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圆 下章
第五章 亲亲小狐狸(全书完)
 我呆呆地看着收拾整齐的房间,狐狸似乎要抹去自己曾经留下的痕迹,我的心像被空了一般,霎那间,泪满面。凝儿,你在哪里?我躺在沙发上,空的眼睛仰望苍白的天花板,脑子里浮现往日的点点滴滴。

 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坏出现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啪!”我脸上挨了大坏狠狠一巴掌:“这记耳光是因为你辜负了一个好女孩。”说完大坏搂住我的肩膀,“哭吧,不丢人,你是我兄弟。”我神经质地笑了笑。狐狸就这么走了。

 走得如此决绝,不给我一丝挽留的机会,似乎在人间蒸发,不让我探听到一丝消息。我第一次知道爱这么痛,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我爱狐狸爱得这么深。

 ***七年后的今天,我一个人伫立在充满声笑语的校园,感慨当年的幼稚和无知,感慨佳人何在。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我此时的真实写照?我摇头苦笑。雨终于还是停了,好久不见阳光的人们顿觉神清气,而我亦然。今天没应酬,处理完手上的事务就直接开车回家。

 “老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西双版纳好玩不?”我朝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父亲问道。“还凑合吧,也就那样儿。”“哟,这么勉强啊?你说你这旅途中也没个遇啥的,真可惜了!”

 回到家一身轻松的我不开起父亲的玩笑,或许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吧。“小兔崽子,别跟那胡说八道,小心老子扇你!”习惯此道的父亲也不生气,乐呵呵地继续看他的报纸。

 “不过说真的,老头,你也该找个伴儿了,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独身,一半是为了我,一半是为了我妈,可是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现在已经能独立生活,你找个伴儿互相有个照应也好啊。”我靠在父亲身边帮他整理额前飘的几头发。

 “怎么着?你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得,我上哪给你介绍去啊?我自个儿都还没着落呢!”“那你小子废什么话啊!还好意思说我,二十好几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怎么当我儿子的!”父亲朗大笑。

 “我急什么呀,像您这样的老头才是真正的困难户!对了,今晚吃什么呀?”“川弓白芷煲鱼头,正熬着呢,马上就好了。”正吃着饭,电话响了,一看是大坏打来的。“哪儿呢?”电话里大坏的声音嗡嗡的。

 “在家陪老头吃饭呢。”“哟,回家装大孝子啊?”“滚,什么装啊,本来就是好不好!有事说事!”“哈哈,我在凯悦,过来吧。”“好,马上到。”一进凯悦的套间我乐了。

 大坏这家伙一手端酒杯,一手握麦克风跟那唱《好男人》,还是唱得特投入那种!这不让我想起上大学时的一个场景:那年我提前回学校,没曾想对门有一家伙居然到得比我早,门敞开着。

 还传来音乐的声音,我不探头向里面一看,当时哥们就吓傻了!电脑上播放《好男人》的MTV,这家伙可倒好,手上居然在忙针线活!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恐怖的是他一边和着曲调唱歌还一边抹眼泪,还能兼顾手上的针线活!这都哪儿跟哪儿呀!过一会儿那家伙发现外人存在,看到我愣愣地看着他,他居然也木掉了,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我感觉自己面部表情越来越古怪,心里拼命告诫自己忍住,一定要忍住!可惜最后我还是没忍住,笑得都直不起来,恼羞成怒的家伙抄起一把椅子准备将我直接秒杀,于是乎俩人展开追逐战,楼道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疯了吧你?一人包个大套间躲起来喝闷酒,还唱那么闷的歌儿!”“哥们儿乐意!管得着嘛你!自己倒酒喝,懒得伺候你。”大坏终于停止他深情而专注的演唱。“什么事啊,火急火燎的?”

