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5章
 …有一两个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自己的身体彻底暴在一群陌生男人的眼前的羞辱,终于令林雨明再忍受不住,轻轻呻了一声,昏了过去。…“看来有可能是真的,先别通知洪帮的人了…传出去说我们倒帮了他们了!”

 雷风洋又气又羞愤:“再去查查看到底怎么回事!”一个手下慌忙的拿起电话,拨起号码:“老大吩咐说再去查一下!”…没过多久,仓库的门开了,一个年纪很轻的男孩被带了进来,看样子也就和林雨明差不多年纪。

 “老大,这个小路是原来我们帮里派去混洪帮的内应,前一阵被发现身份,才回来的。…说来算他命大,只被狠揍了一顿,洪帮的人居然没作了他。”一名手下小心翼翼地汇报说“他可能知道些东西。”小路看了昏中仍被架着的林雨明一眼,吓了一跳,只道那身上的伤都是自己人打的。

 “对,我知道他…听说他和程老大有家仇,他刚被程老大抓来的时候,程老大就找了一帮手下要轮上他的…那天晚上,我也在。”

 “是真的?”雷风洋开始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后来呢?!”“后来这小子子烈得很,一头就撞在柱子上,血得满地,程老大才停手。再后来就没见过他了…程老大把他关了起来,天天亲自上他来着…”小路小声的回道,那天晚上的事他可是记得清楚地很。

 “他妈的!我!”雷风洋愤怒地叫了一声,白费心了!“走!把外面的火力全撤了!”他简单地发话,还留在这等听笑话?!“老大…这个小子既然没用了,能不能?…”那冯五五急急地问。

 “随便你!玩死都行!”雷风洋恨恨道,甩手走了。“再叫几个弟兄来,可别说我五哥有好事不关照手下。”冯五兴奋地手…光看着那男孩子年轻人的身体,就已经让他下面硬了半天了。

 “五哥,要不要拿冷水弄醒他?”…“当然要,谁他妈的喜欢尸啊?”冯五不耐烦地说,看了看地上那男孩紧蹙的眉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吩咐道:“不是说这小子子烈么?把他的嘴撑开,可别让他咬舌头什么的。”

 “放心!呆会儿还得叫他用那张嘴伺候我们哥几个呢!”一阵亵的哄笑响起来。一盆冰冷的水兜头泼下,让林雨明悠悠地醒转过来。

 无意识地动了动身子,全身淋淋的,眼中的惊恐在一瞬间无遮无拦地出来,看在四周那些人的眼中,就似一条无意中被冲上海滩的鱼,无助而脆弱。

 …一眼看到身边已经去半条子的壮男人,他只是忍不住的哆嗦,却竟然觉不出害怕来…原来刺受的太多,人就会没感觉了么?

 …身前两个人同时靠近来,脑后的头发被大力地抓起,手在同一刻被反剪了。…感觉到腿在身后的强行被掰开,他的身子不可抑制地疯狂痉挛起来,绝望而木然的闭上了眼。

 …如果一时半会儿死不掉的话,不知道在心里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疼痛会不会少一点呢?…

 漫漫长夜来临前,这是他那时唯一能想到的念头。…过了好几个小时以后,小路偷跑进来看到昏死在地上的那个男孩时,饶是他从小在街头厮混着长大,也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五哥和那几个心满意足的手下已经散了,只剩偌大的仓库黑漆漆的,象个坟墓。看着那具赤而毫无生机的躯体,和身上红白相间的惨状,他犹豫着:折腾成这样,应该死了吧?

 …磨蹭了过去,伸手探探鼻息,居然还若有若无的。怎么办呢?想起不久前意外的被洪帮的人放过,他忽然有点怜悯起地上那个男孩子来。

 象他们这种小角色,一旦卷进两帮的恩怨中去,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上次自己拣回一条命,都不知道哪座祖坟上冒了烟。

 他想了又想,终究不敢把那男孩子弄起来。私自收留这个搞不清身份的麻烦,他可不想,再说了,要医治这么严重的伤,可得一大笔钱。

 可眼见着他好象还没死,又不忍真的彻底丢开他不管。犹豫再三,他下上衣盖住那惨不忍睹的下体,打了个电话给在洪帮浑日子时玩得最好的阿留:“阿留么?有个人叫林雨明的…要是你们老大不找就算了。

 要是找…就说他在临海码头的四号仓库里。不过再晚就别提了,我看那人也撑不了一时半会了。…”

 …肖天再开了手机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程旭的肋骨果不其然地断了一,陈医生手法熟练地帮他固定了伤骨…还好,其他的伤还不算严重。

 只是他抱着那两本记看了几页,便全身发抖,说是不想再看。现在,他已经在卧室里睡着了。在打开手机的同时,铃音就迫不及待地响了:还是那个吴剑浩!他烦躁地按了接听:“你想怎样?…你胡说什么?我们绑架林雨明?!”

 …听着电话那头的狂叫,他的头忽然“嗡”了一下。…糟了,他想。这是肖天第一次亲自下去找人。洪帮的人马几乎顷刻间全员出动,毫无头绪地快把整个城市翻了个遍,仍是没有具体的线索。

 直到终于得到手下的报告说有一个弟兄有线报,已过了两个钟头。坐在飞奔向那个四号码头的车里,肖天用手机立刻通知了程旭和吴剑浩。

 …他只觉得全身有些冷,看情形是东兴帮的人干的。…可为什么劫了人却不开条件?只抓了个人打一顿,不象是雷风洋的做事风格。更何况按理说,他们不该知道程旭和林雨明之间的那层厉害关系。想来想去的,他的心越来越

 要是林雨明有个差池…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冲进仓库的时候,他一眼看见小路正往地上那人口中灌着什么,他觉得身上的血似乎凝滞了一会:“你做什么?”

