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4章
 他全身发抖,愤怒和不知源自何处的恐惧得他口不择言:“你再敢胡说八道颠倒是非,我便当场扒光你儿子的衣服,把你对我母亲做的一切在他身上再做一遍!”

 林怀谨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在说什么?…什么叫“再”做一遍?!冰冷刺骨的感觉袭上了他的心,他死死盯住了林雨明:“雨明!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林雨明的脸色已经惨白得象那病上的雪白单,身体摇摇晃晃的,程旭,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望着程旭,目光里的绝望从没如此的深重。

 除了绝望,再没其他的内容。忽然地,他古怪地笑了,声音轻地象昵喃,完全不知道他自己说的是什么:“程旭,看来你昨晚没上我是对的。…瞧,我的体力保持得很好…就算你现在要上我,我大约也昏倒不了。”

 “程旭…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林怀谨烈地息起来,程旭和林雨明的对白是如此骨,让他想都没想过的事实就这么赤地呈现在他面前。他怎么可以?!哆嗦着双手,他从枕下摸出两本厚厚的蓝缎面记本,用尽全身的力气劈头盖脸向程旭砸去:“幸好你母亲生前有写记的习惯…我的话是真是假,一个字一个字地去看!到底是你情我愿还是我强她,你自己去找答案!”

 他的声音象是负伤的野兽,凄厉而无望:“是不是你母亲的笔迹,你自然清楚…我只希望你看完之后,一点也不会后悔!我只希望,你母亲在天上不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而死不暝目!”

 …程旭接住那两本记…完完全全地傻住了。…口原本不在注意范围之内的疼痛猛地剧烈起来,痛得他无法自持。慢慢地,‮腿双‬一软,他跪到了地上。病房里忽然地安静下来,只剩林怀谨控制不住的气急促地轻响。

 林雨明怔怔地盯着程旭怀中那两本蓝色的本子,脑中的一团空白终于有了点内容:那么,父亲的话不是无凭无据的捏造了,是真的。

 …这一刻,他竟然有些感谢上苍。一步步地挪到程旭面前,对着他忽然惘如孩童般的眼神,他居高临下地久久望着他,觉察到他微微的瑟缩,林雨明的边浮起一个惨然而骄傲的微笑。

 …“程旭,从现在开始…换你欠我了。”他轻轻道。打开门锁,他脚步飘浮,走到门外的吴剑浩面前。“吴剑浩,送我走…”他低语。硬撑到现在,他的体力已到极限。再下去,他必然会昏倒在医院。

 …不能再让父亲受刺了…他想。“好!可是…”吴剑浩疑虑地看向房间里的程旭“他会不会对伯父不利?”“不会,他再不会了。…”林雨明喃喃道。…肖天望着他们消失在电梯中,迟疑着,走进了病房。

 “阿旭…你还好吗?”他问,吃惊地发现程旭满眼的惊惶与惘…是什么样的打击,会让一向强势的他会这样?“肖天…我们回去。”

 程旭紧紧抱住那两个本子,涩然发话。想起身,却站不起来。“我们先去处理你的伤…”肖天急忙用力架住他,小心着不碰他的前

 “不要。”他固执地坚决摇头:“你说,…吴剑浩为什么没打死我呢?…”…坐上了车,肖天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医生的电话:“陈医生?…对,请立刻过来!外伤,可能是肋骨断裂。”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细看号码,居然又是吴剑浩!他莫名地烦躁起来:方才打得不够,现在又想用电话接着骂?!…气恼地按下关机键,他担忧地看向身边程旭的脸色:光是外伤,怕是不会让他这般神情委顿吧?

 …吴剑浩疯狂地一遍遍拨打着肖天的号码,却总是关机。他只觉得自己快疯了:他们到底想怎样呢?刚才在病房里又发生了什么?!

 …刚出医院大门,几个身穿一黑衣的陌生大汉就冲了出来,把他打倒在地上,然后把林雨明强拉上了一辆小货车。

 冲回医院,程旭肖天一帮人,连同那几个保镖全都人去楼空。想着林雨明那浑身的伤,方才额头上的让人惊悸的高温,还有被强行拉走时半昏的状态,他的眼泪终于无声无息地了下来:为什么刚才自己没踢死那个人渣?…被程旭那么三番两次的折腾,林雨明真的会死的!

 …从昏沉的半睡半醒中恢复了些的时候,林雨明几乎想不起来身在何方。…动了动身子,昏昏地觉出双手是被捆绑在身后的,不仅如此,眼上有两寸宽的黑布蒙着,口中也有一团软布似的东西堵住了,令他一阵阵地想呕吐。

 觉察到他微弱的有气无力的挣扎,身边有几个人的哄笑发了出来。有人重重地踢了他一脚:“别急,呆回儿老大来了再好好招呼你!”老大?…他脑海中闪过临来前自己那句“你最后好直接拿绳子来捆我回去”无暇去想程旭为什么还会对他做这些,不住一阵气苦。一阵突如其来的甜腥泛上来,涌到喉间被口中的布阻住去路,尽数被那布团了进去。

 “老大来了!”身边悉悉索索的,有脚步声来到近前。“就是这小子?”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在眼前响起,林雨明眼上的眼罩被揭开了,口里的东西也同时被取了出来。他茫然地望向眼前的一切:四周是开阔的一处场地,象是一间仓库。面前五六个男人在面前立着,为首的那名四五十岁的壮男人,是完全陌生的。

 “对啊老大,长得的确不错吧?难怪程旭那家伙肯花200万要了他…听说那天晚上,这可是条大新闻!”

