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莲山中羞滛 下章
第一章
 如世外桃源的长白山中,一间不起眼的稻草屋安静的隐匿其中,这里住着一对以父女相称的男女,男的是个长得矮小又有些微驼背的老头,别看他长得这样,他可是长白山下有名的中医任天行,精通中医药理,擅长针灸,对淤八卦地理也是略有研究的?

 只是精通医术的他为何带着女儿隐居山林呢?原来任天行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命虽然保下了。

 可是却也落下了病,青春期的他身材矮小,具发育不全,茎短小而不举,虽自己医术高明,却久治无效,也暗访了不少医术高明的医生。

 可是却毫无成效,久而久之,他变得心灰意冷起来?玉莲是他十三年前行医时捡回的弃婴,小玉莲的到来,为他带来了人生的曙光?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让他有着强烈的独占心态,有着医者仁心的他,也知道自己老得可以当玉莲的爷爷了。

 但长期的生理跟心里的缺陷,让他的心态也跟着扭曲了?自此他便带着玉莲隐退长白山上,以树木作为天然的屏障,在山中唯一的入口设了八卦阵,使得入口看起来变成茂密的森林,从此与世隔绝,专心治疗隐疾?

 ***那粉雕玉琢的玉莲,越大越发的人,从玉莲九岁那年起,任天行便天天在玉莲小小的晕上涂上草药汁,那药汁能让玉莲的晕不外扩,头越长越鲜红粉,并在玉莲小紧的道内注入可以紧缩道,且能让女人的粉红丽的药草汁?

 不只如此,任天行更是天天为玉莲行针灸之术,特别是对玉莲那微凸的房,紧闭的门,好加快玉莲身体发育的速度?

 玉莲从小就常常跟爹爹逞相对,对淤爹爹的行为也没有觉得不妥,只是自从爹爹每天在自己身上涂涂抹抹之后,她发现自己的身子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双发育迅速。

 那原本小小的头变得又凸又圆,尖也变得异常感,当爹爹的火热的手指捏着她有些鼓的小头,的气息在她弹指可破的肌肤时,玉莲就会觉得头麻麻酥酥的,尔且全身发热,感觉很奇怪。

 可是自己却又很喜欢这种感觉?而爹爹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又比以前更加的火热,更多了几分的占有?以往睡觉才会玩自己娇躯的爹爹,现在每天黄昏时,就把她抱进怀里又吻又摸,弄得玉莲好羞?

 你听“爹爹,不要再捏莲儿的头了,莲儿心跳好快,全身发热,呜…爹爹好坏…”“小尖都翘起来了…爹爹的莲儿真是啊…爹爹…”

 “啊…不要啊…爹爹…莲儿…轻点…轻点…好麻…好嘛…好…好舒服。”“嘿嘿…爹爹想看这美丽的大子有没有水…真是甜美啊…”

 “啊…”玉莲雪白的体被男人火焚身,难耐,部不停的拱起,双手娇软无力的环抱着前那白发斑斑的头颅娇声呻着?“嘿嘿啊…真是甜美的小娃…‮腿双‬夹那么紧是怎么啦…来…张开…让爹爹看看…”

 “噢…原来爹爹的小货发了…下面汤了…来张开大腿…爹爹来把它干…”“啊…爹爹…那里不可以…爹爹讨厌…”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声,让人听得脸红心跳,“…好香的花…爹爹喜欢…”

 那白发斑斑的头颅,深深埋在少女雪白的‮腿双‬间,越越起劲,那汁水一涌出来,就被他如获至宝的进嘴里,那火热滑的大舌头卖力的在那两片肥美的的细中,钻动着,以便寻找更多的水源?那两只布满皱纹的大手,更是在少女那美丽丰的双上,又又捏的,?

 那美丽的体,似是难受万分,时而夹紧‮腿双‬,时而部高,那不盈一握的小蛮,更是如水蛇般不安的扭动着?“啊…不要了…爹爹…莲儿…好难受…好热…好舒服…不要了…莲儿…受不了…爹爹。”

 …汁水一股股的冒了出来“噢…水好多……莲儿真是啊…来吧…来吧…那爹爹看看莲儿有多…”老男人的大手紧紧固定住那不断扭动的翘,让她无法闪躲,火力全开的用舌头进攻,这下所有的快全都集中在少女那感的小

 “啊…爹爹…求求你停下来…莲儿…莲儿…莲儿会出来…”少女呻的声音带着哭腔,老男人眼看她已到了濒临的地步,抓紧时机轻轻咬住裂中那高高起的粉牙,那满嘴的胡渣,如刷子般的在少女的娇感紧绷的小口外刷动着,可怜的少女再也招架不住了。