 “天哥!”小路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手中的矿泉水洒了一地。昨晚通知了小留,却始终不见人来,他心里一直揣揣地。总是一条人命…早上起来,他还是忍不住跑来看看那个男孩死了没。

 …居然还有气息,只是更弱了些。见他嘴干的厉害,正找了点水喂他,便被肖天冲进来打断了。肖天一把推开他,向地上的人看去。地上那人的身形一看就是林雨明,可脸…却让他不敢认。

 眼角的青紫和侧面的高高肿起,已经让人有些辩不清模样。再望见他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衣物,肖天强抑住震惊,把正要冲过来的一众手下全喝了出去。轻轻揭开那具毫无生气的身体上的衣服,只瞧了一眼,他便颤抖着手又急急盖了回去。

 …不能让阿旭和吴剑浩看到他这个样子,他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他们看到会直接疯掉。压抑住心中的悲愤,他开始检查林雨明的伤势。

 刚轻轻抬起他软软的手臂,他就知道那右手小臂已然骨折。…这帮狗娘养的!他一拳砸在了地上。…救护车到的时候,程旭和吴剑浩也几乎同时赶来。

 看着担架上那张脸,他们两都一时楞楞地不敢上前。“他死了?…”还是吴剑浩先醒过神来,红着眼一把抓住了肖天。

 “没有。…”肖天满手是汗,紧紧护在担架边,他现在只怕这两个人会冲上来掀开毯看林雨明的伤。几辆车跟在呜咽一路悲鸣的救护车后向医院飞驰,小路则被推上了和程旭肖天的一辆车。

 肖天有些奇怪…从程旭赶到直到现在,他似乎比自己猜想地要冷静地多,除了一直不太多看林雨明这点有些古怪以外,他的神色并没出现歇斯底里的悲痛来。

 顾不得多揣测,他仔细地问了小路一遍事情的具体经过。在听小路的回答过程中,程旭出奇地安静,只是在听小路说,林雨明是主动对那帮人说自己是他的仇人时,他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

 “既然他们觉得他不重要,又为什么往死里整人?!”肖天恨声道,手指节握得发白。“本来没打算下重手的,只是想玩玩。可听说好象五哥叫他张嘴时…”

 小路顿了顿,抬眼第一次遇见程旭直直的眼光,没由来地一阵发,声音小了下去:“他不肯,还迷糊糊地咬了五哥一口。五哥被咬得不轻,自然恼了,一下子折断了他的手。…”

 程旭闭上了眼,眉头不断地烈跳动。…半晌方睁开眼,看着小路,语气平静:“你总算给我们洪帮报了信,也算照顾了他。我得多谢你。”

 小路一怔,洪帮的老大对他说谢字,真的叫他一时间不敢回话:“哦…”“回头我会叫人给你十万块,算是谢金。”

 程旭继续道,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凛冽的光,慢慢凑近了他的脸:“可你别忘了把那几个对他下手的人的名字一个不落地说出来,少一个…我要你一只手。…”

 “哦…知道。”小路心里狂跳,知道他这句话执行起来绝不会打折扣。“孝天…”程旭望向他,神色古怪:“这些天我想在医院陪他…假如他不死的话。

 小路说的那些人,麻烦你抓来杀了,一个别放过。只是那个五哥…别忘了要活口。”“我知道,你放心。”肖天简单地点头,心里也象是有把火在烤。

 “那个五哥…”程旭喃喃地重复着,望着车前的那辆救护车,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要亲手把他的四肢掰断了,再杀他。”…急症室的门打开的时候,肖天和吴剑浩双双地抢上前去:“他怎么样?”

 只有程旭惊跳起来,反向后退了一步,似乎不敢上前的样子。“你们是他的家人?”一个为首的医生擦了擦汗,问。“我是…他的朋友。他家人暂时没赶到。”吴剑浩的双眼全是血丝。

 “这样…要快点通知他家里人,我怕病人伤势太重有生命危险。首先是手臂骨折,全身多处殴伤,再有是高烧不退,肺部有大量出血。再者…直肠严重受伤。”

 他停了一下,从医以来,他尚未遇到这样暴力侵犯的医案个例。“若是感染导致严重并发症,会很危险。”吴剑浩抱住了头,低吼了一声,眼泪终于簌簌落了下来。

 转身看见程旭怔怔的样子,忍不住扑了过去:“全身殴伤?还不是你!”肖天一惊,生怕他一脚过去又将程旭刚接好的肋骨又弄伤,急忙从后面猛地抱住了他,却觉得几乎制服不住他。

 “好了…”他痛苦地低声道:“发生这种事,我们也不想!”“不想?!”吴剑浩悲愤至极“你们知不知道,被那帮人掳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发高烧了?这十几天,你们就一直让他这么发着烧,对不对?”肖天死命拦着他,心里一阵难过,竟不知怎么再劝解。半天,方说了一句:“我们保证不放过一个伤他的人!”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