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馐耻溶化的恫体 下章
第三章
 最后善良的清儿不想伤害这书呆子,俩人算是姐弟关系了,刘江他们扭头一看,着人群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个,镜片和酒瓶底一样厚,朝他们飞快地走过来。

 “我,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的书…你的书我帮你带来了…”看到清儿无力地在宝善怀里被抱得紧紧,又显的那么亲密,有点醋意地抿了下嘴,又难为情地把视线移开。目光从她被挤部滑过,游移片刻,又落到那雪白的大腿上,像是怕被人发现。

 最后落到地面上,脸已经涨到通红。清儿知道,他每次偷看自己,脸就会红,特别如果当时立刻和他有点视线接触,他就会胆怯地躲避,然后像犯了错小男孩般把头低下。

 “嘿嘿,一看就是个书呆子…”书虫狠狠地看了一眼,来发内心的不满。“麻烦你了!”清儿不想让这个书呆子和宝善有什么矛盾,到时候又吃亏。朝书虫尽力挤出一点笑容。

 “哦…”书虫又看了眼他们,扭了几次头,带着眷恋离开了,“嘿嘿嘿,是个傻小子,他好像很喜欢你丫!”宝善说着,抱着清儿骑上摩托车。

 “你们,你们要去哪里?”刘江不按地问,身边几个路过的,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对不起,江!”清儿一脸歉意。宝善的摩托车带着轰鸣,从车棚里出来又“吱”地停到刘江面前。

 “啊!好深…”清儿身体一震。“让你们再绵两句…也算有个了结…”

 “清儿?!”刘江瞪大了眼睛…“他是玩你的…”“我只想做他的女人…我愿意让他随时玩我的身体。…嗯哼…”“看到了吗?”宝善说着将身体了一下,说着发动摩托车扬长而去。

 “嗯哼…”清儿一脸羞涩,倔强地把头扭开。“不”

 刘江不住地摇头,他知道宝善的还霸占着清儿的身体。“迟早你会明白的…我、只有我…”刘江对着他们的背影大喊,的心里已是一片空虚。

 ***机车伴随着轰鸣飞驰,一盏盏街灯朝后快速远去。清儿的俏脸柔顺地紧贴着宝善黝黑宽厚的膛上,感觉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双手紧紧怀住那充满肌身。

 她一直就期待这种真实的拥有,哪怕会失去很多…很多…也愿意飞蛾般不顾一切。占据她的男没有了刚刚的蛮横,一点点变得柔顺萎靡,清儿娇羞地让道偷偷动,犹如爱抚一个玩够了的淘气孩子。宝善神情凝重,虽然怀里紧贴着小猫般的美人,思绪像野马般狂奔。美贞含泪幽怨的样子又不断在脑中浮现。***

 四年前的深夜,那是宝善最后一次和美贞在公园约会,夜中两人尽力留住眼前的每一分钟,因为现实彻底击碎了他们对未来的憧憬,他们的感情是没有明天的,唯有期望今晚的夜能长一点,或者索就不要天亮。明天、明天的美贞,将由煤矿老板赵富贵的玩物变成刚出狱李瘸子的媳妇。

 那是两个老男人的易,一个有钱男人趋势一个一无所有男人的丑陋易。李瘸子代赵富贵坐牢,美贞年青的身子就是报酬,给李瘸子做媳妇。宝善实在想不明白,赵富贵怎能这样无情,居然忍心把花一样的美贞,像玩具般丢弃给一个猥琐、恶的人。

 难道这些年他只是享用美贞的身体,就没有对她产生过感情吗?就在公园的小树林,两人紧紧地拥吻,仿佛要把彼此溶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四片饥渴的盘一样紧紧的黏在一起,从鼻孔发出足的呻

 “宝善,不要忘了我好吗?”只见美贞一双轻合的骄眸和美丽的睫在微微颤抖,晕红飞染了双颊和粉颈,娇羞地解开衬衫裙,引导宝善的大手伸到衣服里。在他眼里,美贞永远都是那么圣洁,不管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始终都有种优雅、高贵的气质。

 她的津一丝一丝的从入他口中,甘甘甜甜的滋味令宝善心醉。美贞淡淡的体香轻柔地飘进他的鼻腔,那黑色罩恰到好处地包裹着白皙浑圆的房,让美贞的曲线更加妩媚。

 宝善知道美贞的内衣和那些普通妇女用的完全不同。只有赵富贵这样花钱如水的人,才会舍得买,莫名的酸楚再次涌上心头。

 完美的罩,让那人的房散发出难以抗拒的气息,只有1/2罩杯的罩将白皙的托高,挤出深深的沟,一丝红在外面。在黑色的罩中间还有方形的金属修饰,泛着透亮的银光。

 看着美贞娇滴的身体,宝善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小心地抚摸那罩边缘,拇指到罩杯表面,就能感到舒适的平滑度。

