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村母女花 下章
第二章
 祥伯舒适的吐了口气,看着曼儿大口的头,,像是美食一般吃得津津有味!曼儿发现祥伯正看着她,便羞怯的低下头去,却又顽皮的银牙轻咬他的头,祥伯哎哟叫了一声。

 接着呵呵大笑!曼儿不住地埋头苦干,整具都给她舐得淰淰、光亮亮的满是口水!她忽然吐出含着的头,抬头堵住小嘴瞧着祥伯道:“祥哥哥,你还不出来呀!曼儿嘴好酸啊!”

 祥伯看她十分天真可爱的撒娇模样,便笑着把她拉起身来,在她香上亲了一下,道:“好啦、好啦!不用了!乖曼儿,来让祥哥吧!告欣祥哥,好曼儿了没有呀?”

 曼儿俏脸赤红,小手伸入裆摸了一下,羞赧的道:“了,祥哥哥、曼儿已经了!”祥伯笑口的一把拉下她的长,再掉那旧黄的小内,果然曼儿茸茸的得滴下水了!

 祥伯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啧啧声道:“可怜、可怜!乖曼儿已经成这样了!来,快坐上来!让祥哥好好的!”

 曼儿脸红耳赤的一手握住具,一手扶着祥伯的肩膀,缓缓地坐在他‮腿双‬上,曼儿握住又硬又热的慢慢的往

 直至整都完全充进她紧窄的里,曼儿双手环抱着祥伯的颈项,脸贴脸的在他耳边低着!

 祥伯抓住曼儿的大股,缓缓的不停送,他亲吻着曼儿的脸颊道:“乖曼儿,这样子可舒服了吧?唔、满不满意呀?”曼儿轻点着头,嗯声道:“啊…舒服、曼儿好舒服啊!祥哥哥的大具好!唔…得曼儿满满的,舒服、舒服极了!噢…”

 祥伯笑呵呵的道:“乖曼儿舒服就好,祥哥好高兴呢!好曼儿,祥哥想吃吃你的!祥哥好想念你的大子啊!”说着他便解开曼儿的衬衣,下她的罩,卜的一声,两颗白里透红、硕大圆鼓的房。

 就在祥伯眼前晃动起来!他了口气,便大口的含住那粉红色的头猛力的!曼儿被他上,刺得倒了口气。

 抱着他正如饿婴般吃的头颅,小嘴圆张高呼呻!就是这样一老一少的男女,在这废屋中亲热的做着爱!祥伯的动作越快越猛,曼儿不住娇呼高叫。

 她娇躯收缩紧绷着,语带哭声叫道:“祥哥、祥哥哥!好深、你得好深啊!噢…太猛了!呜…呜曼儿、曼儿、不行啦!啊…了、曼儿要了!呜…”曼儿一双玉腿急促地搐,紧缩的夹住祥伯的,一阵温热的如水箭般洒在祥伯头上!

 他咬着牙,低吼一声,死命的入花心,对准了曼儿子泉似的灌进浓浓的桨!良久后,二人仍是气如牛,汗如雨下的紧贴在一起!祥伯在那颤抖着的香上亲吻,肥舌强硬的入曼儿的小嘴里!

 虽然他口气恶臭非常,但曼儿此时已毫不在意的如情人般回吻着,这个令她异常足的老男人!两人甜蜜亲热好一会,才穿好衣服,依依不舍的分手离开!过了两天,曼儿又找了个藉口,去和祥伯幽会!

 巫山云雨、鬼混了半天后,曼儿才回来,她不见妈妈在田地上干活,心想大概回了家休息吧!便走回家去。

 但当她一踏进家门,吓然发现一个肥胖的中年大叔,正把她妈妈在那破木上,扛起一双玉腿,深深的她母亲的!曼儿不知所措的站定看着这陌生的胖大叔,和被得高呼叫的母亲!

