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9章
 他的声音里多了分暗哑。身下的人的身体在他言语的安抚下,竟真的渐渐放松了。…呻,释放,颤抖,平复。在那紧接下来熟悉的深深一刺时,身体仍会不自主的痉挛,但真的没有被弄痛。

 刚释放过的前端和身后人的高到来的一刻,居然又一次攀上了顶峰。身子里的火热退了出去。…怎么今夜就此结束了么?他疲倦的身体还留有这些天的记忆,程旭几乎是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息的时间,甚至连退出都不曾,便又会开始第二次第三次的冲击。

 坚实有力的臂膀环抱着他,温暖得很,却久久没有他意想中的挑逗。这些天,有时会有一点点的温柔对待,那也是电光石火,极难一见的。

 就算有,往往会在下一刻忽然变成恨恨的轻薄,仿佛程旭根本无法容忍这样的温柔被用在他的身上。…是啊,只是仇人的儿子,一个愤兼的工具而已,原也不配他用什么好脸色对待,他模糊地想。

 可现在这般温暖的环抱好舒服啊,真想就此在那人的怀里睡去。好累,他真的好累。“明?…睡着了?”耳后有他的声音。

 “…”他一灵,困意全消。今晚,竟然能觉得出程旭前所未有的温柔,听到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话,有什么事要发生吗?“没事,我睡不着。”程旭涩声道。

 “今天和人拿对指着,差点回不来。”林雨明身子忽然动了动,转过头,眼睛在夜里大大地亮着,看着他。

 “期待吧?…假如回不来,你就自由了。”程旭自嘲地笑。久久听不到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他放开了怀抱,起身穿衣走到窗前。…“闻到这花香了吗?就种在后面的后花园里。…是原来你们林家苗圃里最多的那种。”他缓缓地说。

 “是广玉兰。…”身后传来低低的一句。程旭转身,深邃的眸子在窗边的月光里发着光:“想去树下看看吗?”

 林雨明不语…可以吗?自从被抓到这里,从没出过这房门一步。所有的活动范围困在这方寸之地,除了窗外可见的有限风景,他对所处的地方一无所知。

 …又有什么所谓呢?一个囚犯原本无须了解他的监狱。程旭走到边“在房里呆了这么久,闷么?…假如不困,我带你去散散步。”

 他的声音意外地柔和,这让他几乎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放学后,程旭也会这么对他说:“走,我带你去散散步。”

 …走出客厅,程旭走在前头,向宅子的后面行去。沿着一条不长的碎石小路,不一会便豁然开朗。林雨明有些讶然:他每天看到的只是宅子的正侧面,鼻中常闻到的花香并不能判断来自何方,却没想这后院的几株广玉兰开得如此茂盛,并不比家中苗圃原先种的那些差。

 来到树下,他们二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那样的树,那样的花。仿佛就开在记忆中的昨,不能不让人想起一些事来…纵然你想忘却。

 “记得小时候你一放学就爱跑到苗圃里,坐在树里不肯进屋。…还爱拉着我。”程旭道,转头望他。…那时,他就是这样安静,不过快乐。林雨明静静听着,一直隐忍沉默的表情中开始有了些许的温和:“你开始不喜欢,后来也每天来了。”

 “是啊,原来我总怕这个小少爷难骄纵,却没想好欺负得很。”程旭的眼中有了笑意。“没有啊…你从没欺负过我。”

 林雨明摇了摇头,想起以前他打架时恶狠狠的样子…对外面的孩子和对他,阿旭似乎从来都是不同的。…“没有么?那么现在欺负到了。”他微微地笑。林雨明一楞,脸“唰”地红了。幸好是晚间,月光下看得并不真切。程旭察觉了他的异常,轻轻在心底叹气:是的,这种“欺负”

 已经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完全改变,对着眼前的人,他已再不能重回原先把他看成弟弟般关爱的那种心态。想到这些天曾让他们无比接近而亲密的方式,有些事,终究是变了。…可是,他并不后悔。

 “恨我吗?”他突兀地问。林雨明震了一下,轻咬住了,不语。程旭紧盯着他,眼中光芒闪烁。半晌,那光方弱了下去,自嘲地笑了:“自从遇见你的那天,原本也没指望你会不恨我。…”林雨明仍不语,咬住的牙齿更加用力。

 “你父亲的错,本来也不该让你背。…况且他也死了。”程旭的声音里有了疲倦,空空的。“折磨羞辱了你这么久,我的气也差不多出完了。”

 气出完了?…什么意思呢?林雨明疑惑地抬头看着他,心里有了隐隐的预感升起来。“我在我妈的灵前发过誓的…要你林家付十倍的代价。可现在那个人也死了,总不能要你偿命。”

 他的口气渐渐生硬“所以,我想过了,只要你陪我十个晚上就好。之后,我们两家的债便一笔勾销。”

 林雨明听着,一时之间,方才的平静祥和象是水中的幻相,倏忽不见了。“今天,是第九个晚上,过了明晚…你就回到你那个吴剑浩身边去吧。”程旭冷冷地说,是的,他本该属于那个肯为他拼命的男子,是自己硬生生拉他出原来的生活的。

 林雨明呆立着,他的话听起来很容易懂,可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大脑中有空白的感觉,似乎不能理解?“后天,你会放了我?”

