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8章
 但这场恶仗是迟早要来的,两帮近来的情势因为洪帮强硬要人的姿态已势成水火,而且…程旭已经实在等不下去了。…看着程旭大步地走了进来,他了口气,了上去:“只和人力都调好了,我们现在出发?”

 “不,不是我们。这次我带人去,你留下来看后方…家里不能不留人。”程旭道。“不行!”肖天一口拒绝:“这次我也去。”

 “肖天,…万一有事,帮里不能连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程旭定定看他,这次行动说来有他自己意气行事的嫌疑,他绝不想肖天也跟着犯险。“阿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有什么问题他能处理。”肖天寸步不让。

 “肖天…”程旭无奈地看着他坚持的眼神,声音低了:“你知道这次有凶险。”肖天淡淡地笑了:“阿旭,有凶险的时候很多,我们好象都是一起过来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不要忘了这里谁说话!”程旭的声音拔高了,隐隐有丝怒气和烦躁:“你留下,…我不说第二遍。”肖天沉默了,在弟兄们面前,这时候他绝不能挑战程旭的权威。

 “好…我知道了。”他闷声答,仿佛接受了程旭的命令。“你自己小心。”望着程旭和两名贴身保镖离开的背影,他忽然攥紧了手,虽然知道他们会和外面一帮早做好准备的弟兄汇合后,再直扑雷风洋就餐的那家餐馆,但心里一种没由来的不安还是浓重地升了起来。

 …从那天程旭离开,已有整整三天,他没有再出现。虽没和林雨明直接谈论过这件事,但吴剑浩心里却越来越又惊又疑。

 想到程旭临走前那些话,直令他把最坏的结果也一一想了个遍…虽仍对他以往所做的事不能释怀,可真要是那个变态死了,好象还是有些不忍。

 病上的林雨明一直没问过他什么,却从那天起辗转反侧整夜不能入眠。这天午后,吴剑浩从外面买了些水果进来,见林雨明定定的盯着天花板,知道他又是没有午睡,不由心里叹气…从他出门,林雨明就在看那个方向。

 默默洗了几个柳丁切了,放在病前的小柜上。“吴剑浩…他死了,对吧?”林雨明忽然开口,眼睛仍木木地望着天花板。

 “没有!”吴剑浩心跳加速“你别想,那个人威风八面的,谁伤得到他?”林雨明缓缓把眼光从天花板移开来,静静地看他:“你又在骗我。…上次我问你我父亲的事,你也这么骗我。…”觉察到那话中隐约的责难,吴剑浩有点想冒汗,天气果然越来越热了,他想。

 “这次真的没骗你。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有点慌乱,想到那人不会凭白无故得便消失了,他实在是找不出帮他解释的理由。

 林雨明不语了,不知想些什么似的眉梢动了动。半天才又道:“今早医生来会诊查房,说我基本没事了。我想出院。”“不好。再多住一阵彻底调养好,急什么呢?”吴剑浩急忙说。

 “不用了。…呆了这么久,闻到这里的味道,我总想吐。”林雨明淡淡地说,语气却坚持。

 “好…我明天办出院手续。”吴剑浩点头。没听到他坚决反对,林雨明有点意外。转眼看他满脸掩饰不住的担心,一股难言的酸涩和内疚升了起来:这些天只沉浮在自己的思绪里出不来,竟没顾到身边的这个人也为自己担了多大的心。

 起身下,他披了衣服,向病房外走去。径直来到走廊尽头两名夜不离的保镖面前,他站住了。

 他清醒后不久,就被程旭转到了这家偏僻的医院来,派了几班人轮的看着,走廊和住院部大厦外面几处都安了或明或暗的人手。见林雨明靠进,那两人忙立正站好,直直看他。

 “你们老大…是死了么?”他单刀直入地问。“没有。…他只是忙。”其中一个支吾着“帮里事忙。”

 林雨明无言的点点了头,忙…难道还要继续问他忙什么?“不管你们是不是骗我,如果他真没死的话,麻烦告诉他…我明天出院。”

 他道,不为人觉察地轻轻咬。…假如他明天不出现,必然是他死了,他想。忽然一股子恶心吐冲上喉咙来,被他及时了下去。“明天?…”那两名保镖楞了楞,互看一眼。

 “知道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吴剑浩便办好了手续。在收拾干净的病房里,两人干坐着,虽然没说要等什么,但都明白在等什么。一直到了十一点,林雨明站了起来:“走吧,…”

 他的声音飘乎的沙哑,忽然起身的时候,差点被边的椅腿拌了一下。吴剑浩无言,提起了大小两个背包。走出了医院大门,两个保镖寸步不离的送了出来。

 一看到门口处停着的那辆黑色加长房车,林雨明似乎摇晃了一下。识得那一直是程旭坐的车,他的心跳在一瞬间象战鼓在擂…他是否安然无恙?!