 那男人身边一个瘦矮的小个子脸上一片笑。不是阿旭绑他来的…他的脑海里忽然明白了,长长地在心里舒了口气,他觉得中的烦恶之气忽然消失了。

 雷风洋审视着他的脸: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罢了,有一张清秀绝美的脸,却是太显虚弱,不知道怎么就让程旭看上了?原来可从没听说过洪帮老大喜欢搞男人的。

 他没有忽视林雨明看到他后那忽然放松的表情,开始觉得奇怪,这男孩似乎没有害怕的意思!“不愧是洪帮老大看上的人…有点临危不惧的胆识!”

 他冷笑着,忽然抬手扇了林雨明一个耳光。…不知所谓地被那人打了一下,林雨明竟然有点想苦笑:真的不太疼呢…看来这些天自己忍受疼痛和屈辱的能力已经被那个人训练地强韧起来。

 …只是,不知道眼前的这帮人为什么要抓自己来?“弄清楚没?”雷风洋皱眉问向身边那个小个子:“这个饵管不管用?要是程旭不肯为了这小子亲自赶来,这辛苦布置的局可就没用了。”

 “应该没错…听洪帮里都传说,程旭花大价钱买了他以后,几乎天天把他关在卧室里没没夜的上他,要不是被的晕头转向,也不会连着好些天对帮里的事务不闻不问的。”

 另一个胖些的手下补充着,望向林雨明的眼光里竟有一分垂涎的情之意,让他猛得一凛。“好!那就试试…”

 雷风洋沉着,老是被动挨打也不是长久之计,洪帮近来的势力扩充已严重危及他们东兴的利益,想起上次在谈判桌上吃的瘪,他恨恨地咬牙。

 “把帮里的重火力都调来,等程旭一到就立刻开火…我不信他会把他帮里的弟兄全带来!”“那我现在通知洪帮的人…说他们老大的小夫在我们手上。”

 先前那个小矮个吃吃地笑:“就说等他们老大来重新谈判,我不信言老大会想到我们这次要一举干掉他!”林雨明震惊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他们是程旭的仇家,而自己却是那个杀他的鱼饵!

 …昏沉的感觉又快把他击倒了…不行,这会儿可不能昏…他努力地在舌尖一咬,钝钝的疼痛让他的头脑有那么一阵的清明。

 他…会来吗?会的,他会的。…他会来。他觉得自己的判断可笑,可没由来的,这一刻眼前全是那夜在玉兰树下程旭眼中的柔情,这个念头便再也挥之不去。不行的,…这样不行。他要是来了,会死。他模糊地想。

 “如果,程旭他不来呢?…”他轻轻地开口,迫使自己的眼光直对着面前的雷风洋。“哈哈,怕你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东西,他不会为了你来谈判是不是?”

 雷风洋冷笑,这小子害怕得也有道理,程旭是何等心狠手辣的角色,被个雏儿在住,可下了就难说的很。

 “要是他连谈判都不肯来,你就一点用都没有了。…我手底下一帮弟兄等着尝尝洪帮c老大的伴的滋味呢,你就等着吧。…所以你最好求神拜佛盼他能来,知道不?”

 雷风洋恶狠狠地道,他妈的,要是程旭不来,就把这小子赏给下面的人折腾死,…老五一路上都在说这档子事。听到他的话,林雨明的身体颤抖起来,想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惊悸,却困难的厉害。没时间了,他想。

 “可是,我是他的仇人,他是绝对不会为了我来这一趟的。”他艰难地说,尽力让自己颤抖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

 “什么?你说什么?…”雷风洋困惑地盯着他掩不住瑟缩与惊恐的清澈眼睛…毕竟是个不知哪儿寻来的普通男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对这突然状况掩藏害怕。

 “他抓我去是为了报他家的仇,他母亲…是被我爸爸害死的。…就这样。”看着面前那人惊讶的神色,他接着说:“他找了我们家里的人五年,前些天撞见了我,所以便抓了我去折磨。”他了口气,想让自己的强调平静些:“…他抓我,只是为了强暴我愤。”

 一帮人都有点愣,雷风洋狐疑的看看身边那个矮个子:“老五,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听你们说来的时候他可发着烧呢,别是烧糊涂了?”“不知道啊,要不再叫弟兄去打听一下…要是糊里糊涂把对头的仇人抓了来,笑话可就大了。”

 被叫作老五的冯五尴尬地讪讪道。信我,一定要他们信我。…林雨明混乱地想,心里象是有刀在戳,下了最后的决心。

 “不信,你们可以…”他的声音颤抖地不成调,却一字字地蹦出来“可以看看我的身上。…那是他…弄的。”冯五冲手下的两个人皱眉,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会意,三下两下撕开了林雨明的上衣。

 亲眼见到那清瘦而优美身体上的累累伤痕,一帮人全瞪大了眼睛。…白皙肌肤上褐色的血迹和痕,配上那眼中离羞愤的神色,竟出奇得有种情的意味。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