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9章
 行到几十步开外,程旭的声音忽然远远的传来:“等等!”吴剑浩感到身边那人的身子一僵,回过头去两人齐齐看着他,心中百般滋味各有不同。

 “吴剑浩…既然相爱,就一定好好待他。”那是临别前,林雨明听到他口中的最后一句话,却不是对他说的。

 …看着那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渐行渐远,程旭慢慢地在肖天的墓碑前坐下,望着那张再熟悉亲切不过的脸,他泪眼朦胧,心痛如绞:“肖天,我有点恨你。…恨你和林雨明一样,让我欠了你们,却都不肯让我还。”

 …潇洒微笑的肖天,漫不经心的肖天。在自己额上半开玩笑印下一吻的肖天。拿着刀在街头和自己一起厮混的肖天。林弹雨中从容应对的肖天…无数的肖天在眼前那照片中扑面而来,四天前那个晚上的一切更在脑海中纤毫毕现。

 ***“肖天!回去你等着家法伺候!”他一边举,一边厉声发狠:“叫你不准来,你就是敢违背我的命令!”

 “怎么处罚?三刀六还是挑脚筋?…只要你下得了手,我都认了。”身后和他背对背立着的人懒懒道,手下却不放松,双连发,堪堪击中了餐厅拐角的两人。程旭气结,心里暗自发急。举手擦去脸上被崩溅的点点鲜血,他清楚知道一场恶战下来,雷风洋虽因措手不及被自己如愿打死,但双方都已杀红了眼却是事实。

 虽然自己这边的人马因有备而来先占了优势,但东兴的人得到消息已立即倾巢而出,毕竟这是事关两帮生死存亡的恶战,随后赶来增援的东兴帮在二当家的带领下也个个疯狂反扑。

 …能不能全身而退,根本就是未知数。不过肖天带来这些新增的援手,真的的确为已方的胜算大大提高了把握。

 …就象现在,虽然餐厅里到处鲜血淋漓,断肢飞,分不清到底哪方的伤亡更惨重,但程旭凭着敏锐的判断,他嗅得出还是洪帮占了最后的上风。声渐稀了,开始变的零星,那也是洪帮剩下的人在解决仅余的东兴顽徒。

 肖天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预感又对了。若非拼死带人强冲进当时火力密集的这家餐厅,天知道最后在尸体堆里最后提着的人…是洪帮还是东兴。餐厅里的声终于停了,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慢慢收起了

 “阿旭,回去罚我在刑堂关三天好了,不要三刀六…我怕疼。”他笑地转向程旭。每次他不听程旭的话擅作主张,程旭几乎都要撂下狠话来,却没一次兑现过。

 “对,你怕疼!从以前拿刀砍人的时候,你就说你怕疼!”程旭冷哼,心里却暖暖的一动,想起几年前,他俩混在弟兄中拿着西瓜刀在街市砍杀的光景。

 那时候肖天穿着耳,常喜欢戴着希奇古怪的耳环。每次冲突起来,他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后方去不见了踪影。

 等到自己砍得手酸脚软时,他才笑嘻嘻冒出来。比谁都狠的一刀一刀收拾残局。事后问他开始去了哪里,他总会一脸无辜地告诉你:“贴身搏人家会揪我的耳环,我怕疼。…所以我先去把耳环摘了再回来打过。”

 “回去我…”他的话卡在了喉间,诧异地望见对面的肖天眼中急剧升起的恐惧,那眼神掠过他的肩头,向他身后疾而去。后面有人!程旭心中一震。回头、或掏,应该都已来不及,能让肖天作出如此反应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已出手瞄准!

 怎么办?向左还是向右滚倒?!一刹间,几种判断已在他心中翻了个遍。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对面的肖天已无暇多想,蓦然出手,手掌正面向他推来。

 忽然而来的大力正中他前,将他的旧伤击得一阵剧痛,身不由己就着推势直直倒了下去。与此同时,连发的声应时而起,全数打在了再也无暇闪避的肖天身上。

 …程旭眼睁睁地倒下,看着身前的他口上忽然开出的绚烂花朵。一时间,四周似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有满眼的红色越开越大。几个大惊失的洪帮弟兄飞奔而至,齐齐出手,把在背后偷袭的一个东兴头目打成了蜂窝。

 刚才搜寻一遍,那人竟一动不动地装死躲了过去,偷眼见程旭正在眼前,杀红了眼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了。

 “肖天!”程旭狂扑过去,眼见着那几密密的击中肖天前一片,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他身上如泉涌般了出来,他只觉一阵眩晕。

 一种熟悉的巨大惊惧袭上心头,犹如那次见到林雨明一头撞在石柱上一模一样。肖天微微皱起眉,神智依然清醒。看着面前程旭手足无措,泪水夺眶的模样,他忍不住低低咒骂了一句:“别他妈的哭的…象个女人。”

 “你…别说话,我们这就去医院。”程旭哽咽,心里恍惚知道这伤的严重。看着肖天口中随着说话涌出的大股鲜血,他只是想:血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呢?…

 肖天努力挤出个微笑,身上开始渐渐有些麻木。想起似乎很久以前,程旭冲过来,想也不想地伸手帮他挡了一刀的情形。不过那时候是血光四溅干净利落,不象现在…自己身上的血似乎一点点往外奔着。

