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7章
 好在林雨明感染的情况在一天天缓慢地好转,手臂的断骨也在一天天好起来,正好和程旭的骨全愈基本同步。

 吴剑浩看在眼里,不由在心里苦笑:倒象是两人间有什么感应似的。只是早在前一阵,周怀谨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肿瘤在手术中没法子切除干净,油尽灯枯本也是意料中的事。

 只是他弥留之时,林雨明也正在昏之际,父子终是没能互见。…没有人敢告诉周怀谨实情,只有一味地欺瞒与遮掩,而林雨明那边,吴剑浩更是没敢透一个字,有时问及,只有说是他情况虽不好,却也无碍。

 这程旭从外面回来,进了林雨明的病房,见他仍静静闭着眼睛,以为他睡着了,便一个人立着,默默的凝视。觉察到有人,林雨明轻轻睁开了眼,这些天他精神已好了很多,身上的伤也多处于收口愈合的阶段。

 似乎没想到看到的会是程旭,他没有准备地便看见了他那满眼的红丝和邋遢的细细胡茬,怔怔得一时移不开眼睛。毫无征兆地,他低声开口问:“我父亲…是不是死了?”

 程旭脑中一阵迷糊:他知道了?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他看着林雨明的眼睛,涩声道:“是!”林雨明闭上了眼,虽然早已从吴剑浩不自然的支吾中猜到了十之八九,但乍闻之下,竟还是钻心般的锐痛。

 半晌,他慢慢地睁眼,声音中透着冷淡的丝丝绝望:“你们…一起骗我。”“不…”程旭的冷汗冒了出来,:“是我叫吴剑浩千万不能告诉你的,你别怪他。”

 见他仍冷冷不语,程旭索全豁了出去,咬着牙道:“18号你父亲的后事就全办完了,我亲自经的手。”他亲自经的手?…林雨明望着他,边掠过的笑分不出是嘲讽还是哀痛:“我要不要…多谢你?”

 程旭痛苦地扭过头,脸上硬朗的线条有点扭曲。病房里的空气凝固了,两个人之间似乎不再有气体动般地僵硬。似乎过了很久,林雨明终于幽幽叹了口气:“程旭?…”

 “恩?…”他转头看他,眼中不确定地惊慌,似乎预感到他这声轻唤下的风雨来。“从今天起,你我两不相干了。”林雨明定定地看他:“我既不欠你,你也不必再来看我。…”

 “不行!”程旭惊跳起来:“我…我还欠你,所以我们之间,永远不会两清!”“那是你欠我父亲的,与我无关。至于这次…”他皱了皱眉,眼中有痛楚一敛即散:“是我自己命不好,怪不得你。”

 听着他淡然的语气,程旭只觉得心底某处地方绞在了一起。“民…”他挣扎开口:“记得你上次说过:程旭,从现在起,换你欠我了。

 …这是你亲口说的,所以…现在你休想推翻!”看着林雨明那清澈但无神的眼睛,他一字字的道:“请你…让我用一辈子来还欠你的债。”

 还债?…林雨明怔怔听着,似乎没立刻理解。很快的,他轻轻微笑,象是懂了他的意思,那笑意,却让程旭没由来的觉得陌生。

 “想还债么?不用一辈子那么多,老价钱…再给200万就好了。”他淡淡地道,声音轻却清晰:“这个价钱,足够买到我的身体,或是…一条命了。”

 看到程旭如同被人猛扇一耳光的表情,他的脸上依旧平静:“对了,我忘了我现在的身子已经没以前干净了…你要是觉得不值,自己看着给。”

 “林雨明…你给我听好!”他的声音因为愤怒和痛苦而发抖:“我知道你现在没法原谅我,可我不准你再胡说八道。我要讨债,没人逃得掉,…我要还债,也绝没人没阻止!”

 林雨明静静听着,嘴角的笑意更深,那是嘲讽。…程旭,你何其霸道!时至今,你仍不给我一点选择的可能。

 “那么…你打算怎么还才能心安?”程旭死死盯住他,语声坚定地象是在宣告一个事实:“我想了很久,…法子只有一个。我会用尽一切办法让你爱上我,留在我身边,我不允许你再因为我一滴泪,更不会血。

 …从今以后,只有我为你付出。…这样一辈子,够不够?”一辈子,够不够?…够不够?听着他最后一句无比温柔的引,一刹间,林雨明心中百转千回的难以决断。

 不…他模糊地意识到一件事:他们之间…已经没有路了。他倒口气,将眼中忽然弥漫的泪雾生生了回去。“程旭,要怎样你才放手?”他无力而倦怠地问。

 “不放!没有可能…”程旭狠狠咬牙,仿佛靠这样才能掩饰他的厉内荏下的毫无把握。

 “我保证不再用暴力,不用强迫,只用真心。我不信你永远不动心!”“我爱吴剑浩,你休想拆散我们。”林雨明冷冷看着他,面无表情。程旭不语,呼吸却异常地急促了起来。

 “你肩上的伤好了?”他突兀地问。“好了…怎么?”林雨明困惑地答。“那么…”程旭轻轻地、快速地伸手按住了他的双肩,让他在自己的固定下无法动弹。忽然地附下身去,将双吻上了那近在咫尺的苍白瓣,温柔,却不由分说。…林雨明在他这忽然的袭击下似乎懵了,颤栗着,他的身上全无力气。