 他艰难地开口,好不容易理清自己的思绪。程旭看着他惊疑不定的眼神,心里一阵满溢的酸涩:“对!你所要偿还的,只剩明晚一晚而已。”

 凝视着眼前林雨明怔怔的目光,程旭忽然将手抚上了他的脸颊,轻轻地,掠过他的眼他的眉…心中有块柔软的地方动了,程旭的声音暗哑而痛楚:“对不起…”

 面前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被泪光遮住了,忽然地,大滴大滴的泪珠慢慢地接踵而落,顺着他光洁的面庞,滑落在脚下的泥土中,瞬间消失,就象从没落下过。

 “不,不…不该你说这三个字。”林雨明慢慢摇头,眼中的泪落的更疯狂。…是我们林家对不起你,是我,我骗了你,而且那200万,我拿了去付父亲的医药费…

 忽然地,他猛然地抱住了程旭,身体颤抖。嘴贴上了他的,学着以往被对待的那样,将自己轻柔的,温暖的舌尖伸进了程旭的口中。程旭的身体蓦然僵直,这突然的变故让他完全没有预料,竟然不自主地呻了一声。

 …以前总是他的舌攻城掠地,开发探索,可现在,那灵活绵软的舌尖却反客为主,原来…被反攻的滋味是如此美好!

 他低吼了一声,双手终于醒悟,飞快锁住林雨明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已将他倒在身侧那株玉兰花树下的土地上。“你想干什么?…提前还明晚的债?”他昏沉的头脑中仍有一丝疑问。“不…这是利息。”林雨明低声道,声音里有点哽咽。

 不知哪来的力气,他竟一下子推开程旭,反将他在下面,重新用覆在他的上,而手…摸索着拉开了程旭下身的拉链。

 “哦…”程旭倒了口冷气,下身的坚竟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血一下子淌向那处,令他全身火烫,意志全消。…学着他以往的所做所为,那只手的轻挑慢捻由生涩到渐渐熟练,成功地引导着他的望昂首立。

 “啊…你…你…”程旭的声音已经哑得不成调,那只要命的手到底要怎样?…再也无法忍受下涨得隐隐作痛的望,正要奋力转身,惩罚那只手的主人,林雨明却已轻轻起身,轻柔而坚决地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再接下来,跨坐在他的下身,将自己那幽密的所在贴近了他的望中心。…

 “阿旭,弄痛我吧。…”他轻轻地叫,心里有种感觉…象是绝望,又象是甜蜜。微微欠身,对准方向,狠一狠心,用力坐了下去。…“呜…”随着那火热的长驱直入,意料中的痛楚和羞如他所愿地袭向身下,令他原已渐止的泪水再度决堤。

 这样的姿势,原来…会如此深入,深入到一个从未到达的地方啊!这么多天,都没被这样不经润滑地进入了。…可这样的疼,来得正好,消减了心痛,淹没了绝望,也抵消了内疚。他努力忍痛,想动一下,却完全动不了。

 “阿旭,帮我…我疼…”今晚,不要逞强,不要沉默,只要让他快乐,只要这般紧紧得和他在一起。程旭一震,那声“我疼”唤醒了他最后一丝还能自控的理智,心一下子疼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他慢慢转身,下上身的衣服,铺在了散发着青草芳香的地上,接着,把那具轻轻颤抖的身体放在了上面。强忍住那随时会不受控制的望,他不敢稍动,静待着那紧密火热的甬道的适应。…

 “好了,我不疼了。…”身下的人低低道,几乎细不可闻。脸上的红霞在银色的月华下竟也清晰可见,映着脸侧不远处一片雪白的玉兰花瓣,曳然生辉。…“那么,我开始了?…”

 程旭的询问更象是直接的预告,再也忍不住那紧密包裹下的狂热躁动…这么久几近让人疯狂的忍耐,也该有回报了吧?…“啊…恩…”

 身下的人的呻仍有一丝痛楚,可他已停不下…狂猛送,时快时慢,渐渐地,那僵硬的身体不知何时已渐渐绵软,从没主动动过的肢竟也轻轻摇摆,拒还。…“旭…阿旭…”一声声毫不压抑的呻也早已变了含情,在四下的寂静里活生香。

 “等我!”程旭已感到了身下急释放的搐,不由分说地,用手指及时阻止了那急切颤抖的薄而出。等我一起,让我带你一起去天堂!“啊!”他们几乎痉挛着同时大叫了出来,程旭的手指移开的那一刹,勇进的爆发也留在了火热的、忽然间紧紧收缩的那具躯体内。…不知就着这样并不分开的姿势躺在柔软的土地上过了多久,两人似乎都没有说话的望。

 的身体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的温暖和热度,甚至能听见彼此若有若无的有力心跳,这样的时刻,没有尽头才好吧?…“明,…我还想要…”

 程旭在他耳边轻语,吹一口气,成功的看见他的耳后在夜里又染上了隐约的绯红。早已感觉到了体内一点点涨大的异样,只是不敢动弹,…也不愿动弹。好累,软得象是不属于自己。可是…他叹口气,却是足而而带着一丝甜蜜。

 回过头,他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娇羞,眼中情氤氲,邀约似有还无。…那娇羞,让程旭看得心神,竟是痴了。…半晌,他猛得抱紧了身下的人,用力起身,将他抱得惊呼一声,站立起来。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