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终于花开 下章
第1章
 “嘶”的一声,雪白的衬衫应声而裂,在众人面前的,是林雨明只穿了一件小背心的上身。

 早微凉的空气和他身后冰冷的大理石贪婪地触上了他赤的肌肤,直到这一刻,他仿佛才如梦中初醒,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竟如一片狂风中的落叶。

 程旭成功的捕捉到了他眼中忽然升起的惊惧,是的!就是要这样!他大步地走上去,在他的面前停住,毫不留情地拉住他身上仅存的背心,暴地双手一分,顷刻之间,…衣衫尽褪。

 “不!不…”一声绝望的呻终于从他的双中溢了出来:“你要…做什么?”“做什么?”程旭面无表情“两百万的货物,我起码该验一验货!”

 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清涩的身体,线条精致的锁骨,因为挣扎而曲线尽现的脖颈,他忽然惊觉自己喉咙发干,该死!下一刻,他的手已狠狠地攥上了他的下巴:“你太瘦了,这让我很不满意。因为…”

 他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浮起恶魔般的冷酷:“我怕撑不到他们侵犯你十次,你就会死掉!”***肖天的目光再次寻向了场内,他几乎可以肯定了:程旭看着的人就是那个在舞厅另一角忙碌着的那个男孩。他皱了皱眉,自从今晚踏进这里的那一刻起,老大的眼光就再没离开过他。

 甚至好象忘记了今晚他们来这消遣的目的…象老大这样把金老板晾在一边,好象总有点不妥…虽然那笔白粉买卖已经是板上订钉的十拿九稳了,可这毕竟是他们洪帮刚做白粉买卖的头一遭大票生意,他可不想节外生枝起来。

 “老大…”肖天轻轻咳嗽了一声“那边有你认识的人?要不要叫弟兄请他过来?…”程旭怔了一怔,脸上泛起一股奇怪的神色“不错,那边有个故人之子。”

 他手中的酒杯忽然地攥紧了。肖天没有忽略他这细微的举动,似乎…不只故人之子那样简单呢!

 他身边的金老板闻言一望,不由恨恨吐了口气,就是上次那个男孩!他妈的居然对他把头摇的象个波榔鼓一般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这里做侍应生!别的都不做!”

 要不是自己实在对霸王硬上弓没兴趣,早一巴掌打过去了!他看着程旭的眼光,忽然有了兴致:“怎么,言老大你也喜欢这调调?…”

 “啊?…什么?”程旭楞了一下。“呵呵,这是什么地方言老大又不是不清楚!要是喜欢的话对这儿的爹的说一声,让那小子陪一个晚上?”“你是说?…”程旭的目光变的狐疑起来。“他…”“没错啊…”他身旁的一个手下凑身过来。嘻嘻道:“这里的侍应生也都是卖的啦,有钱一切搞定!”刚一说完就碰上了程旭冷冷的目光,竟然吓了一泠,老大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一切搞定?你搞过?”程旭眯起了眼睛。那个手下只觉得身上冷了起来,跟了他三年,每当老大冷冷眯起眼睛的时候,那就代表他在发怒了。

 “嘿嘿…”他讪笑着“有别的弟兄在这搞过嘛…”金老板饶有兴趣地看了看程旭,自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位黑道新总瓢把子似乎对那个男孩很感兴趣。有趣!“我搞过啊…就是你看上的那个!不过价钱可不便宜,也难怪…算的上绝了!”

 程旭微微的笑了,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是吗?怎么个不便宜法?”“你要是一开始问,肯定是说不做MB的,总得等到你开出个十万八万的价,才有得商量。”金老板笑嘻嘻的道。程旭抿了一口酒,戏谑地笑了:“要是真是绝,倒也不贵。找个上得台面的女人,不也得这个价,何况做MB?”

 一边肖天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老大今晚怎么了?这太不象是他以往说话的口气。是因为那个男孩子?忽然的,他很想把那个不停穿梭在客人间的男孩叫过来,好好的看看他。

 远远的,只知道那是个身形瘦削、五官清秀的孩子罢了…是的,只是个孩子啊!那样的一个孩子,顶多不到二十,是不可能值得程旭用那样象是要杀人的目光紧紧盯住的啊!

