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8章
 话音刚落,劈手向上扔过一个药膏瓶。…鸿泰酒店58楼的豪华包厢内。一片静默。两帮人马的谈判已到无法继续的破裂边缘,再下去,仍不会有人愿意让步。

 程旭冷哼一声,猛地拍案而起,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形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腿边暗藏的手,正堪堪对准了他右手边的东兴老大…雷风洋。厅中顿时大,双方的人马掏的掏,呵斥的呵斥:“放下!你先放!别动!”

 …“怎样?我说的条件真的已经不错,东兴不再考虑一下?”慢慢转动手近雷风洋的颈后,程旭把自己的身体尽量置于对方数把“点三八”的程不太容易够到的阴影里,冷冷地问。

 “哼!你以为伤了我,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不愧也是从刀尖上惯鲜血的人物,雷风洋处变不惊。只是他没想到程旭这回会如此行事不顾后果,这和以往冷静鸷的他不太一样。“我没想伤你…是想杀你。”程旭的语声更冷。

 “你不可能杀我,有五把对着你的脑袋。一开…那几把也会动。”眼角一扫,雷风洋已清楚地估清了形势。程旭冷笑,询问的目光看向站得远远的肖天。

 肖天站在好几米开外,手里不知何时双在握。…在程旭突然发难的同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已冷静地快速后退,却退到了一个能制住对方几名好手的一个位置。

 肖天微笑,对他点头:“那五把我只有把握在你开时解决两把,剩下的三只…我们其他弟兄可以解决两个。最后一只…我估不准能不能击中你的头。”

 “我知道…那把打中我的几率是五成。”程旭淡淡道。“我赌你不会开。”雷风洋咬牙“言老大,别意气用事。”“今晚我的忍耐力有限,大家赌赌看!”程旭的声音里有了一丝烦躁,狠狠地往他颈后一抵。

 嗅到他的那丝烦躁,雷风洋头上细细的汗珠终于冒了出来。…这次的洪帮老大的行事与平完全不同,谁也想不到在这种头脑级的谈判中他会不计后果地拔…现在的江湖,难道真的已是这种不顾死活的年轻人的天下?“好,就依你!这区的生意今晚以后是你们洪帮的。…程旭,你够胆!”

 雷风洋的脸搐着:算了,犯不着真用命去拼。不知怎么,多年行走江湖的敏锐嗅觉提醒他:要是不答应,身后的人会不顾一切地抠动扳机。…***

 坐在飞驰的车后座上,肖天只觉手心仍在冒汗。“假如雷风洋不答应,你准备怎么办?”他盯住程旭。

 “当然开。”程旭的语调理所当然。“开?你知不知道那样你就死定了?!”肖天的语气有了怒气。程旭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我有五成的把握在手里!”

 你错了。…因为我担心你,所以我的心会。我的心就会不准。…而我的不准,你就死定了。…肖天在心里说。

 “因为…我很久没开了。所以我没把握。”他避开了旭询问的眼光。“就算这样,你今天的行为也太莽撞。这种场合…你就不该动手!”

 “哼!动手了,又怎样?还不是我赌赢!”程旭傲然道。“这不是赢不赢的问题…阿旭,最近你很多举动都极不理智。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肖天沉声道。程旭不置可否:“我没有。…”

 “你有!为什么?”肖天突兀地问。“什么为什么?”“你知道我的意思。…不要告诉我你这些天的反常事出无因。”肖天淡淡地问。

 程旭的脸色凝住,开始变差。…知他如肖天,真的是什么事也满不过的。他苦笑:“你以为…会是什么原因?”“我当然知道,是为了林雨明。我只是不知道,你打算到底怎么办?…或许,这是你烦躁的原因?”

 自从上次林雨明被抓回来,并且…被阿旭强暴以后,程旭就不准他再去见那个男孩。想起那个晚上的吴剑浩被打,林雨明的被强暴,还有自己那失控的一吻,肖天开始觉得嘴里淡淡发苦。而现在,离那个混乱的夜晚,已有十来天。虽不能接近程旭的卧室,但从其他手下那他清楚的知道这些天程旭每晚都是在那卧室度过的。

 …而那里,绝对只有一张。…他到底想怎样呢?这些天的晚上,他是怎么对待那个看上去已经和别人两情相悦的单纯男孩?这些问题绕着他的心,叫他不能不想。

 “肖天…你会笑话我,瞧不起我么?”程旭忽然开口,脸上方才那股狠勇之气早被不可名状的苦涩代替。

 “为什么?因为你爱上了个男人,而且是你不能去爱的仇人的儿子?…”肖天的口气波澜不惊。程旭难堪地看向车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虽然明白肖天知他甚深,却也没想他的话如此直接。肖天郑重地、直直地看着他的眼,仿佛要看进他的心里去:“爱上一个人,本就是没有错的。

 …无论那人是什么别,什么身份。所以,我绝不会为这个看轻你,笑话你,要是你这样担心,未免是反倒看轻我了。…你明白么?”

