脸颊上蹭了蹭,又很开心地捏了捏她下巴,左右端详一番她的脸,称赞道,“真的好漂亮。怎么就能找来一个这么讨我喜欢的孩子?

 我们的审美怎么总是这么一致?安怡华,你是天才。”安怡华闻言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像是看不到陆情真脸上沉如死灰的表情,只是笑着说:“我知道。”***

 陆情真想过自己今天可能会很难堪,却没想过会是这种程度。元海琳打牌的手段很高明,陆情真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已经得只剩下最后一件长裙。输掉外套、内里得真空。

 甚至都只是发生在三分钟之内的事。眼前,元海琳正叉双手坐在牌桌对面,笑意盈盈地盯着陆情真不说话。

 从这个距离看,这位市长千金长得确实很漂亮,也让人看不出真实的年龄。和安怡华的盛气凌人不同,元海琳的外貌看起来相当纤柔高雅,虽然也有骄纵的一面,却似乎并没有什么攻击,笑时的样子和她面对政治镜头时的模样好像真的没有区别。

 可陆情真感受到对方在桌下不断蹭着她的小腿,就能知道她那斯文的笑都是假象。

 “你就剩这条裙子了吧。”元海琳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起变得很幻,既轻又带了些兴奋的颤音,“要不我们不打了,你现在给我看。反正…你不会赢的。”

 陆情真闻言就看了一眼一旁的江序然,她很确定,这几局一直是江序然在帮元海琳出千。可眼前的江序然无动于衷。短暂的对视间。  M.sSKkXs.coM
上章 还不是要乖乖挨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