 肖天的心悸动了一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程旭想要杀人,不,不!一定是自己太感了。…他自嘲地笑了笑,自从决定跟着程旭混黑道的那一天起,自己好象就一直在为他担心、为他感着了。

 可是,程旭的目光里一定有着什么是自己不了解的,就如同现在自己不了解他为何忽然起身向那个男孩走去一样。肖天微怔了一下,连忙也随着另两个手下跟了过去。林雨明只觉得今晚是个很倒霉的一晚。

 首先,今天扰他的人几乎是以往的两倍…要不是吴剑浩一直穿诨打科帮他周旋,他几乎要被其中的一个到崩溃了。

 接着就是今晚的生意不知怎么这么好,好到从上班到现在,他就几乎没停过一分一秒地在工作,最后…今晚好象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围绕着他,身后似乎被人在暗处牢牢盯住般的如刺在背。

 算了,一定是太累,一定是最近被客人扰得怕了,一定是爸爸的病情让自己有情绪不稳,一定是因为…因为刚才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一个很象那个“他”的人。一瞬间,他的心思有些恍惚:不知道…“他”

 还好吗?猛然地,他觉得自己的呼吸要停顿了:那个面走来的、脸上一抹陌生笑意的男子!是他吗?真的是他?!不不!眼花了!自己老是爱把有点象他的人看成他!可是…他呆呆的看着那人越走越近,直直地来到他面前,听着那个熟悉的、清彻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的说了一句:“五年不见,你长大了,也高了。”

 程旭看着面前的林雨明,看着他那张脸上的神情由不信犹疑到惊讶狂喜,再到尴尬不安,自己却一直不动声地神色无异。

 …他的确是长高了…几乎和自己一样该有180公分的个头,只是依然的单薄,依然的瘦弱,就象五年前他留在自己脑海中的记忆一模一样。

 是的…五年前在林家的苗圃里,在那棵开满待放花苞的花树下,他在他身后搂住他的时候,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他太单薄、太瘦弱了。可是该死,那张清秀绝伦的脸上的每一丝神色变化居然都那么得牵动自己的心!

 他在心里冲自己冷笑了:这是应该的,不是吗?!找了他们林家五年,乍一见仇人,当然会关心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觉察到了旁边的肖天投来的询问目光,只当不见。看着林雨明渐渐不安起来的神色,他知道他已经想到了他们之间的尴尬关系。一想到那层关系,在他心里燃烧了整整五年的那团火似乎又开始在烤着他了。

 他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听说?…你在这里做MB?怎么?昔日富甲一方的林家少爷沦落到这种地方?…”林雨明的头“嗡”了一下,望着程旭那英的鼻梁,明亮的眸子和完全陌生的微笑,刚刚还热热的血在一瞬间边冷了…自己不该这么愚蠢的,早该知道,他来这不是叙旧。

 就算是叙旧,也该是旧仇,而不是旧情啊!可是,这也是我们林家欠他的吧?他难堪地把头扭了过去,不让自己看他。嘴里虚弱地吐出了一句:“没有,我只是…做侍应生而已。”

 可程旭似乎并不想给他逃避的可能,他的下巴被他的手猛然的握住了,强行的扳正过来。林雨明挣扎了一下,被他的举动吓住了:不!这个人真的不是阿旭,以前的阿旭不会这么对自己!他把嘴凑近了林雨明的耳边:“做这个,不怕你老爸知道气的吐血?还是说…”

 他顿了顿,慢地、一字字地道:“你身上和他一样有着无的的血?”看着林雨明的脸色慢慢变白,程旭的心里似乎涌起了一种奇特的快意。

 出其不意的,他手中掌握的那个人烈挣扎了起来,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林雨明举起了手,冲他的脸上狠狠地一个巴掌扇了下去:“你要怎么骂我侮辱我都可以,不准你侮辱我爸爸!”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没有人想得到随便动动手指便能捻死一票人的黑道新瓢把子…会在他自己刚接手的地头上挨打!***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没有人想得到随便动动手指便能捻死一票人的黑道新瓢把子…会在他自己刚接手的地头上挨打!

 程旭没想到,肖天没想到,在一边一直留意着的吴剑浩更没想到。刚从旁边的侍应那里知道了那个看上去是雨明的旧友的人,居然就是近几年新崛起的洪帮的新老大程旭!

 从他刚才握住雨明的下巴时,吴剑浩就想冲上去了:什么嘛,哪里象是旧友?简直和那些眯眯的客人没个两样!他又不知在明的耳边说了什么肮脏的话,以至于一向温和的他居然动手打人?!

 可是,打了那个人的后果怕是不妥吧?听身边的JONE说,那伙人在这种地方打死个人实在是在平常不过的事,何况洪帮又是这家夜总会地盘的新接手人!

 吴剑浩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形式,急忙的冲到了林雨明面前,一把将他不着痕迹地拖到了身后:“对不起对不起!他是新来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先生您千万原谅!”

 他在心里哀号了一声,这套台词自己每天都要为这个总惹麻烦的小家伙说上几遍,只是不知道今天这位主…好不好打发?程旭冷冷地看着他把林雨明拉到他身后,不知怎么一股怒气升了起来“不关你的事。走开。”

 他冲身后的两个手下微微抬了抬头,立刻的,那两人冲了过去,把吴剑浩一左一右架到了一边。

 吴剑浩看了看那两个人,再度在心里哀号了一声:要想打倒这两人绝对不是问题,可是…他看着不知何时从程旭身后冒出来的一群保镖,打倒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  m.SsKKxS.COm
上章 终于花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