 …车门开了,那个令他这四天来食不下咽,睡不安寝的熟悉身影跨了出来,似乎在这里等了他一上午,又象是等了一生。接近正午的阳光从头顶照下来,开始明晃晃的刺眼。让人面对面地站着,也看不清彼此眼中的内容。…

 “脸色那么差,为什么…不多住几天?”程旭终于开口,凝视着他对面瘦削而拔的身影。这样风似乎也能吹倒的身体,其实不适合在这么大的太阳下久呆的,他想。

 林雨明不语,久久看着他。半晌淡淡自嘲的笑了。…原来他没死。林雨明啊林雨明,从此…你也不必再为这个人的一切心了吧?“上车吧。我带你们去个地方。…”程旭再道。林雨明猛惊了一下,去哪里?…再次的囚

 吴剑浩握住了拳头,飞快地把他拉在身边。程旭望着他们相依的身影,惨然一笑:到了今天,他们仍以为自己会用暴力的胁迫。也难怪,对他们,自己也算殴打羞辱、囚伤害无所不用其极了。

 “肖天死了。…今天,是他出殡。你们愿不愿意…送他最后一程?”看着两人震惊的神情,他的心忽然又象有针慢慢了进来:“前些日子,他对你也算照顾有加。”

 …上午约好时间的出殡仪式由神甫按时主持,他们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已是完成了。墓园里大中午的,没有什么人,初夏的蝉鸣已开始渐起,在不远处的树木间不停嘶叫。

 只有他们三人在新竖成的墓碑前默立着,洪帮前来送肖天的弟兄都已祭奠完毕,在远处站着。看着墓碑上崭新的照片上那微笑的脸庞,林雨明的泪水无声无息落了满脸。

 仍然象初次见面时的那天晚上一样,这个人笑得温和而懒散,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似的。

 恍惚间,他记起了那晚这人见自己发抖而随手为他披上的衣服,记起了他麻利地在自己口中了纱布,转头戏谑地对程旭调笑:“现在他没法反抗啦…要不要我替你把那帮兄弟再叫进来?”

 …记起了他叹口气,狡黠一笑,把匕首递到自己手中:“架到我脖子上吧…”身子有些发颤,似乎想跌倒。旁边一只手臂伸过来,紧紧揽住他的

 想起前些时在去医院的路上,程旭曾这样扶住他支撑不住的身体,他讶然回头,却上吴剑浩痛惜的眼眸。“他怎么…出的事?”吴剑浩黯然开口,和肖天接触不多,但他清楚记得他给过自己的为数不多的帮助。…

 “…他替我挡了整整一发子弹。”程旭的声音象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似的飘忽:“那晚和东兴火拼,他赶来援手。”不知多久,程旭转头看着他们,眼光掠过吴剑浩揽在林雨明际的手,痛得木木的心却似乎没有力气再做反应。

 “你们走吧。…肖天知道你们来送他,应该会安心些。”吴剑浩和林雨明默默无语,只点了点头。

 “准备去哪?…”他涩然问。吴剑浩一楞,本想出院后先去新租的房子落脚,原本和林雨明合租的房间已退了,为的就是不想再让程旭找到。

 “程旭…”林雨明觉得心里有处地方钝钝地疼:“以后我们不相干了,不要再问我…我和吴剑浩去哪里。”程旭怔怔地听着他决绝的话,那“不相干”几个字忽然地扎进了心。

 不甘如挣扎求生般叫嚣着浮出心湖,让他想作困兽最后的一拼。狠狠盯着吴剑浩眉头一挑,他飞快扣住林雨明的一只手,一下将他拽离了吴剑浩的扶持“把他借我一会!”

 凌厉地盯着被他拽到身前,蹙眉咬牙却不做反抗的林雨明,他清楚地感到从他纤细手腕上传来的沉默下对立的气息。他…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知道吗?我真想…”他的眼眸里透着全身仅余的凶狠与强硬:“就这么不顾一切把你抓过来,再找间屋子困住你,拿锁链捆住你…”他的声音忽然放轻了,凶狠散去,哀痛与温柔并起:“直到…让你看得见我的真心。”林雨明静静看着他,眼中似乎有晶莹的光芒倏忽一闪,在刺眼的阳光下,却看不清。“程旭…”他温柔地开口:“你不敢的。…因为我说过,你会后悔。”

 “对!你说对了,我的确不敢。”他惨笑:“无论我多想留住你,我却不敢。”完完全全的无能无力让他透不过气,他忽然发现强弱输赢已定。

 “所以我只能最后求你一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吴剑浩重新竞争。只是…不要现在起判我出局。”听着一向强势地听别人求他的程旭说出了那个“求”

 字,林雨明的心忽然颤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丝久违的温柔心动好象在复苏,可这复苏,也同时唤醒了另一些记忆。…不,是所有的记忆。如此伤害过自己的他,和那般被别人伤害过的自己,真能还有路可走么?…不,不要了。

 “不…不要了。”他把心底那句话低低说了出来:“想补偿我,就让我…和吴剑浩走。”程旭痴痴地看着他,慢慢地,一寸寸地放开了紧紧扣住他脉门的手。墓园里笼罩的悲伤气氛与对面两人并肩站立的无形压力一起着他,他已觉力不从心。

 三人立着,不知怎么,吴剑浩开始敏锐地觉出刚才充盈在程旭身上的凌厉之气在一点点散去。

 “你们走。…快点,不然我也许会后悔。”程旭涩然开口,神态从没有过的无助和疲惫。吴剑浩一惊,心里明白这是他们的唯一机会。点点头,他拉起林雨明的手臂,快步向墓园外奔去。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