 “没事啊,就是好久没见面了,想找你喝酒而已。”“好久?距离上次咱们一起喝酒貌似还不足五天吧?”“你把五天换算成秒试试看!”大坏一脸无赖相。

 “懒得鸟你!想喝酒明说呗,随便找个酒吧哪儿不比这强?整这花里胡哨的干嘛?”“都说了老子乐意,不服单挑呗!”我被彻底逗乐了。

 也识相地闭嘴,要这么继续逗壳子,那绝对是没完没了!“你那采石场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我起了个不容易让他纠的头。“开始步入正轨了,老子现在是甩手掌柜,每天就是到处走走看看,顺便拍拍马子。”“还拍呢?小心拍炸咯。”“嘿嘿,没那回事儿,好的。”

 几杯酒下肚说话开始多起来,天南地北不着边际地胡侃,可是我总觉得大坏有什么事瞒着我,本来想直接问的,但转念一想还是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来。

 “最近有什么打算啊?你也毕业两年了,事业又不用去奋斗,好好管理你家老头的产业就行,是不是该讨个老婆了?我还等着喝喜酒呢。”大坏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好的说这个干嘛?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突然间有点苦闷,脖子一仰,一大杯酒“咕咕”地灌了下去。

 “还想着沉凝呢吧?我说你也真是的,干嘛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都这么久了,该忘就忘了吧,你跟这儿瞎想有什么用?说不定人家孩子都上街打酱油了。”大坏也是一脸无奈。

 “我不否认自己还爱沉凝,可是七年了,一点消息都不给我,我根本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情况。

 或许真如你说的,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七年前的事情点点滴滴都在心头,稍一触动,伤筋动骨,她给我的那封信泪迹斑驳,可以想象当时她有多难过,而我却没心没肺的胡闹,看来我的良心一定让狗吃了。

 大学四年我都不敢涉足感情,一是怕受伤,二是根本没法儿忘记沉凝,害得同寝室的哥们儿以为我取向有问题,就差没跟我离同寝关系了。”“噗!”大坏出一口酒大笑:“看来老子也得和你保持一定距离才行!”

 “滚,没事寻老子开心。”“沉凝就这么好啊?这么让你念念不忘?我没感觉出来啊?”“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眼中的沉凝美丽大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也是我唯一爱过的女孩…”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坏的掌声打断了。

 “说得好,说得好,如此看来我是不得不给你一点奖励了!当当当当!芝麻开门!”正奇怪大坏这家伙耍什么花招儿,小房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梦幻般的身影,是凝儿,我的凝儿。我想跑过去把朝思暮想的人儿搂在怀里,可是我的腿像灌了铅一般。

 迈不动步子,我想喊,可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喊不出来,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慢慢走过来,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怎么啦?不认识我了吗?”凝儿依旧柔的手抚上我处于僵硬状态的脸:“岩,我回来了…”我干着嗓子想笑一下。

 可是发出来的声音比哭还难听,我的眼睛依然盯着那张天使般的面孔,这张脸和七年前的笑脸重叠,只不过增添了许多成的韵味,然而我依然感觉自己在梦中,我努力睁大双眼,害怕一不留神梦境就会破碎。

 “真成!你小子没见过美女是怎么着啊?你看你看,口水都了捏!”大坏在我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坏笑了一声。

 我被大坏拍醒了,原来我不是在做梦,凝儿就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我猛地把笑颜如花的美女搂进怀里,一遍一遍地呼唤她的名字,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还是和七年前一样香气宜人。

 “凝儿…”凝儿滚烫红的双堵住我颤抖的嘴,香滑的舌头敲开齿间和我的舌头纠。我拼命地搂紧香气四溢的凝儿,想把她进自己的身体里,生怕一放手凝儿就会像七年前一样飘然离去。

 “咳咳,你们注意点影响!青天白…额黑,朗朗干坤…”一个可恶的声音又不合时宜地响起。

 “滚!”我和凝儿同时对大坏怒目而视,谁让他破坏这么美好的气氛!“成!旧人上了,媒人丢过墙!以后朋友就你们俩这样的!”大坏一脸气愤!“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这里不需要你了!”

