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21章
 程旭僵在当场,他又拿这个威胁他!而自己,偏偏就是怕死了他这样的威胁!难道永远他就只能被他这句话吓得不敢做任何事?!“林雨明…我哪儿也不去,只会一直在这等。”

 他恨恨发话“你有种,就永远不要回来!”林雨明静静地背对他立着,纹丝不动。不久,他大踏着步,消失在程旭目光再也送不到的距离。…离开那个“家”林雨明在出版社里呆了一天。下班后无处可去,也不想费力找旅馆…一向是吴剑浩管钱的,他甚至不知道他把钱放在什么地方,身上不多的现金不允许他长住旅馆。

 对社长说家里有朋友来地方不够住,轻易的得到许可,当夜便宿在了办公室里。连着两天下来,心里一直恍惚着,想着那个人临走前的话,脑海里不由全是他一直在家门口焦急等待的样子。

 这天,从下午开始天就阴沉沉的。春天雨水本就多,此处小镇又靠山临水,到了傍晚不觉淅淅沥沥起来。林雨明睡在临时拼在一处的两张办公桌上,明白会是一夜无眠,索不再和疲惫却一丝睡意也无的神经战。

 听着窗外的雨声稀了又密,密了又停,心也得如地上水洼中跳突的水面。那个人说话向来一是一、二是二,难不成就会在他家一直等下去?天将明未明的时候,雨忽然又大了起来。

 静静听着那雨水打在窗沿下的巨大声响,他睁着眼睛到天亮。…天快亮的时候,程旭醒了来。衣服紧紧得帖在被雨水淋得透的身上,冰凉的触感告诉他里面最帖身的内衣也早在上半夜就不保了。

 洪帮老大是在一个小镇上一个人活活饿死冻死的,传出去不知道会否是江湖上最大的笑话?…不是渴死的,他自己可以确定,因为雨刚开始下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仰头接了来喝。

 肚子两天粒米未进还勉强抗得住,滴水不粘却实在不行。林雨明,你有种。…他昏昏沉沉地想。努力向林雨明走时的方向望去,在清晨的薄曙中,他看到了那个将脸孔隐在雨伞下的熟悉身影。

 嘴角漾开一个微微的弧度,忽然而来的放松之下,他又睡着了。…***他干什么?…遥遥看着程旭倒在雨水肆的地上,林雨明的心猛跳起来,清楚地接收到那个远远望来的眼光,他知道那人已看到了自己。

 慢慢地走过去,他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那张面色红,双目紧闭的面孔。这面孔,…虽近一年未见,却每晚强行入梦。迟疑地,他轻声叫:“程旭!”没有回应。手抚上他的额,那明显的温度让他心中一悸。

 就这样静静地将手放在他额前,他半天不动,似乎想让这真实的温度驱走虚幻的感觉。…被人连拉地拖地弄进屋里,程旭总算醒了。刚才一定是太累了,居然看到他来还会睡过去,他想。

 微微睁开眼,看着林雨明颤抖着手正专心对付自己衣服上的纽扣,他慌忙又闭上眼。…昏昏沉沉的,心却跳得快要蹦出腔子。…不知道是饿得心慌,还是那轻轻游动在身上帮他件件除衣的柔和的手让他心慌。

 感到透的外衣和长被除了去,上身的小背心也从头顶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被得只剩一件紧紧贴在下身的内

 那手来到了间,似乎只停了一秒,便如被火炙般的移开了。半天没有动静,不敢睁眼,却觉得有视线在近处注视的奇异感觉让程旭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

 看着那修长健硕的身体上优美的线条,前和腹部排列的密实肌,和白色内下若隐若现的部分,林雨明只觉得心跳得厉害…这是他第一次仔细清楚地看到程旭的身体。

 一年前那场记忆里,他每晚都习惯于不开灯的被他索要,虽清楚了解身上那人的每一处,却不曾有视觉上的真正接触。就连第一次在那车厢里被他强迫,虽有灯光,但程旭更是冷酷地衣衫齐整。…

 “看够了没?…”程旭咬咬牙,猛然睁开眼,将林雨明近在咫尺的眸子里忽然升起的惊讶、羞惭与轻怒尽收眼底。那眸子,美得让他心醉,亦心碎。猿臂轻伸,将林雨明一把拉了下来,滚倒在上,轻轻翻身,已在他身上。

 “不公平。你把我得这么干净,自己却…”他嘴角漾起一个魅惑而诡异的笑,却在下一刻僵住。

 身下林雨明的眼中,竟全是瑟缩和无比的惊惧。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吴剑浩临行前的话:“他怕那种事…怕得会昏过去。”

 便在这错愕间,林雨明已拼命一推,将他推倒在一边,若是以往,这反抗断不能奏效,可此刻程旭饿了两,早已手酸脚软,自是不敌。眼看林雨明向门口狂奔而去,程旭心中大急,挣扎下,却“扑通”

 摔倒地上:“林雨明!我快死了…”那身子一震,终于停了下来。程旭舒口气,继续哀声轻叫:“我…两天没吃一点东西。真的不行了…”

 心里对自己唾弃一声:程旭,你这个装可怜的无东西!紧盯着那继续石化的背影,他又道:“你走了…我呆在这真的会饿死。…下次回来,你直接找人收我的尸好了。…”

 先威胁他,省得他回过头来威胁自己。…他昏沉的头脑中开始孩子气的愤愤着。果然,林雨明豁然转身:“你…”眼中又气又急,视线一看到程旭的身体,却又慌忙扭头。心中百抓千挠,想起方才他昏倒在家门口水渍中的情形和他额上的温度,还有刚才一推就倒的虚弱体力,心中恍惚明白他说的不假…饿了两天,又在大雨中枯淋一夜,他做得出来!

