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3章
 又或者知道了,却不以为意?在那种地方工作,再怎么纯洁也不可能不明白这种话的意思。肖天觉得他有些看不透这男孩了。林雨明的确明白。听到那话的同时,他就清清楚楚的明白。正如肖天所想,在那种地方打工这么久,对夜总会里那些少爷们所做的事,总不至于不懂。

 他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在自己身上真的发生。而且对方是…阿旭。接过那张“卖身”支票的时候,他想过要怎样代替父亲来还那笔债,让他把遍寻不到他父亲的怒火狠狠的发在自己身上好了,打自己一顿,砍掉他的胳臂大腿,甚至干脆把他杀了?

 这些在来是的路上他都想过,可就是没想到这个。是因为潜意识里那个自己认识的阿旭不会对自己做这样残忍的事?可是他会,-…他刚才说了他会。林雨明只觉得身上更冷。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不是出了瑟缩的神色,努力地,他直了身体。

 阿旭要这样,似乎也是应该的…不管怎样,自己的父亲总是对他的母亲也做了那样的事,假如真要算起来,正好是还了他家的债?可是如果真的还债,我们周家似乎还欠了他一条命。***

 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程旭眼中的火焰开始一点点地燃烧,他几乎不知道这一路上是怎么熬过来的,五年前那个下午的所有情景再次在他的脑海里翻腾,煎熬着他从没真正平静过的心:那个他最尊敬的男人把他的母亲在身下,他的母亲呻地在他身下求饶:“不要,不要…”

 他和雨明因为撞见这一幕而震惊的不知所措的呆滞…还有他举起的水果刀…母亲惊慌失措扑过来阻挡的眼神和她一脚踏空从楼上摔下的样子…然后就是那一地的鲜血,蔓延开来,触目惊心。

 从母亲的葬礼上被人强拉着不让他扑向那个男人的那时起,他就在心里发了个毒誓:这样的仇这样的鲜血,怎能不用十倍去还!?可那个人死了!再不可能真正在他身上实施自己想过千遍百遍的各种复仇手段了?这样的打击让他发狂,让他的心里全是愤怒和和空虚。不,他不能什么都不做!那个人死了,可他还有儿子…他闭上眼睛,似乎想把眼前不断闪现的画面全都躲开:第一次在那棵开满花苞的花树下见到雨明时,他那怯生生的表情。

 和自己一起上学的路上,雨明拉着他的手追着他嬉笑的样子。看到母亲满身鲜血时他第一个昏倒的神情。

 还有葬礼上他哀哀望向自己的身影…不!他在心里狂喊着,不管怎样,他都是那个禽兽的亲生儿子,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着那人血货!

 “我很久以前就发过誓,要你父亲为他做的事付出十倍的代价。”不知在那沙发上做了多久,程旭终于开口了。

 平静的语调,毫无表情的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有着怎样狂风暴雨、惊涛拍岸般的愤怒“现在他死了,不代表你们周家可以不还。你做好准备了…代你父亲来还债?”

 他的嘴边浮起种嗜血的冷笑。林雨明不语。实际上,他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和回答他。甚至,他还搞不太清楚他真正的意思。

 “找十个有这种特殊爱好的弟兄来。”程旭终于对身边的手下说出了这句在他嘴边犹豫了很久的话。他几乎开始痛恨自己的软弱了:想象过无数次的复仇场面,居然因为是实施在那人儿子身上就变得这么困难吗?!肖天在一边震惊地跳了起来:“阿旭!你要干什么?!”

 私下里,他仍然叫他阿旭而非老大。他无法置信地看着他,他疯了吗?找十个弟兄来,傻瓜也猜得到那句“十倍的代价”

 是指怎么回事了。不行,他不能对那个孩子做这种事,更何况如果他猜得没错,应该是那男孩的父亲和阿旭有仇才对!“肖天…这是我的私事。如果你要管,拿来说话。”

 程旭的眼睛里开始有了更深的恨意,特别是看到林雨明的身体因为听到那句话而烈的颤抖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怕了么?假如不能让林家的人痛苦屈辱,那他的所做所为有什么意义?“你明知道我不会对你用!”

 肖天的脸上也开始有了怒气“可我就是不能让你这么对他。”“干什么?”程旭转头望着他“难道说你看上了他?”

 “你真的疯了!居然说这种话!”肖天的脸张的通红。“我是疯了,早在五年前就疯了!”程旭冷冷的道。“所以再说一遍:不要管我!”他是来真的,肖天觉得那种无力感又来了…每当阿旭冷冷地对他说话的时候,这种无力感都会那么强烈。

 “因为我知道你要是这么做了,你会后悔!”肖天无力的道。“我不会!”他咬着雪白的牙。“如果你不想看,可以出去!”肖天狠狠地跺了跺脚,冲出了房门。就在他冲出门的时候,十来个大汉鱼贯地走进了房间。

 …程旭的脸色越发阴沉。看着林雨明的神色一如既往地平静,他心底犹如泼了滚油的火堆般炙烤难耐,想看到他哭泣、挣扎,想看到林家的人痛苦求饶,这样的念头嗜咬着他的心,让他无法自已。