 “唉,世风下,人心不古啊!”大坏摇头晃脑地走出房间,还不忘记给反锁上了,我和凝儿相视而笑,像从前一样温馨,现在终于能够重温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场景里,不感谢老天爷的眷顾。

 “凝儿…”“停,叫我狐狸…”“狐狸宝贝儿,我好想你,好想你。”“老公,爱我…”好熟悉的语气,七年没听到这句话了,我心澎湃。依旧丰拔的房,依旧热情似火的人儿,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置身于莫大的幸福中。

 所有言语在此刻都是多余的,我们用身体抒发对彼此的思念和渴望,当我大的刺进狐狸的道时。

 感觉那么熟悉,居然和她第一次把身体交给我的时候一样,那么紧凑,当真是举步艰难。我心里有点疑惑,凝视着狐狸的眼睛,谁知她又狠狠地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坏蛋,把我想成什么了!我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羞愧,你何德何能让凝儿这样垂青于你,现在居然还怀疑人家,真是该死。

 想到这里,我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狐狸拉住我的手,泪眼盈盈:“老公,不要这样,我不怪你。”

 “宝贝儿,我…”话到嘴边就被狐狸的樱堵回去,感谢上苍赐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值得我用生命去珍惜,以前年少无知,差点就错过,现在失而复得,我心中充满喜悦,充满柔情。狐狸从我眼睛里读懂了怜惜和感动,星眸闪动着光芒,一双柔荑绵绵地圈住我的脖子。

 “老公,吻我。”我欣然应命,加快动的速度,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尽情驰骋。“老公,我好舒服,好高兴,我说过就要做你身边的狐狸,一辈子住你,一辈子不放手…”

 “宝贝儿,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嗯,老公,快点,再快点,我要来了…”美人软语相求岂能不听,我加足马力,尽自己最大能力足身下人儿的要求,次次到底。

 一时间翻,花枝颤,娇随着时隐时现,爱下的单,翘首疯狂舞动,三千青丝随之飞扬。

 伴随着狐狸一声高昂的呼唤,几股涌,打在上,刺得我关失守,浓稠滚烫的舒畅地薄而出,和着狐狸的,再也不分彼此…“狐狸宝贝儿…”

 “老公,听我说好吗?这几年我在加拿大一直都在关注你,通过大坏我知道你的点点滴滴,知道你慢慢成,知道你一直这样爱我,其实刚离开你的时候我心如刀割,好像被去一半的生命,好几次我差点忍不住跑回来找你。

 可是我不敢回来,我怕你会怪我,怕你不原谅我,我也有我的骄傲。那一段时间我都在痛苦中煎熬,后来我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学业上,这样才能稍稍忘却对你的思念和离别的痛苦。”“凝儿,我…”狐狸温柔地捂住我的嘴。

 “其间我也曾经动摇过,不止一次的想你是否真的爱我,所幸,我撑到了最后,才让我有资格继续做你的女人。”我泪满面,自作孽不可活,我所谓的个性,所标榜的个性带来的只是这样的结果。

 我诚惶诚恐,老天对我真不是一般的眷顾,能让我们再续前缘。在狐狸的疑惑中分开纠不休的身体,细心的为她穿上衣服,而自己飞快地武装完毕。“凝儿,等我十分钟好吗?”狐狸虽然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但还是温柔地点点头。

 “老板,帮帮忙好吗,这事十万火急…”深夜被打扰清梦的老板一脸不快。十分钟后,我捧着九十九朵鲜红的玫瑰单膝跪在满目惊喜的狐狸面前。无比真诚地说道:“凝儿,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两次,嫁给我好吗?”

 狐狸紧捂小嘴,眼眶内波光盈盈。三个月后,我结婚了,新娘正是我最爱的沉凝,我的亲亲小狐狸!

 【全书完】  M.sSKkXs.COm
上章 重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