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24章
 …刚才回家时那场差点发生的强暴使林雨明的下身已然全,现在,他怀中的人已经如初生婴儿般不着寸缕。温柔地抱住那具光洁如玉,却如秋风中落叶般颤抖的身躯,一刹间,程旭忽想落泪。

 …这是他一年前无比熟悉的身体,也是他这一年来相思入骨的身体。不想侵占,不想结合。…原来只是这般相拥,便已再无所求。

 “醒醒!”他轻摇着他,林雨明仍没离梦魇,仍在不时地发出呻。终于,林雨明在他持续的轻摇下渐渐醒来,微微睁眼,梦中的可怕场景随即消失,只剩眼前模糊的、让他骤然安心的那张脸。

 “呜…”他忽然哭了出来,酒意仍浓,思维行为均没了束缚。根本察觉不到周身不着寸缕的异样,他的泪水成串地滑落。…为什么,他出现的这么晚?“你们都不要我,…对不对?”

 他无助地泣,有深藏的恐惧和自卑浮出心湖,想不起这夜所有的事,只知道这个人任凭自己被人侵犯,在自己呼救无数遍之后才姗姗来迟。

 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狠心?“不,我要你我要你!以前要现在要,将来更要!”…程旭心疼如绞,一叠声地重复着。

 “不…你骗我。…”林雨明喃喃自语,目光涣散,似乎想到许多旧事:“以前你说用一辈子还我,可是…你走了。吴剑浩说他会一辈子陪着我,他也不见了。…”***

 他怔怔地看着远方,不敢去看程旭,心中忽然凄苦无比:“我知道为什么。…你们都嫌我…脏。”“呵呵…”他忽然吃吃的笑起来,眼中却一点笑意也无:“你们都嫌我不能陪你们…做。不能让你们快乐。…”

 程旭的心忽然就象裂开了一样,他甚至可以恍然听见那碎裂的声音。怔怔得沉默着,他忽然喃喃道:“你怕自己脏么?…不要紧,我可以一寸寸帮你清理。不能让我快乐?…没关系,我可以让快乐。”

 轻轻俯身,他开始吻在了林雨明汗迹淋漓的额头。…眉毛,眼睛,面颊。…下颌,耳后,脖颈…不放过一寸之地,不遗漏每片肌肤。濡的舌,轻轻地。温热的,重重地印。身子下的人渐渐息:“恩…干什么?干什么…”

 那吻来到锁骨处,更引来一阵轻颤,修长的脖颈骤然上仰,似乎受不住这个深吻的袭击。“干什么?…从今以后…不准你再说自己脏,我要你记得,你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覆盖着我的印记。…”

 程旭的声音温柔而霸气,口中呢喃,却不稍歇。那串串的吻,无休无止,寸寸下移。前下,…直到肚脐。…似乎不满意身下的人只给予颤抖的反应,程旭忽然恶作剧般地在那浑圆人的小小凹坑上用力一

 “恩…”林雨明口中终于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呼,身体猛然弓了起来。眼睛骤然睁大,却雾气朦。为什么?…为什么今夜的梦境如此古怪而真实?

 那点燃火焰的吻,到了小腹,到了大腿与腹部的界,却转而掉头,从他的脚踝细细吻起。…小腿,膝盖,大腿…重新来到刚才停下的地方,停止了。热…燥热。那把火已经燃起,为什么忽然停熄?…“恩…”

 扭动,再扭动。呻,又呻。要什么?…不知道,只知道要继续。耳边有声音忽然响起,原来那万罪之源的嘴已移至这里:“不能给我快乐不要紧。从今以后,让我给你快乐。…”

 毅然将身子下移,手轻轻按在了林雨明那不断妖娆扭动的上,轻轻张口,含住了那早已微微立的器官。…“啊!”如通电般的强烈刺随着被包裹的那一刹席卷而来,让林雨明浑身无力,‮腿双‬却猛得绷直。

 没等这感觉稍稍缓解,那刺已移到前端恶劣逗弄,随即柔柔打圈。一波波的电击,一层层的快,让上那人久久感身体瞬间瘫软,意识也魂飘天外。

 …程旭只觉得自己也头晕目眩,从以往和女人的爱游戏里知道这样的对待,可以叫每个男人如上天堂,却从不知道这样亲自对待别人,竟也会让人心狂跳不已。

 回想着那些女人的技巧和方式,他努力克制住喉间的迫感和口中的涨大带来的不适。…我会让你快乐,一定!完全没有这种经验的笨拙,还是让程旭没能及时松口,躲过爆发的那一刻。

 “咳…咳!”他狼狈不堪地滚落一旁,脸涨得通红,一半为呛到,一半因为无比的羞惭。…打死他也没想过,有朝一会咽下另一个男人的…这种东西。转身看着因体力耗尽而香甜睡去的林雨明,那脸上有着情未褪的酡红与让人沉醉的安宁。

 他甩了甩头,忽然不觉得有什么羞惭了:有什么了不起?只要能让他快乐,怎样都可以!可是…糟了。心思从林雨明身上移开后,他才忽然感到自己下火烧化燎的涨大。

 方才的情画面充斥脑海,想把身边那具赤的美好身体翻过来狠狠疼爱的念头骤然来袭。…“不…”他痛苦地呻一声,翻身下了,死命地一拳砸在边…程旭!要是你这样做了,你会永远失去他!