 “把他的衣服…”他咬着牙,扭头冲身边那群大汉冷冷地道:“…给我扒光。”十个,整整十个男人。听到程旭的吩咐,几乎个个喉咙一紧。程旭作为短短几年迅速崛起的洪帮新老大,御下有方一直是他最有力的手段。

 没有人敢在他手下仵逆他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色,就算老大要他们强暴的是个丑老太婆,也绝没有一个人敢临阵退缩,更何况,是那样一绝的少年?…

 最前面的两个大汉互望一眼,走了过去。一边一个的,他们分别抓住了林雨明的胳臂,死死地分开扣住了,按在他身后的一个大理石圆柱上。

 那个少年的手臂是如此瘦弱,几乎没有遭遇到任何挣扎,他的身体就无法动弹分毫了。“嘶”的一声,雪白的衬衫应声而裂,在众人面前的,是林雨明只穿了一件小背心的上身。

 早微凉的空气和他身后冰冷的大理石贪婪地触上了他赤的肌肤,直到这一刻,他仿佛才如梦中初醒,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竟如一片狂风中的落叶。

 程旭成功的捕捉到了他眼中忽然升起的惊惧,是的!就是要这样!他大步地走上去,在他的面前停住,毫不留情地拉住他身上仅存的背心,暴地双手一分,顷刻之间,…衣衫尽褪。

 “不!不…”一声绝望的呻终于从他的双中溢了出来:“你要…做什么?”“做什么?”程旭面无表情“两百万的货物,我起码该验一验货!”

 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清涩的身体,线条精致的锁骨,因为挣扎而曲线尽现的脖颈,他忽然惊觉自己喉咙发干,该死!下一刻,他的手已狠狠地攥上了他的下巴:“你太瘦了,这让我很不满意。因为…”

 他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浮起恶魔般的冷酷:“我怕撑不到他们侵犯你十次,你就会死掉!”林雨明疯狂颤抖的身子竟渐渐平复下来,在那个人如此近距离仇视、愤恨的凝视下,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无比的安心。年少时旭给自己的感觉就永远是那样的啊:只要他的手拉着自己搂着自己,就仿佛再也不会有什么值得害怕。

 …现在,那感觉又清晰的回来了,只因为他的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下颌,虽然…那手握得他痛到想流泪。

 一股熟悉的花香飘入民的鼻中,那香…和他们家原来苗圃里种满的那种花树一模一样呢。现在的时间,花怕仍是未开。可为什么,他和旭的相见又是在这样的时光?

 他努力地集中思想,不让自己的思绪再云飘天外。是的,一切都不同了。…他扭头看着紧紧梏自己手臂和身体那两双陌生大手,一阵恶心的痉挛泛上他的胃。再次微微挣扎,然后…是无果的放弃。

 “阿旭…”“干什么?”程旭一窒,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脊梁蓦然一僵。“想求饶吗?”“是的,求你让他们放开我。”他轻轻叹息,垂下头去。长长的睫下眼睛闭了起来。

 “只要放开一会儿就好。…你随时可以让他们再抓住我的,是不是?”程旭无语。半晌,他冲那两名大汉点头示意。林雨明的身体自由了。

 “阿旭…”一如从前那样,他轻轻地叫。…让我再在心里叫你一次,阿旭,阿旭,…看着程旭的眼睛,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再见!”

 转过头,他狠狠地、果然绝决地向身后的大理石柱上撞了上去。…***鲜血。又是飞速蔓延开来的、触目惊心的鲜血。程旭全年身发冷地看着那熟悉的场景,蓦的,他猛然扑了上去。不!不要,不要死,不要和妈妈一样在我的面前死掉!

 怀抱着林雨明昏倒地的躯体,五年前刺骨的恐惧再次降临,那是唯一的亲人即将离他而去的惊惧,是再也看不至爱的人一颦一笑的无助,这感觉,他不要再来一次!

 “去找医生!”他狂喊,转头看着林雨明右边额头上汩汩个不停的鲜血,手足无措。…好痛。好冷。…林雨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是那个他熟悉的脸庞,熟悉的眼睛和眼睛中熟悉的深情。

 可下一秒钟,那深情已倏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冷漠与敌视。是他的幻觉,那前一秒的深切关怀只是他自己的幻觉。

 林雨明长长的在心底叹了口气,所有的事都浮上心头,自己原来还在这个噩梦里。窗外刺眼的阳光明示着昨夜已是过去,触目所到之处,是全然的陌生。

 他的身上是一件新的干净的衬衫,纽扣扣的严密。稍稍活动一下,身上并没有异样的不适…除了额头纱布层层包下一跳一跳的刺痛。

 而自己正全身无力的躺在一间卧室的大上,边目不转睛的那人,正是程旭。…他终于醒了!望着那双略带惘的清澄眼睛终于落在了自己身上,程旭飞快地俯身下去,凶狠的语气不住的惶恐:“从现在开始,你不准死!我不准!”

 林雨明静静地听着,不回答,也没有表情。似乎弄不清他说这话的含义。一种狼狈的感觉席卷上程旭的心,该死!他不要以为我心软!他顿了顿,强自己冷静下来:“你给我听好!

 …你是我花了两百万买下来的,在你还完林家的债之前,在我没有让你死之前,你就得给我乖乖活着。”他的语气越发生硬:“是生是死,还是继续昨晚没完成的游戏,…你都只能接受。不要妄想在我手底下逃脱!”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