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2章
 “醒了?”阴沉的声音从窗边传来,程旭背对阳光立着,让人看不清阴影中的那张脸。听到他的声音,林雨明浑身剧烈战抖了一下,却没抬头向那声音的方向望去。…薄被下的身体是赤的,隐约刺痛的皮肤可以直接触到被子的里面。

 他的衣服在几米之外那个高高的铁艺衣架上,要拿到,…必须起身。而此刻,没有人可以帮他。他了一口气,麻木地掀开身上的被,就那样赤着走到衣架前去取自己的衣物。

 想走得快些,以缩短这屈辱的时刻,绵软的‮腿双‬却背叛着他的意志,几乎是一步一挪地,他终于靠近了那衣架。

 …到底用了多久才能坚持着把衣服上最后一粒纽扣扣好,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当衣服遮盖住他遍布吻痕、咬痕的身体的那一刻,他差点因放松而倒下去。

 …虽然右边肿的厉害的头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但摩擦到上衣的时候,仍刺疼的难忍。“拿着这个,自己擦!”身后冷冷的话语再次传来,林雨明却不想回头,也不想动。

 可程旭并不给他违背的机会,等不到他的反应,他大步走上去,强硬地用力把他的肩膀扳过来,面对着他。

 仍不抬头看他,林雨明的视线只盯在他手中的药膏上。忽然间,他很想狂笑:又要上药?要不要他再把衣服全了?!可狂笑是需要力气的。此刻,力气于他,是一样奢侈的东西。他无言地闭上了眼,不去看程旭手中的东西。程旭看着他苍白的脸和那脸上忍耐却漠视的表情,又恨又痛的情绪抓住了他:为什么这张貌似温和得对任何人都无害的脸下面,永远有着他无法掌控的倔强?…

 “别说我没提醒你:会发炎留疤的!”他低声道,下自己的怒气。是吗?…林雨明的表情淡淡的,终于吐出了自醒来后的第一句话:“那正好。”

 正好?…正好什么?程旭愕然。忽然,象是有记重锤砸在了他心上,他明白了那几个字的含义:留下疤才正好,好让他永远记得自己对他做过的事。

 …他无力地松开了手,任那药膏跌落在地面上。是的,他早该想到,没有什么药能治好他的伤。“随你的便。”他转过身,不让自己的脸再对着他,虽然林雨明自始至终也没有真正看过他的脸。

 “跟我走,我送你去个地方。…吴剑浩在那等你。”他的声音冷硬了起来。他真的守信要放自己了。…听到吴剑浩的名字从他口中吐出来,林雨明的头开始更疼:他不在美国?他和程旭约好来接他?…父亲呢?…他忽然打了个冷战:不,不会的。

 程旭根本没有提过父亲的事,自己应该成功地骗过他了,不是吗?…原来从这房子的客厅走到外面停放的房车前,几乎要走上几百米。

 林雨明机械地跟在程旭缓慢的步伐后面,在手碰到车门的那一刹,车窗玻璃的反光刺到了他的眼,他的腿一软,终于再支持不住,便要跌到下去。…及时地被一边的人揽住,强有力地支撑着他,将他半抱半揽地安放在车后坐上。

 一路行来,程旭看到他颤抖的腿和越来越白的脸色,忽然地,他很想听到他亲口恳求自己扶他一把…就算一句也好。

 可当那人就要摇摇坠的那刻,他终于伸出了准备良久的手…放弃吧,他绝不会开口向你恳求的。除了昨夜用那样的凌,才能让他在神智昏沉中屈服一时片刻,你不会听到他清醒时的一句求饶!

 …车门关上了,程旭随手摇上了前后车座的隔离玻璃。这个动作让他身边那人的身体更僵硬,一时间,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这个地方对他们来说,不同寻常的记忆。

 …那夜,就是在这里,他强要了他。…现在,又是在这个地方,他终于要放他走了。程旭沉默着,没有叫开车。…暧昧而生硬的气氛悄悄弥漫。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地,程旭猛得转头,死死看向了林雨明,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古怪:“我们下车,不去了!”…林雨明的眼角轻跳一下,没有其他反应。…

 “回去!不去那鬼地方了。”程旭再次强调,一脸冷硬不知何时多了显而易见的焦急。一把抓起他的手腕,便要强拉林雨明下车。

 林雨明的衣袖下有血迹渗了出来,在他不经意的强拉下。…感到异常,程旭回头一看,脸白了。慌忙松开手,他的脸竟然有些搐,声音不由放了软:“…好好跟我回去,我不想再伤你。”

 慢慢地,林雨明终于抬起眼睛,看着他。那眼光里,竟然有着一丝丝的蔑视和嘲笑,是他从没见过的陌生。

 “后悔放我走了?…”他的声音低的快听不清,可那里面的轻蔑却听得清。…早该想到,他不会这么就轻易放手,可自己竟然信了,信他会大发慈悲。

 “…我…我保证不会有昨天的事再发生。”程旭的声音越来越抖:“我们不去见你那个吴剑浩了,好不好?以后就我们两在一起,我不去想别的事,你也不去想,好不好?…”看着身侧那张脸,迫切的期待在他心底狂呼着:答应我!答应我!“程旭…”

 他轻声道,眼中陌生一片。“怎样?!”程旭心里狂跳,他会同意吗?看着他,林雨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不如直接拿绳子来捆我回去。”看到程旭如被人用鞭子了一下的表情,他的脸上更平静:“对了,你现在比较喜欢用手铐。”