 “肖天!谢谢你…”他艰难的吁了口气,心里充满了对肖天的感激。毕竟,自己活了25年,从没想过自己会处在一个如此让他混乱矛盾不堪的境地。看着肖天淡然而明亮的眼眸,他忽然笑了:“…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好事。”

 “哈,不要说你喜欢上我了!”肖天做出个夸张的表情。“为什么不行?”他还他个夸张的脸“知道吗?有一次我做梦…”

 他停了停,脸上有点不好意思:“我梦见你吻我!”肖天楞住了。很快地,他藏起了自己的惊谔,微笑:“那么我的吻功如何?”

 “嘿嘿…不记得。”程旭尴尬地笑。…怎么会不记得呢?梦中的那个吻的感觉清晰的就象是现实,那般温暖而坚定。…“不记得?是不是这样?…”肖天笑,忽然地,侧过脸来将嘴粹不及防地轻轻印在身边人的上。

 …再分开时,车内忽然一片静默。还是肖天先大笑起来,潇洒地摇头叹息:“不好玩,…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程旭吐了口气,脸上红得失常,不知是羞是气:“肖天!”…半天,两人都没了话。

 “对他…打算怎么办?”异动的情绪被肖天压抑下去,转移刚才的话题。“我不知道。…我恨他,看到他,我会想起他的爸爸和我妈的死…如果不是他爸的无行径,我妈妈绝不会死!”

 程旭的语声开始不自控的的激动,五年前的那几幕,早已如烙铁般印进了他的脑海。那样的恨,也早已如毒药般融进了他的血。肖天深深叹息:“若真舍不得放开他,就忘了仇恨。真若忘不掉仇恨,就放手吧!”

 “忘掉仇恨和放手…我都做不到!”他的声音里有了一丝颤抖,假如可以这样简单的取舍,那该多好!“好,我问你:假如你能忘记你们两家的仇恨,他会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

 肖天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残忍些,不这样,怕是拔不去他心里的毒吧?…程旭沉默,脸却在搐:“他不会。…他爱的是那个吴剑浩。”

 想起数天前那两人拥吻的火热场面,还有他哭泣着在自己身下为那人求情的模样,他只觉满心满身都是刺痛。“那么,你还有其他选择吗?”肖天苦笑。

 “除非你真打算一辈子囚他。…这样长久下去,你们中间有一个人会疯掉!”程旭紧握的拳头攥得更紧了,肖天的话如尖针,狠狠地刺了他。是的,林雨明不被自己死,也会被疯的。

 “我知道怎么办了。…”他疲倦地道,紧绷的神经好象忽然因为做了一个决定而放松下来。既然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剩下的路,就只有…林雨明靠在头,静静地等待。这些天来,他已习惯这样的等待。

 …等待程旭的按时到来,等待自己的身体被他每晚的征用。等待漫长夜晚过去,而那人在晨曦里起身,不发一言地离去。…那次程旭说给他三天时间好起来,果然就是三天。第四天上的那个夜晚,他便如期而至。

 …进门,除衣,上,然后侵入。…没有一句话,没有开灯,但也没有第一次般的疼痛…幸好他的伤已真的在三天里好得基本无碍,而那样的侵犯,居然也并不似前次般的暴果断,而是有了些生涩的抚慰和前戏。

 …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要接受就好了…反正这是早就预想过的还债方式。不去想这样的囚何时是尽头,不去看镜子里憔悴的自己的脸,就当这身子不是自己的吧。

 可是,真的能当那身子不是自己的吗?…依稀有羞的景象在脑中一一浮过,就在昨晚,那身体还在他的爱抚和挑逗下颤抖着释放,在他无节制的冲击和索要下忍耐不住地呻啊!

 …门开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在门边逆光而立。半天,那人忽然打开了灯。刺目的光线从房顶的琉璃吊展灯中倾泻而出,刺痛了林雨明因为在黑暗中久呆而不习惯的双眼。

 他下意识的举起手挡在眼睛前,身体向后怯生生地一缩,眼光也一时失去了焦点。那动作,看在程旭的眼里,竟是显得如此惊怕和畏缩。再看着那茫然的眼睛,他的心一阵荆棘扎般的疼。

 想起在夜总会重见他的那晚,他惊喜地看到自己时,那眸子里是那般的温和快乐、光溢彩啊。这些天来一直是不开灯地直接上,很难看到他的眼光…原来自己已经让那双原本晶莹的眼睛变成了这般。

 在心里长叹,他又随手关上了灯。慢慢走到边,程旭下衣服。…手碰到身边那人的身体,他还穿着衣服。

 轻轻的,他举手解开了他的衣物。连着七八晚的夜夜开发和探索,他已经可以熟练掌控那具躯体的所有感之处和反应。很快地,那身体的主人的牙咬紧了,息开始变得重。可那紧绷的身体告诉他:林雨明还在用最后的意识强忍。

 想象着黑暗中他蹙眉的模样,程旭更重更快地在他身上探索起来,却一直听不到自己想要听的呻

 “不要忍,好不好?…”他在他耳边轻语。怀中那人的身体僵了一下:这么多天来,在被强要的过程中从没听过他开口和自己说话,今天?…“把自己交给我,今夜,不要忍。好不好…好不好?”

 程旭的声音低沉,在这夜深人静时却别有一番感蚀骨的惑。“我不会再弄疼你了,再不会了…”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