 “啊…爹爹…爹爹…”部一,‮腿双‬紧紧夹住,一股金红色的体,随着膀胱的收缩不断的从那小孔出,直接在男人的脸上,嘴里…“啊…”

 “真是好喝…爹爹的小货真是啊…连都带有味…爹爹喜欢…好喝…”“呜…爹爹好坏…爹爹好坏…害莲儿都出来了…”“爹爹喜欢…来爹爹帮你干净…不要浪费了…”

 “爹爹好坏…”看着老男人贪婪的在自己身上着那溅得到处都是的,少女娇羞的脸上,布满红晕?不久,“爹爹…不要了拉…”

 “来让爹爹的手指头检查一下莲儿的小,看看我的莲儿为什么会呢?,。”“不要啦爹爹…不要了…呜。”

 少女不依的抗议声随即让老男人的嘴堵住,舌头更是被紧紧绕住,呜…“莲儿的小真是紧啊…都成这样了…一手指头还是很难顶进去,这样可不行…这么小…男人的大巴怎么得进去呢…爹爹帮你撑开一点…

 里面层层迭迭的…真是紧,如无数的的小嘴把爹爹的手指头紧紧住,真是个让男人销魂的小秘?…这个小可是我的…是我独有的具。”

 男人占有的眼神是那么的强烈,那深深埋在神秘的‮腿双‬中间缓慢动的手,变得快速又爆起来,呜…“快说莲儿是爹爹的小货,莲儿是爹爹的女人?”

 “呜…坏爹爹…莲儿…本来就是…就是爹爹的小货…是爹爹…啊…的女人啊…莲儿爱爹爹…轻点轻点啊…爹爹…莲儿的小火辣辣的…会坏掉…”

 “啊…爹爹,不要了…莲儿的会坏掉…”少女息的求饶声,引起阵阵更强的水声,“啊…爹爹…莲儿…受不了了…好舒服…要…还要…还要…好美。”“啊…爹爹…莲儿又要了…又要恩阿…爹爹。”“啊…”

 一股股透明的汁水,随着玉莲的叫,从玉莲的小大量的涌出来,这次少女的息声久久才得以平息?“爹爹…莲儿是不是又了好多…”“我的小货,真是啊!你是让爹爹的中指到高了,了好多水?”

 “…爹爹…高好美…好舒服!可是莲儿怎么觉得好累,好想睡。”“恩恩…爹爹…不要了…莲儿好困…”半夜的茅草屋,时不时传出少女似拒还的娇声,为安静的山谷增了了一股

 ***犬白天的山中,就显得平静多了,那背部微驼的老头一早就拎着采药的竹蒌上山去,比起以往,老头上山的时间好像更早了。

 看来,玉莲那美丽成体让他的心开始浮躁起来了?比起任天行,天真的玉莲就快乐多了?你听听,那银铃似的笑声就知道,“嘻嘻…来追我啊…雪儿…快来追我…”

 那林间一个身穿淡紫薄纱如山中书库般的的美丽女子,正赤脚飞奔着,一只高大雪白的山犬在后面追赶着,很快的少女就被飞扑在地,“讨厌拉…雪儿总是这么快就抓到莲儿…嘻嘻…哈哈…”

 “不要了…嘻嘻…好…好…”少女嘻嘻哈哈的跟雪犬滚成一团,那一人一犬的也能玩得不亦乐乎,话说雪犬是长白山上特有的山犬,全身雪白,数量稀少?

 原来成的母雪犬一年只发一次,每一胎也只能生下一只,不像别的母山犬一年发两次,一次可以生下三四只?

 别看雪犬长得漂亮其实他们生残暴,生人如想近身,就会被咬得血模糊?如此野难训的雪犬为什么玉能跟它如此亲昵呢?原来白天玉莲一个人在家,孤单而无聊,每天都跑到林子里去跟一些可爱的小动物玩?

 有一天她看到了躲在草丛中里的小雪犬,那满身雪白的漂亮小雪犬立即掳获她的心,她忘记了爹爹平的耳提面命,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眼神有些戒备的小雪犬,也许是因为孤单,也许是因为它知道玉莲不会伤害它,一出生就没有玩伴的小雪犬,竟然就这样跟玉莲打成一片?

 雪儿便是玉莲为雪犬取的名字,从此这一人一犬如姐妹般的结下不解之缘?“爹爹…爹爹…快…你快来…雪儿被一只黑色大山犬欺负…快。”  M.ssKkxs.COm
上章 玉莲山中羞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