 磕磕碰碰地冲进卫生间,他打开了淋浴的冷水筏,任凭最大的水量冲洗着尚未来得及完衣服的身体。冷。…冰冷的水骤然接触到火烫的身子,让他机泠着打着哆嗦。可这的确是压制火最立杆见影的法子,没一会,全身的烧灼与下的坚渐渐缓解了。

 …可是为什么举着莲篷的手沉重得象有千斤重?难道…为别人做那种事,也会如此消耗体力?摸索着开了壁上的灯,他忽觉眼前发花。浴室的地上,哪来那么多血呢?!

 …模糊记起了什么,他举起了自己的手腕。明天林雨明酒醒看到这样的场景,会不会吓到他呢?…程旭沿着门板缓缓昏倒下去的时候,心里着急着。

 …上三竿,林雨明才悠悠地醒了来。太阳一跳一跳的隐约作痛,他恍惚记起昨夜曾喝过酒。…对,他喝了酒,然后去了汽车站,然后那人冲了过来,打掉了他手中的钱。

 …后来呢?他闭着眼,企图回想后面的事,记得许多,但哪些是梦,哪些是真呢?被人侵犯、被阿旭搂着入睡,他咬了他,还捆住他,还有那遍布全伤痕的吻和…他的脸烧了起来,…既然绑住了他,又怎么可能被他…不可能,全都是梦!掀开身上的被,他想起身。…

 “啊…”他惨叫一声,满的片片血迹,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上也都是!梦还没醒,…他哆嗦着坐下来,猛掐自己的大腿。疼!他看着地上散落的自己的衣物,开始明白事态的真实。那个人…又强暴了自己?!不,不对,…全身除了太阳之外,哪里都不疼。

 用手按一按身上有血迹的地方,意外的是,也是一丝痛楚没有。就连身体后面,也绝没有一点点记忆里那种恐惧的异样。

 那么…血是从哪里来的?阿旭呢?墙角空无一人。…他的目光落在一摊事物上,走到近前,他死死盯住了那片血迹狼藉上午碎玻璃和被暗红色浸透的麻绳。那绳子,断成几截的端口上有玻璃的碎片在阳光下反着狰狞的微光。

 …就象是一个凶杀的现场。…林雨明狂跳起来,冲进了厨房。…没有人。卫生间。…看着门后面那张面如金纸的脸,他忽然想:他死了,一定是死了。

 有气无力、无可奈何地看着边从他醒来就一直默默流泪的林雨明,程旭一个人自说自话的声音越来越轻…“喂,医生都说只是失血有点多,你别哭了行不行?…”

 “喂…输了几包血浆了,我看比我出去的还多…”“…就是割破了几小血管,又没其他的伤。”程旭忽然怀疑起来:他该不是心疼自己,而是在生气吧?要不怎么无论他说什么,那个人都死活不肯看上他一眼呢?“那个…我道歉。”

 他有点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你记得所有的事,对不对?我…我不该因为又急又气所以想…想又强暴你…”眼看着林雨明身子一颤,他吓得差点跳起来:“你千万别生气…又没强暴成!”

 “住嘴!”听他一口一个“强暴”林雨明终于忍无可忍,面色涨红:“我没气这个…”那他是在气?…程旭的心更虚了,期期艾艾地艰难开口:“那你气我…气我…”

 想起自己用嘴巴为他“服务”的事,他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两个字。忽然一阵恼火上来…呸!做都做了,有什么不敢说?“你气我为你口?!”

 林雨明的脑子“嗡”的一声:是真的,那个清晰的、甜美却荒的梦是真的!又羞、又气、又急…不明所以的全身发烫。他慢慢向后退去,情急之下,没停过的眼泪得更凶:“你…你欺负我!”

 “我欺负你?!”程旭的羞急一点也不亚于他:想他堂堂洪帮老大,纡尊降贵的为他…他还说自己欺负他?血充上脑门,再近了耳后,他怒吼:“要是这叫欺负,那我以后反过来让你欺负!”“你…你…我…”

 林雨明的嘴打着哆嗦,原本苍白的脸上被他这句话得血涌动,…这个人怎么可以把这种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反正他就是吃定自己了,是不是?…

 跺一跺脚,他忽然转身,调头向病房外冲去。“林雨明!”程旭狂叫,他又要走了!和上次把自己救回家一样,他这次也不过是不忍心看自己死掉而已。

 …从小他就生善良,胆子又小,所以就算再恨一个人,也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只要自己安全了,他就会象昨天那样,头也不回的离开。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一相情愿的自作多情。

 “等一等。…”这一句叫的虽轻,却已耗尽了心力。林雨明意不理,可听着他那忽然似乎包含了巨大绝望的语调,终于停了下来,背对着他。

 “就算是一只野狗饿倒在你家门口,你也不会不理,对不对?就算真是一个杀人犯血昏倒,你也会送来医院,对不对?…”

 程旭惨笑“吴剑浩说你爱我,我信了。这些天,我自己甚至也觉得,你除了恨我伤害你和你父亲之外,也有那么一点点爱我。

 …可是,我和吴剑浩都错了,是吗?”他刚才因羞愤而涨得血红的脸色开始苍白,手腕处的伤口在他大力的握拳下剧痛起来:“林雨明…请你告诉我,从始至终,你有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喜欢过我?”

 林雨明回过头,怔怔地看着面前那眼睛中悲痛的神色。…他想怎样?他到底想怎样?!非要出自己不肯说的心里话不可吗?“程旭,你…到底想怎样?非要这样的我…你就开心了?”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