 美贞俏脸红,闭起双眸,温柔地抚摸宝善的手臂、肩膀、后背。她愿意无限地投入,让宝善能最后次放纵地享受次自己的身体。

 宝善浊热的鼻息在她口,身体感地一震。柔滑的锁骨处产生两个性感的凹陷,满的房随之一微微抬动。看到宝善无所适从的样子,美贞迟疑一下,衣服朝后出光滑纤细的肩头,羞涩地将罩背扣解开。

 “你…你…”宝善被眼前的样子惊呆了,内心充满羞愤。又是心疼又是意外,只见樱桃般的头被银色钉贯穿。“呃嗯…”美贞也想起了什么,立刻从刚刚的柔情中清醒过来,一脸愧疚咬着下,羞地埋下头“呜”泣。

 “为什么?告诉我…告诉我…”宝善变得歇斯底里,疯了般摇动美贞的身体。仿佛能看到一个肥胖的老男人肆意蹂躏美贞的样子,在她身上惬意地发,而高贵的美贞被他糟蹋的毫无尊严,只有逆来顺受。

 “别问了宝善,我求求你了…”“…禽兽,禽兽。我要杀了他…”“宝善、宝善,不要这样”美贞将暴怒的男人紧紧抱住,咽地安慰他“命,宝善不要…别…我任命了…”

 “美贞,跟我走吧,我们走…我们讨饭也不会来了”宝善用力地握着美贞的肩膀。“我还有爸爸,弟弟…”美贞内心实在不忍心拒绝他渴望的眼神,但还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可嫁给他,李瘸子,你会幸福吗?”宝善只觉得两腿发软,跪在美贞前面,像个孩子般钻到她怀里痛哭。

 “至少也是个归宿…”美贞内心同样充满了无助,仰望着夜空,两手温柔地抚摸着宝善的脑袋,其实美贞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想起李瘸子,就立刻会联想到他和他弟弟李保家,两个不修边幅的邋遢老男人蹲在路边,偷看女人脯和大腿的下样子。然后猥琐地偷笑…尤其那无赖般性格更让她想起来就发虚。

 “我、我去和赵富贵谈谈…我这辈子给他做牛做马…”宝善一脸鼻涕眼泪地仰起头,眼里好像闪过一丝希望。

 “没用的…不要徒劳了…”美贞挂着牵强的笑容,疼爱地为他擦拭。“宝善…有你这份心…以后和清儿好好处对象吧!她一定会照顾好你的…”***一滴酸楚的泪滴到宝善脸上…

 “宝善哥,宝善哥!你哭了?!”清儿紧紧揽住宝善的,期望用自己身体的温柔抚慰他的痛。“清儿错了,清儿知道错了…”在清儿的印象中宝善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记得小时候,数学题目做的一塌糊涂,父亲只会在屋外没完没了的咒骂,弄得她想死的心都有,是宝善哥帮她解题的。大队里拖拉机坏了,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是宝善几下子给修好的,那时候看他光着膀子修拖拉机的样子,就已经让情窦初开的清儿心跳不已。

 看到美贞为他擦拭额头的汗珠,又让清儿有点酸涩,真希望那人是自己。当清儿被几个坏男生欺负的时候,是宝善及时到来,把他们打跑,那时候心里觉得他们是那么心有灵犀,宝善几乎就是她心里的依靠。

 她为宝善高兴而快乐,看到宝善不开心而难过,最让她揪心的是,某夜看到宝善在小树林把美贞紧紧抱在怀里拥吻的样子,那大手更是把女人娇羞的位置摸了个遍,美贞在他怀里只有无力地低声呻

 那种情让清儿这样的少女看的得心跳、气、脸红,清儿相信如果宝善需要,自己也能做到,也会这样毫保留地给予他,而且会让他更放纵。清儿始终相信自己才是真正疼爱这个邻家大男孩的人。

 “你知道错有什么用?美贞、美贞怎么办?有谁想过她的感受?”耳边响彻着宝善愤怒的咆哮。

 “宝善哥是我错了…美贞、美贞也不希望你这样的…”“你、你没有资格提她…你知道那晚你做了什么吗?是你害了她、害了我们,把我们拆散的…”

 “宝善哥…”清儿知道那夜,就是因为自己,才让瘸子带人找到他们的“我错了…让我补偿你…让我服侍你,让我服侍你一辈子…呜…”  M.ssKkXs.COm
上章 被馐耻溶化的恫体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