 “对不起…”程旭呐呐的:“我刚才情不自。…我保证决不再碰你了,好不好?…”看见林雨明的脸上羞愤又起,他慌忙移开话题:“我饿得快死了…身上也没力气。”…“你回上躺着。”林雨明冷冷道:“我暂时不走。”

 程旭乖乖爬上了,自己拉过被子盖好,…这么近乎赤的状态,果然不。看着林雨明在抽屉里找了些药片,又倒了杯水放在远处的小桌上,对他一点头:“自己去吃。…”“什么?安眠药?…”他心里糊涂。

 “退烧药,你发烧了。”林雨明的口气恢复了波澜不惊,却站得远远的,似乎警惕着随时准备推门就跑。

 “噢…”程旭裹着被子,双脚发软地下吃了药,心里却乐开了花,发烧了…这真好。林雨明看着他吃完药,从衣橱中找了吴剑浩的一套干净衣服扔到上。

 冷冷地转身进了厨房,拿出筒装的面条,整整一筒全放下了锅。正要找些蔬菜下锅,却忽然心中气苦,索什么油盐酱醋也没放,任那白水面条自己煮着。眼见那面条将好,却又鬼使神差地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打好卧在面条中。

 找了大盘子盛好,忽然觉得那鸡蛋明晃晃得刺眼:他凭什么呢?!拿筷子把鸡蛋死命戳到盘底拿面条盖住,才端了出去。再出来,程旭已换好了衣裳,乖乖下,狼虎咽地不到一刻便把面条吃了底朝天,差点还噎了两次。

 “恩…”他呐呐开口,心虚地看着林雨明如石雕般的脸:“还有么?…”老实说这一大盘面条下肚,反倒叫醒了饿到麻木的肠胃,五脏六腑似乎都同时叫嚣着被忽略。林雨明冷着脸不理。

 “没有就算了。…”程旭讪讪地:“面条真好吃。”见林雨明的神色没有异样,他又小心翼翼加了一句:“鸡蛋…更好吃。”

 殊不知这句下来,林雨明却象被针扎了一般,扭头便向厨房走。…这屋子原本不大,除了并排的主屋和卧室,就是厨房和卫生间。程旭怔怔得不知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只得回上躺了。

 换上吴剑浩的干衣裳,肚中好歹有些东西垫着,想到林雨明就在近处,虽有低烧烤得难受,却觉着似在天堂。朦胧中听到林雨明似乎去外屋打了电话请假,心中安定,不知不觉沉睡了一天。

 再次醒来之际,屋里已开了灯,林雨明正呆呆坐在远处发怔,眼角眉梢不复他熟悉的温润柔美,在泻的灯光下却有着说不出的孤高无依,那神态看得他心中猛得一痛,暗恨自己只顾贪睡,本来指望来照顾他,现在却好似成心跑来让他照顾。

 林雨明见他醒来,也不搭话,去厨房端了个小玻璃盆出来,原来是用来调沙拉的,却装得下两三碗食物。

 仍如早上一样清汤寡水的面条,一丝油盐也无,…找遍碗底,这次连鸡蛋竟也不见踪影。心中隐约猜到他羞恼的原因,程旭也不以为意,直觉得这面条美味香甜,比得上所有入过口的佳肴。

 吃完面条,他连忙下,自己去厨房洗刷筷,水花四溅,他心里却忐忑。…眼见着屋里只有一张大,想到这一年来吴剑浩必是和林雨明共睡一,说不定还夜夜相拥而眠,虽然吴剑浩已明说两人之间无法作爱,他心里却仍直酸得要泛出酸水来。

 今晚,自己该何去何从呢?…林雨明在那边更是百般不知如何决断。表面上冷冰冰的,心理却一会儿急一会儿气。

 不知程旭的烧退了没,若要强赶他走,他必又是在院外面死撑。若不赶他走,难道真让他在这里过夜?早上被他笑着在身下的惊恐记忆一遍遍在脑中闪回,何况…他现在必然又恢复了些力气。

 “雨明…我留下来行不行?”背后程旭轻轻开口,却惊得他一震。程旭在心里叹口气,硬着头皮道:“你睡,我睡地上。…要是你怕我对你…可以找绳子把我绑起来。我说真的。”

 他的眼中柔情暗涌,语声说不出的求恳:“吴剑浩说你晚上爱做噩梦,我只想留在近处…好叫醒你。”

 林雨明怔怔听着,半晌起身,从壁橱里找了枕头和被褥出来,远远地铺放在离很远的另一边墙角,挨着张小桌,显是默许了程旭的要求。

 程旭大喜,连忙和衣跑到地铺上睡下,看着林雨明又进了厨房,再出来,手上的东西却让他张大了嘴巴。一麻绳。…程旭在心里苦笑一下:从来都是他绑人,现在倒好。自己的好提议!他认命地伸出手去,静静地看着林雨明胡乱地在自己腕上左右绕地绑着。

 “傻瓜,这样不行的。”他低声道,口气柔和。右手一绕一缩,三下两下的,便挣脱了林雨明那浑然不成章法的捆绑。

 “来,我教你个法子…既能绑死,又叫人越挣越紧,能勒进里去。”他随手拉过眼前那双白皙清瘦的手来,在上面做起示范:“喏,这样…从这边扎过来,再绑回去,再打个死结,就成了。”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