 这时上的二人也发现了她,两人都怔了一怔,但胖大叔仍是狠狠的着!曼儿妈妈小嘴开开合合,却说不出话来。

 只是颤声的呻,唯有目光满是哀求的瞧着这满头大汗、重着她的胖男人!但他像是毫无知觉的,一点也不放松!曼儿母亲无可奈何只好羞红着脸,别过头去!曼儿心想大概又是那欠了钱的债主吧!

 便转身叫道:“妈、妈妈,曼儿去做饭!”这时那胖大叔却也叫道:“好吧,你先去做饭吧!小姑娘!让老子再多你娘一会!”曼儿心慌意的做好饭,端进房去。看见她母亲竟仍被那胖大叔着!

 但两人已转了体位,曼儿妈妈跪趴在上,肥高高翘起,胖大叔在她身上,前贴着她母亲玉背,腾腾的股不住的从后撞着她,曼儿心跳剧烈,她和祥伯也试过这种狗配式!

 知道这样能入到最深处的,果然她妈妈被得死去活来,双手在抓。

 曼儿放好了三人的饭菜,叫道:“这、这位大叔,请你停一停吧!让我妈妈吃完饭,你、你再吧!大叔、你也饿了吧!”胖大叔想了想,点了点头,便放开了她母亲。

 曼儿走过去替软塌的上的妈妈穿上一件背心,套上一条短,扶着她坐长凳上吃饭,那胖大叔仍躺在上气嘘嘘休息,曼儿便俏俏的问她妈妈那是谁?但她母亲竟摇头说不知道!

 曼儿呆住了,惊问道:“什么?原来你不认识他的!那、那为什么妈你会给他的?”曼儿妈妈脸庞红彤彤的,低声道:“妈妈今天在田里干活。

 他走来问路,告欣了他之后,妈妈便回家去喝口茶,但他忽然跟着走了进来!话也不说的便、便掉我上衣,抓、抓住我的吃起来!妈妈莫名其妙的,还来不及反应。

 他、他已下我子,把妈妈抛在上,起来了!”曼儿奇道:“妈你怎么由得他!你没挣扎吗?”

 她母亲懊恼的嗔道:“你、你这女儿!怎会没挣扎!你当你妈妈是任人妇吗!只是、只是他好猛,妈、妈妈给他弄得昏头转向,你、你又不快回来!这坏人已经了你妈快一小时啦!”

 在母女俩说着话间,那胖大叔已下了,穿上他的长,光着上身,笑嘻嘻的走过来,坐在曼儿母亲旁边吃起饭来!母女俩也不懂反应,只好低下头去吃饭。

 那胖大叔狼虎咽,匆匆的胡乱吃完,便不由分说抱起了曼儿母亲!她娇呼了一声,满口饭菜还来不及下,便被抱到上,给那胖男人掀衣

 她妈妈含着饭菜,咕噜的道:“啊、这、这位大哥,你、你等一下嘛!我、我还没吃完啊!噢…慢、慢慢来啊!你、你的家伙太大了!噢…别、别急啊…”

 那胖大叔又再狠着曼儿妈妈,曼儿急忙收拾好碗筷便走出屋外。

 在外面也听见胖大叔的吼叫声,和她妈妈的娇呼叫声!曼儿洗好了碗筷,正不知该不该进去之际,那胖大叔竟把她母亲抱了出来!两人都是赤条条的。

 她妈妈抱紧胖大叔的头颈,‮腿双‬牢牢的勾着他的胖!胖大叔的大在她妈妈的里,边走边干着!

 每走一步,具便深深的撞入了花心,弄的水四溅,洒得地上了一大片,曼儿母亲已经给得目眩失神、迷糊的半翻白眼。

 胖大叔看见屋外的曼儿,便笑着道:“我想和你娘出去打个野炮!你先睡吧!我完了你娘,便会带她回来!”  M.SsKKxS.COm
上章 滛村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