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強睡了儿媳妇之后 下章
第4章 由着男人这般
 眼睛盯着她那被自己吻得红的小嘴儿,男人又贴了上去想要吻她的儿,不想才贴上前,美人儿立即别过脸躲开了。

 虽然身子已经被污了可白采薇并不甘心被这么玩,她只不停地扭动着那娇小的身子躲着男人的吻,她知道自己现下逃不开被公爹污。

 可是她偏偏不要他亲吻自己,所以当男人的嘴凑过来的时候,白采薇倔强地躲开了,一双如水的眸子气恼不已地瞪着他。

 此时男人正着她的儿,只觉儿媳妇不只身子生得勾人,底下那紧致的更是勾得他魂都要丢了!

 男人不加快了送的动作,因着里头已经被了一股所以即便儿媳妇的特别小,还是好入了一些,男人一会儿深深入。

 一会儿浅浅出,留个头在口处磨啊磨,只磨得她不住,可是当顾野想亲她的小嘴儿的时候,白采薇却十分决绝地躲开了,还拿眼睛瞪着他,一时间,男人也怒了,不信自己治不了这个丫头,她不想让自己亲,他偏要亲她!

 所以重重地干了儿媳妇一番,只干得她浑身发软,男人便捧着她的小脸儿强硬地含着她的,可是光这样还不够!

 男人想驯服这小东西,所以,顾野伸出自己的大舌故意反反复复地卷着她的小舌尖儿,又捏着她的下颌,着她将自己口中的津进去!

 小妇人哪里肯依他?于是不停地扭动自己的身子胡乱的挣扎着,更是想用牙齿咬男人的嘴,可顾野已经着了一回道儿,自然不管用了。

 男人只将她推倒在上,抓着她的两腿发软的腿儿狠狠起小来,一面喂她吃自己的津,一面恶狠狠地她,直把人软了才终于又了一回。

 这会儿天已经微微亮了…那夜,白采薇也不知道自己被了多少回,只知道公爹的巴跟铁似的一直在自己的小里捣,竟把她给出血来了,而体力实在不支的她那会子已经昏死过去了。

 顾野见状心虚极了,忙抱着她小心翼翼地替她清理身子,待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一夜,有些茫然而脆弱地看着那雪白的墙壁,采薇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整个人只软软地歪在上,她想了好久才记起来自己被公爹污了身子的事儿。

 顿时气的眼睛又润了,这时候,男人却进来了,见她醒来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可是见她眼泪汪汪的样子,顾野心里有些不好受,顿了顿才道:“我煎了点补药给你,我先帮你穿好衣裳再喝些…”

 “你出去!”白采薇从来是个极为温和的人,毕竟从小在地主家做丫鬟,学的都是怎么伺候主子的,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大脾气。

 可是一想到他做公爹的竟然对自己做出这种事,美人儿便略委屈难受,这会儿她虽然不想放狠话,还是忍不住先请他出去!

 闻言,顾野却没有离开的打算,反而越发凑近前,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昨夜帮她清理身子以后,男人只帮她套上了肚兜同披上外裳,并没有替她扣上扣子。

 这会儿她自己个儿挣扎着坐起来,衣裳松松垮垮地挂着,两只子又肥又圆,肚兜都包裹不住,大半在两侧,只勾得男人不由地口水。惊觉男人那如狼似虎的目光,白采薇这才发现自己这般实在太狼狈了,忙想着把衣裳穿好。

 这时美人儿却感觉底下的媚酸酸的,好似了什么东西似的,白采薇也不及看他,只偷偷儿看着被子底下自己个儿的下身。

 却见那被公爹得红肿的儿正着一短短的巴模样的软木,吓得几乎惊叫出声,“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明明是诘问的语气,偏偏采薇被了一晚上,加上她的声音从来软软糯糯的,此刻听在男人耳朵里并不像质问,反而像是撒娇一般。

 顾野这才坐到边不紧不慢地道:“我昨夜见你出血了,所以寻了些草药捣碎了替你敷上…”说着,男人又想着摸摸她的小脸儿,美人儿气的小脸红彤彤的,想骂他。

 可是一动气又感觉下边疼起来了,她只得咬着下难受地缴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想外头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采薇姐,采薇姐,朱二嫂让我拿绣好的花模子给你瞧瞧,你在家吗?”因为昨夜闹腾了一晚上,顾野生怕被旁人知晓自己个儿了儿媳妇,加上如今正是农闲时,并没有什么事儿做,所以今早起来他没有把大门打开,不想刘大壮的儿媳妇李娇娇一早便带着绣花模子过来了。

 顿时两人都有些紧张,采薇更是害怕得脸都白了,那对细长的柳叶眉都拧在了一起,只着急地看着顾野。

 儿媳妇虽然嫁过来不久,可顾野到底也算了摸透了她的子,知道她胆子非常小,所以男人并没有欺负她,只握了握她的小手儿,声音低哑地道:“我去瞧瞧,你先躺着…”