 …“别以为我不会!”程旭一挫牙:“用得着那些?我一只手也把你拖回去了!”林雨明怔怔地望着他咬牙切齿,似乎便要上前拉人的样子,再想到昨夜他对自己那肆意的侮辱把玩,…整整一夜,却不曾真正进入过他…如果说前些日子自己尚且算得上的“工具”那么昨晚,最多只是个只供凌辱的“玩具”了。而现在…他居然还嫌不够。他幽幽地叹了口气。头疼得更厉害了,从早上醒来,针扎似的头疼便一刻不曾停歇。

 难道,就这么两人在车上耗着?…他别过脸,心灰意懒:“要不把我捆回去铐在上,要不放了我…有人还在等我。”

 强势如程旭,应该会选第一个方案吧?“哼…有人在等你。”程旭冷冷重复着他最后几个字,声音忽然有一分涩哑:“我最后问你一句:真的要走?”“要走。…”

 林雨明的声音平淡而疲倦。“不后悔?…”程旭死死盯住了他的脸,神色古怪。林雨明窒了一下,竟一时说不出那个“不”

 字。抬起眼,他望着眼前那张脸,似乎有那么一丝辨不清内容的复杂神色从他眼中一闪而逝。摇摇头,他淡淡地道:“不后悔。…”…“好。…开车。”

 程旭的眼角轻跳,随即恢复了沉静的神色,只是重重地靠在了椅座上。…从车子停在立仁医院门口的那一刻,林雨明的心便忽然狂跳起来。

 看着程旭越来越阴沉的表情,随着他越走越快的脚步,他也越来越心惊:为什么到医院来?…不是去见吴剑浩么?电梯停在了20层,林雨明望着身边那人琢磨不定的神色,冷汗开始下…是吴剑浩。

 …那天的殴打根本就是致命的,所以他一直住在医院里,所以今天来,是要见他最后一面。…他不敢再想了。吴剑浩,你不能有事!出了电梯,他一下子楞住了。

 不远处的一个病房门口,正立着面色焦急的吴剑浩和肖天。另一边,几名保镖模样的人垂手而立。一眼看见他,吴剑浩大叫一声,跑了过来。

 “雨明,他真的让你来了!迟了半个小时,我还以为…”吴剑浩忘形的一把抱住了他。好痛!被他这样抱着,身上的伤口开始一同叫嚣,林雨明只觉得昏眩的感觉又袭来了,直就此昏倒。…俩人便这么紧拥着,半天不说话。肖天偷眼看看程旭,…他的脸色阴沉得象快滴出水来。

 放开被他紧抱了半天的人,吴剑浩这才发现他满脸的痛楚,心里不由难过,只道程旭已将他父亲的情况告诉了他。“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林伯父。”他内疚地低下了头“手术虽然做完了,可是…”他说不下去了。

 “但是没成功,他没几天好活了。”一个冰冷而恶毒的声音传来,程旭冷冷地在他们身后道。看到林雨明的身体在他面前猛颤了一下,回过了身。…那眼中的惘和不信竟看得他的心猛了一下。

 沉默了一会,程旭盯着他,声音竟有些飘忽:“不信么?…我昨天专门找了医生调查过…绝对没有错。”他的目光饶开了林雨明,变得愤怒而怨毒:“原来就算我不亲自动手,老天也会来收拾他!”

 林雨明的身体晃了晃,双膝一软,终于半跪着跌了下去。…吴剑浩大惊,慌忙扶住了他。…他慢慢抬起了头,满眼的惘和伤痛是如此浓得化不开:“那么,你还想怎样?…”

 “放心,我不会对一个将死的人亲自下手。”程旭猛地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眼中一缕惨痛掠过:“我问过你的…你说不会后悔。”

 “知道吗?为什么昨晚不上你,却要在你身上留下那么多伤?…”轻轻地,他附在了他的耳边,眼里凶光毕现:“因为我要你有力气到这儿来,而不是昏死在上。

 因为我要在他眼前扒下你的衣服,让他在临死前看看他造的孽如何报应在亲生儿子身上。然后亲口告诉他…这些天…他那从小如心肝宝贝般疼爱的小儿子是怎样在我的身子下面…”

 “住口…”林雨明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用没被抓牢的手紧紧得堵住了一只耳朵,疯狂地摇着头:“不,不…不要!”吴剑浩震惊地望着他俩,程旭的声音虽轻,却也一字不漏地传进了他的耳膜。

 视线这才注意到林雨明衣服袖上一小片鲜明的血迹…看颜色,仍未全干。颤抖着手,他忽然用力掀开了林雨明那宽大的衬衣下摆。肖天和吴剑浩同时倒了口冷气。

 那身体上的伤,淤青红肿,到处都是。有几处,…还有干涸的血迹尚未擦去。肖天只觉得有点眼晕。在黑道上混久了,比这厉害的伤见得多了,可不知为什么,他只觉眼前的伤来的特别触目惊心…阿旭下手,竟出乎他意料的狠。

 在吴剑浩开那衣服下摆的一刹,程旭闭上了眼。…只是不想再看到那些,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忽然地,脸上挨了重重一拳,直打得他眼前金星直冒。淬不及防之下,他蹬蹬地向后退了几步,靠在了走廊的墙上。那一拳,是狂怒的吴剑浩打的。他直气地浑身哆嗦,怒火全集中在了这一拳之上:…这个变态的待狂!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