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2章
 惹恼了他们,只怕自己绝对保护不了民。程旭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让他怒火中烧的不是挨了这一个巴掌,而是他那种坚决愤怒的、拼死维护他老爸的态度。

 他凭什么维护那只畜生?!他再度靠近了林雨明,脸上危险的仇恨神色不再刻意隐藏:“那么,你爸爸呢?我很想当面问候问候他老人家,很想告诉他一句:我妈很想他。”

 林雨明静静地看着他,身上越来越冷:他来不是找自己的,他的目标当然是父亲!那种仇恨到骨子里的眼神早在五年前就出现过了,今天又在那双孤傲冰凉的眼眸再次燃了起来。

 原来时光不曾让那股仇恨消磨暗淡,似乎只有更加的炙热啊!着他的目光,林雨明勇敢的直视着,不让自己的样子显出任何的害怕和心虚:“他过世了。四年前他就中风过世了。所以我们林家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破产,我才会到这里打工,才会在今晚…遇见你。”

 他咬了了嘴:“现在你满意了吗?…程先生。”程旭的身体明显地僵住了,死死地,他盯住了林雨明的眼睛,好象想从那双清澈的不含一丝尘埃的地方找出点说谎的迹象,可他失望了,那双眼睛永远纯净的让人有心甘情愿相信甚至失的能力。

 那一刻,他几乎脑海一片空白:不可能,那个人怎么可以死?!自己还没找到他向他讨那笔仇,他居然敢死?五年的辗转寻找,五年的刻骨深仇,他死了,叫自己这五年的挣扎奋斗和努力情何以堪?!

 不…他的身子更僵硬了,那个人别以为死了就可以不用还债了,父债子还…自古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不是吗?是的“父债子还”就是这四个字!他们林家别想就此算了,永远别想!肖天侧目看着程旭微微眯起的眼睛和那眼中冰冷到极点的寒光,忽然打了个冷战,…这个样子的程旭,连在当初和他一起浴血拼杀时也不曾出现过!

 可是怎么会,那不过是个看上去象天使般柔弱温和的孩子,他有何能力让阿旭仇恨至此?肖天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疼了起来,但他知道就算自己把头想的再疼,怕也想不出个头绪来…所以他很快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老大,算了,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金老板还在等我们。”他淡淡的微笑着说了一句。要不是手臂被人抓着,吴剑浩几乎想为肖天的话拍手叫好了:是啊是啊,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个好人!看来混黑道的也有好人啊!

 可肖天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没背过气去:“只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你他妈的才是那个混帐家伙身边的一条狗呢…看来混黑道的确实没什么好人。

 程旭似乎全然没有听见他的话,只是一味死死的、鸷的盯住了林雨明的面庞,半晌,他忽然笑了:“既然你老爸不能陪我叙旧,那这份旧情…只有请他的儿子和陪我叙叙了?”

 林雨明静静地望着他,面上竟没有他预想的惶恐和害怕:“要怎么叙?”程旭停了停,带着种漫不经心的笑意道:“听说和你这样的男孩在晚上聊天叙旧都是要付钱的,那么…你要多少?”林雨明倒了口凉气。那些刻意羞辱的言语让他的血一下子涌上了他的脸。

 是的,他就是存了心来侮辱来伤害自己的,那么…就来吧!无论他要怎么羞辱自己,他都做好了全然接受、毫不反抗的打算。…假如这样能平息阿旭心里的愤怒的话,自己将要接受些什么都是愿意的吧?…他平静地道:“不要钱。”

 “哦?怎么人特别优待吗?还是怕我没钱?忘了告诉你,我把这家夜总会买下绝对没有问题。”程旭恶毒的笑了。

 “你不收钱我怎么好意思?我想你多陪我一阵呢。这么久不见,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一定很乐意看到我们象以前那样亲密无间。”

 “多陪一阵?”林雨明在心里喃喃的重复着,他想怎么样?把自己关起来问父亲的下落吗?不能让他找到父亲,不然他一定会杀了他的。他的眼光告诉自己,他是会杀人的!他咬牙:拖住他!“100万!随便陪你多久!”

 他的心里模糊地想着:医生说父亲的病开刀起码要80万,剩下的基本可以把他暂时藏起来了吧?可是,这样的狮子大张口他会同意吗?“没问题!我给双倍。”

 程旭不假思索的点头,冷冷的笑,果然用钱就可以搞定!“虽然你看上去怎么也不值200万天价的样子。”他出随身带着的支票簿,刷刷几下开出了一张支票,递到了林雨明的手中。

 ***吴剑浩傻了,林雨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拿了那人的钱,怎么可能不付代价?虽然现在人人都看得出他们是认识的,可听那人的口气,怎么也不象有好事发生!

 林雨明静静地接过那支票,细细地看了看,然后,他走到了吴剑浩面前,回头向旭问:“能不能把我的朋友放开,我有几句话想对他说。”

 旭点了点头。那一刻,他忽然开始极度讨厌那个一脸阳光笑容的小子来。他和他是什么关系?刚才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帮林雨明出头,现在又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林雨明把那张支票放在了吴剑浩手里,用只有他才听得见的声音附在他耳边急急的说:“拜托了!那这笔先送我爸去美国开刀,然后把他安顿在那边的养老院里!