 明明是他做了坏事,却一副理所应当,坦坦的模样,白采薇简直气坏了,可是又怕自己这会子同他对着干他会可着劲儿欺负自己,所以她只得难受地咬着儿点点头。

 待男人走开后只得忍着部的酸感同下体的疼痛,慢慢儿挪下,一手扶着边的柜子,满脸通红地朝自己的下身摸索去。

 手指终于摸到了那了半截在自己儿里的软木,白采薇自觉疼得眼泪快出来了,过于赤的羞感叫她几乎抬不起头来。

 此时她只想着立刻把这东西给拔出来,不想却听见外头又传来了说话声。“顾大叔,采薇姐这是怎么了?我昨天见她回来还好好的,要不我进去瞅瞅她吧?”忽地听见李娇娇要进来看看自己,白采薇吓得脸都白了,便是身上酸疼得不行。

 她还是颤巍巍地替自己穿好衣裳,暂时先不去拿那巴模样的软木,也顾不得顾野在外面同李娇娇说了什么。

 她忙看了看镜子,希望自己别显得太狼狈,不想才穿好衣裳,拢了拢长发,李娇娇便进来了。采薇只得攥紧了袖子,强撑着笑同李娇娇打招呼。“娇娇,你,你怎么来了?”

 “采薇姐真没记,你昨儿还叫我拿花模子给你呢,这会子就忘记了?”面上一如既往地挂着笑,李娇娇拿着花模子便进来了。

 忽又想起方才顾大叔说采薇姐她病了,一脸稚气的小妇人这才发现屋里昏昏暗暗的,眼前的美人姐姐面色惨白得十分不自然,李娇娇忙上前扶着她。

 “采薇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可是病得厉害?”说着李娇娇忙搀扶着她到椅子上坐下,此时白采薇才刚起身,昨夜又被顾野折腾得酸疼得厉害,被娇娇这般扶着坐下来,美人儿不住拧紧了眉头,一时不及细想,忘了下身还着软木的事儿。

 这会儿才刚坐在椅子上,儿里的软木便这么碰到了椅子,一时间,清晰的疼痛感伴着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自腿心传来,美人儿不住闷哼一声。

 “啊呃…”“怎,怎么了?”忽地听见白采薇的闷哼声,李娇娇只以为她疼得厉害,忙着急地看着她。

 而此刻倍受折磨屈辱的采薇却疼得额上冒汗,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抓着桌角抿着儿摇头。“我,我没事儿…娇娇,我,我还有些累,今儿就,就没法多陪你了…”

 “大媳妇,我昨天挖了些山药,采薇她身子还是不大舒坦,你看着说得差不多就先背些回去吧?”这时候顾野已经端着汤碗进来了,里头煎着给采薇吃的药,男人只变着法儿赶她回去。

 虽然白采薇嫁过来不久可跟李娇娇感情却不错,若是换作平时她必得留她的!此刻却不敢了生怕会馅儿,美人儿只得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忍着下身的不适感,对着她到道:“娇娇,我这身子确实,确实不舒坦,你看…”

 “好嘞,那我先回去了,回头再同我娘一起来看你,顾大叔,那我先走了!”此时李娇娇虽成了亲却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自是不懂其中关窍,自以为白采薇真是病了,便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眼看着娇娇离开,白采薇这才松了口气。

 这会子公爹已经把汤药拿到她跟前了。“采薇来,把这个喝了。”顾野虽说正经成过亲,却是大半辈子没和女人打过交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只硬邦邦地叫她喝药。

 而此刻白采薇心里正不舒坦,小还疼得厉害,见他方才同李娇娇说话可比对自己客气多了,不免心生怨怼,只伤心地别过脸去,不愿理会他,可才动了这么一下。

 那软木好似钻得更深了,一时叫她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只无力地靠着桌角。“你,你怎么了?”还能怎么了?难受地蜷缩着,美人儿疼得都脸色更加惨白了,一对如水的眸子只红红地望向顾野,男人这才反应过来,忙上前把她抱住。

 “是我忘记了,我帮你取出来…”算算时辰也可以拿出来,再帮她擦一擦下身了。闻言,白采薇顿时脸儿红了起来,想着叫他放开自己,可是她现在一丝儿力气也没有,只得由着他抱着,小手更是因为疼痛抓紧了男人的手臂。

 “我,我自己来就好…”虽然她知道自己是办不到的,可还是怯怯地说着,男人却不由分说,硬着她先把药给喝了,紧接着便把她抱到上,很是自然地去掀她的裙子,把她的亵给褪下来。

 她原是想挣扎的,这般被丈夫的爹作弄,小在别的男人跟前实在太羞了,可是她真的疼得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只得软软地躺在上,由着男人这般,抠在自己小里的软木。

 可是因为方才坐下的关系,那软木得十分深,她的小又十分紧小,男人抠了抠只觉软木被吃得紧紧地,有些费力。  m.SskKxS.coM
上章 強睡了儿媳妇之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