 …任凭那甜美如春风、轻柔如羽的双在他因虚弱而略显干燥的上辗转,无尽索取,同时给予。

 直到淡淡血上透出,象是直接从对方的上晕染而来。直到所有挣扎从意识中褪去,就象是完全的心甘情愿。

 …就在这最后的一吻里沉沦吧,不要醒来。觉察到身下那人从浑身僵硬到渐渐接受,再到主动合,程旭只觉全身的欢喜似乎都要破茧而出。

 终于依依不舍地停止了这个吻,看着林雨明,他满眼的喜悦,声音柔和的近乎虔诚:“现在,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最后的美好真的短暂,林雨明模糊地想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那张英俊不凡的脸,他想再多看一会那上面不可多得的温柔和快乐。

 原来一直没怎么见过呢…深深了口气,他想:不知道马上自己要说出来的话,会不会让那张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呢?“程旭…我很佩服你。”他同样温柔地开口。

 “怎么?”程旭有些不明所以的疑惑。“你居然可以吻得下去。你知不知道…我的嘴里,曾经被那帮人怎样的侵犯过?…”

 …足地看着程旭猛跳起来、悲痛绝的神情,他用尽所有的力气让自己僵硬的笑带点柔和:“所以说,不要再我,否则…你会后悔。…”

 程旭只觉得全身从方才的春天之间掉进了冰窖,清楚的觉出了林雨明那句平淡话语下隐隐的威胁含义,便这一句,已使他完全不敢再强势进

 …什么时候起,那个虚弱的人温和依旧,可他俩之间的强弱之势竟已倏忽改变。“好!我说过不你。你该累了,我先出去。”

 他狼狈地站起身,不敢再触碰那个话题。走到门口,他蓦地转过身:“民?…”林雨明的睫似乎轻颤了一下,依然闭合着,没有睁眼。从程旭的这边望过去,灯光下眼窝处有片不明的阴影。

 “今晚,我要去做一件事。假如能有命回来,…”他远远地看着上的林雨明,仿佛想在脑海中牢牢镌刻下他此刻的容颜:“我再来找你。

 假如回不来…就再也不会有人你了。”…推开门,他笔直得走了出去,楞住了。吴剑浩斜斜地依在门口,神色古怪地看着他。“你全听见了?”程旭皱眉。“对。全听到了。”他点头,两人一时都无语。

 “程旭!”吴剑浩似乎言又止:“你今晚又要去杀人?”“对,杀雷风洋。拖了这么久,我等不下去了。”他没回头,背对着吴剑浩“有句话想对你说…假如我不再来了,请你一定…好好对他。

 …吴剑浩沉默着,半天嗡声嗡气地道:“放心不下他,就自己回来。”程旭转过身,黑亮的眸子在灯光下闪动,探究地看着他:“如果我回来,会不惜一切代价要回他,你不害怕?”

 “不怕。我只怕你死了,不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吴剑浩微微挑起细长的眉,边的坚定和骄傲,却不输给他。…肖天觉得今天动手仍非常不妥。

 这些天为了不放过一个当对林雨明下手的东兴杂碎,原本勉力维持表面和平的洪帮和东兴,已是把火拼明打明的摆在了桌面上。

 开始抓那几个小喽罗倒没伤神,可那个冯五怎么说都是雷风洋手下的一名得意头目,一听说洪帮的人红了眼似的找那天的事主,自然不会大意。

 成里不见踪影不说,偶尔进出也必是随从弟兄带了一堆,叫洪帮这边颇费了心思要抓人,却一时没办法。肖天表面上沉稳依旧,心里却也早已暗急。虽没有人怪过当他没接手机,但他自己心里…却总堵得慌。

 每每想到林雨明那天生死不明地躺在仓库的地上衣不蔽体的模样,再看到程旭一脸憔悴地从医院回来,他总恨不得亲手把那冯五活捉了来,抛在程旭面前,让他亲手剐了那人。

 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瞅了个空子,他亲自带了二十多个手下在冯五的小公馆里堵到了人。

 冯五知道洪帮是下决心要找他,身边也是随时带了火力。但一来他在明洪帮在暗,二来肖天是铁了心要再不放过这次机会,双方对峙了近半个钟头,东兴终究没能等到援手赶来,七八个人哪能敌得过这边二十多条?等死伤基本持平之后,冯五总算是被肖天一撂到大腿,眼前又没了兵卒,活生生被抓回了洪帮。

 大约也知道自己落到这次兴师动众的洪帮手中决讨不了好,毕竟都是刀口上血上打滚过来的,冯五竟也死活不肯在口头上服软。嘴里不干不净的一直骂,肖天听得心烦,一口恶气上来,在程旭赶来之前便一刀割了他的舌头。

 …可今天晚上,他们是要去直接堵雷风洋。这一来,无论成功与否,在暗汹涌的江湖上,都将不可避免地掀起最大的两大帮派间的腥风血雨。

 若是一举奏功倒罢了,不成功,不是双方都元气大伤,让别的小帮派趁机崛起,就是…自己这边的伤亡。想到这里,他面无表情地暗暗摸了摸,心里却忐忑…现在就迫不及待地动手,真的不是好时机。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