 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家的亲戚和朋友!”吴剑浩觉得自己的头快昏了“你在说什么?你自己不送他去要我送?那你要做什么?”

 林雨明眼中的急切更强烈:“我只能拜托你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我把自己卖给这个人了?听着,你知道我爸的病不能再拖了。”

 “可你从没说过打算用这样的方法筹钱!”吴剑浩激动地叫了起来。“你不用怕,有我啊!”他看着吴剑浩震惊的表情,得骗他,要是让他知道旭给自己这笔钱是为了报仇,他一定会拼命保护自己的。

 “别怕,有我!”这句话,在讨厌的客人纠自己时他会说,一起下班路过漆黑的小巷时他会说,甚至他们偶然一起看恐怖电影时他也会对自己说…可现在,怎么可以让他平白无故的卷进来?“有你?”

 他残忍地打断他的话“你要怎么筹这笔钱?和我一样吗?既然现在有个熟悉的人愿意出这么多的钱包我,…”他狠狠咬了咬牙“总比找个陌生人筹这笔钱来的好。”

 吴剑浩呆住了。看着林雨明那悲伤的、无助的神情,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的,他说了一句:“那么就让我来卖!”林雨明彻彻底底地楞在了那里。

 “你那个身体,弱的风一吹就倒了!”吴剑浩小声的吼了起来,这个笨小孩根本不明白那种事是怎么一回事!

 他那个动不动就昏倒的身子怎么可能得住?他忽然对着林雨明展开了了一个大大的、安慰的笑容:“我身体好啊,就让我找个人买我好了。反正我一直很眼红店里的JM怎么能挣那么多。我保证一定比他们受!”

 林雨明怔怔看着他,眼睛里有了层水雾,他很快的隐藏起了那些水珠:“不,不用了。再说我也不讨厌那个人啊…你知道吗?从我八岁起,我就认识他了。”

 他的眸子里清清亮亮的,好象想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光。是的,父亲在早的花树下拉着自己的手,到他手中的时候,记得旭似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呢,可是他忍了忍,终于没把自己的手甩开了去。

 他的手好大好温暖,不知怎么竟然比爸爸的手更令自己安心呢。…可为什么,好象他们的相见和别离,都似乎在花没全开的时候?“小情侣道别完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程旭的声音冷冷的飘了过来。看着林雨明俯在那个又高又健美的年轻男孩身边耳语,把他刚拿到的支票交给那人的样子,他简直想把他狠狠一把拖过来。

 强忍着这样的冲动,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重了起来。可那两个人似乎说个没完没了,一副情人间生离死别的样子!

 林雨明颤抖了一下,对着吴剑浩的眼中哀求的意味更胜:“求你了!把这事办好,记住不要向任何人说!我只能拜托你了啊!”吴剑浩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对林雨明的重要,他无奈的、却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林雨明松了口气,这样他就真没什么牵挂了啊!就算是死,好象也没什么好可怕的。回过了头,他望着他:“可以了。”

 …从那辆豪华的车上下来,被带到近郊的这栋大房子里的那一刻起,林雨明就知道程旭刚才的话的确不假…虽然不知道他这几年怎么生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的确有钱又有权了。

 望着那黑沉沉的大门,想起一路上阿旭脸上那种陌生的阴冷的神情,以及偶尔望向自己时快速闪开的眼神,似乎是厌烦痛恨自己到了极点。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呢?“我想你多陪我一阵呢…”

 程旭刚才那恶意的话又在他耳边回想着,那么他是打算囚自己了?在我身上问父亲的死讯是否真实?看着身边那些膀阔圆的大汉,打起人来一定很疼吧?他好象刚刚明白自己的处境是如此的危险似的打了个冷战,今晚…好象特别的冷。

 肖天在一边一直密切的关注着他和程旭的一举一动,似乎也预见到了马上要发生的事的不同寻常。这是很少见的,他居然猜不到发生了什么,甚至不敢去问阿旭将要发生什么。

 看到林雨明打的那个冷战,他叹了口气。随手下了身上的衣服,不顾程旭投来的阴郁眼光把那衣服披到了那个清瘦少年的肩上。他有20岁吗,最多了。阿旭想对他做什么?对个这样一个让人不由自主就想保护的男孩子,他难道真忍心做什么?

 可是…要是能让人猜的出他要做什么,那也就不是程旭了。纵然了解阿旭如他,也常有估不准他心情和心事的时候。

 “给他披什么衣服?…过一会还不是得全?”程旭的脸上恢复了掌控一切的神色。肖天楞了。虽然看着他开出了那张所谓“买人”的支票,也明白旭把他带来决不会无所行动,但听到程旭这句意图明显的话,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个象水一般纯净的男孩子,阿旭真的要他…陪他上吗?不知怎么,他的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他转头看看林雨明,那个男孩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全然不知程旭的说话的含义。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