 “阿旭…这次算我还你的。以后别老仗着…以前替我挡过刀,就老对我…摆老大威风。…”他挣扎着把每个字吐清楚,眼中依稀闪过一丝调笑的神色。隐隐感到口中有拈腻的体不断出,顺着下巴和脖颈向了上衣,这让一向爱洁净的他微微蹙眉,意识开始飘忽起来。

 “知道了…可你不准死!我不想倒过来欠你。”程旭咬牙,刚想抬起他的身子想动,血竟象小河般加速淌。看着肖天脸上的笑渐渐变浅,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弱,他的心飞快地、无止境的下沉。“阿旭—有句话想对你说。

 …”肖天只觉得口几乎不太疼了,身子却越发不象自己的。看着程旭近在咫尺的脸庞,他恍惚起来。想了又想,他微微地笑:“上次你说做梦…梦见我吻你,…那不是梦…是真的。”

 …又是一年来早。阿全看着面色阴郁望着窗外发呆的程旭,抬腕看表,不得不上前打断他的沉思:“老大,时间不早了。晚上的饭是叫人送来,还是出去吃?”

 程旭收回了目光,看着阿全。这人当初是肖天亲手提拔的,年纪比他和肖天还大些,做事一向勤勉,且有头脑。

 自从肖天不在了之后,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他很快让阿全接手了肖天的位置。…以前肖天常派他做事,看着他在身边出入,好象有些恍惚的时刻,会让程旭觉得肖天其实只是在别处忙,所以派了别的手下来暂代他。

 “还是去碧风塘的西餐厅吧。”他有些意兴阑珊地道。“是,我去订老座位。”阿全恭敬地答,那位子的订餐号码他已极,一个人的时候,老大几乎全去那吃饭,他实在不清楚那的口味到底有什么好。

 车子开到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餐的高峰时间,程旭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熟悉的靠窗座位上,要了一份牛排。阿全和另两名手下在另一角找了座位坐了,各自用餐。看着46层高楼外的华灯乍亮,他的心空空的。

 春天到了是不假,可闹市区的四周几乎见不到太多的绿色,随处可见的盆栽植物是绝没办法和直接种在地上的花草树木比的,…无论是枝叶的繁茂程度还是的生机。

 就象别墅后花园中的那几株广玉兰树,要是换了栽在的盆里,不出一阵,必然没了样子。…想到玉兰树,他的心象有针又了进来。那个人的影子竟是无时无刻地会袭上心来。

 这么久过去,…无所不在。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他自嘲的笑。在心里自言自语:“肖天…没法子,我还是会想他。可那次放了手,我知道我便再没了勇气…和资格。”

 不知道那个人和吴剑浩一起,…现在过的好不好?想到吴剑浩,他眼前浮起那人上次急匆匆跑来的样子。

 就是在这里,肖天接了他的电话,而自己从他口中,知道了林雨明的父亲根本没死的消息。眼角的余光觉察到对面一个人径直走过来,停在了自己桌前,居高临下地,不走了。

 他微怒地仰起头…全身僵住,手里的叉子彻底停在了半空。…吴剑浩!怎么可能是他?!一瞬间,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觉到几个手下无声无息地围了过来,他眼神一扫,阻止了他们的行动。

 吴剑浩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那几个人,嘲讽地一笑:“还是喜欢带着一堆人出来?…也难怪,仗势欺人也好,为非作歹也罢,总得有人听差遣。”

 程旭抑制住心中异动的情绪,放下了手中高举的叉子。重重向后一靠,他强作镇静:“对啊,揍人的时候,我多半不喜欢自己动手。”两人对望着,同时想起你来我往的旧事。…算起来,好象谁也没讨到便宜。

 “来这吃饭?…”忽然想到那个人也许就在附近,他心跳猛然加速,急急抬头向四周一望,没有别人。看到他眼中的失望,吴剑浩冷冷道:“他不在,别找了。”

 “哦…”他不自然地收回视线,心情跌到谷底:“你近来…过得怎样?”“一般。”吴剑浩的回答摸棱两可。“那么…他呢?”程旭鼓起勇气。“谁?”

 “你明知道我问的是谁!”他咬牙,火忽然升上来。看着眼前那双丹凤眼中嘲讽的神情,他来专门来消遣自己的?!“你还关心他么?我记得分开后,你好象从来没找过我们。”吴剑浩冷哼。

 “我…”程旭心中似乎又绞了起来“去看你们卿卿我我?”吴剑浩探究地看着他眼中的痛楚:“你吃醋?…”

 “对!我吃醋…怎么样?”他厉声道,突然的醋意和恨意蹿了上来:“所以我警告你,滚回你的林雨明身边去!惹火了我,信不信我一天之内掘地三尺找到你们,找人把他抓回来?!”吴剑浩轻轻笑了:“程旭…”他拖长了声音:“你厉内荏。”

 程旭只觉头嗡地大了,被说中心事的窘迫的恼怒气得他想一拳擂上对方的脸。忽然,小小的狐疑冒了出来…他来,决不会无聊到只是为了向自己示威挑衅吧。

 “你吃醋就好。我只怕你不再吃醋了…”吴剑浩自嘲地轻笑:“既然这样,你带人去把他抓回去吧!”

 “你说什么?…”程旭怔住,听不懂他的意思。“我是说,我放弃和他在一起,请你…接手。”他定定地道。程旭面无表情,脑中飞快嘴嚼着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慢慢地,他眼中的冷冽之意升起,放在桌下的手指关节捏得“啪啪”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