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馐耻溶化的恫体 下章
第一章
 在刘江的眼里,子清儿永远是那么动人妩媚,虽然娇小玲珑,却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对自己更是温柔体贴。结婚两年,清儿的一颦一笑还是如此让他心醉,才了解神仙眷侣的意义。

 让刘江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前清儿一反常态,居然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争执,匆匆回了娘家了,而且连电话也不接,看着被清儿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屋子,没有了女主人,竟变得这样的冷清、无味。

 才两天刘江的内心从生气到失落、从思念到后悔,最后开始内疚与自责。坐在家里任何地方都期待能听到她的点滴声音,哪怕是她责备自己也好…

 想起今晚清儿会去夜校上课,就计划着去接她放学,然后自然是绝对诚恳道歉、检讨。来到学校,偌大的校园空的,只有一栋教学楼,六个教室被辟为夜校用。

 刘江在几个教室外逛了一圈,看到的都是密密麻麻的脑袋,最后实在没办法,借着幽暗的灯光沿着围墙朝不远的车棚走去,因为清儿一直都是骑电动车的。那是个敞开式的车棚,上面盖了简易雨棚,一面挨着围墙,一面用铁栏杆围着。

 快到车棚的时候,刘江就看到在车棚里有两个侧对着自己身影,紧紧贴在一起不住地磨擦动,就像是拍摄中的片。

 “小样,真的就那么饥渴难耐吗?你们放的开,我也就不介意看…”刘江心里既羡慕又嫉妒“我这辈子是没机会享受这样的刺了,一、我舍不得让清儿到这种地方来足自己的望,不这简直就是兽…二、我也不能对不起清儿找别的女人…”想着“嘿嘿”

 一笑心想:“一对野鸳鸯,你们放的开,我也就不介意看…”只见车棚里,那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犹如黑熊般把那娇小的女人熊抱在怀里,抵靠到栏杆旁疯狂地拥吻。

 那女人一副惊慌屈从的样子。那男人的大手,已经捏着在女人的脯。看抓捏的样子,刘江也能感觉到那女人房的柔软,看到他面红耳赤。

 刘江带着偷窥的窃喜,慢慢地猫靠近,只见女人穿的体恤已经被起,那白皙的肚皮和被大手抓住的罩。

 “靠,太大胆了吧…”短裙下白皙匀称的美腿在不断难耐地地张合。那男人花衬衫的扣子都解开了,兴奋地和女人的身体撕磨。那女人哭泣般地呻,更让刘江合不拢嘴。

 “啊…宝善哥…这是学校,哎呀…啊…人家还在上课呢…哎呀…上完课就去陪你啦…乖啦…哎呀…”

 男人的吻让她有种窒息的快,一边又哀羞地拒绝,一边深情地抚摸男人的身体。,怎么这么像清儿的声音?!不对,完全就是清儿…刘江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屏住呼吸靠的更近,撑着脑袋努力看清眼前的人。

 两眼瞪得大大的,真希望是自己搞错了,身体僵硬地直了其来,但看的越清楚,心疼越厉害。那狗熊般壮实的男人好像也发现了刘江。

 不过只是愣了一下,立刻变得更加狂野,带着恶的笑容,更卖弄地伸出舌头不断添女人的秀美脸蛋和白的颈项。发出“雪、雪”响声,两手鲁地伸到她裙里,一把把她小内扯到膝弯处。

 “啊嗯…宝善哥,不要啦…不要在这里…会被看到的…”女人紧闭双眼,不断配合地摇动脑袋,让男人享受地自己滑的脖颈。纤细的手臂弯过他的腋下,勾抓在他厚实的肩膀上。

 “妈的!怎么会这样?真的是清儿!”刘江强心头的怒火,索装作去取车一样,大模大样地朝他们走过去。眼睛一刻没有从他们身上移开。“多几个人看看不更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清儿是我的,我想怎么干都行…”

 男人故意把她名字说的很重,接着一脚把那小内的一边踩到脚下。“清儿就是宝善哥的女人…清儿只想做宝善哥的乖女人…”清儿呢喃地说,纤细的手臂讨好地勾到他脖子上,左腿顺从地抬起,从小圆口里出来。

 “哈嗯…大…好涨…听到女人一声痛苦的长,刘江的心头仿佛被无数钢针刺穿的痛。刘江完全看清楚了,真的是清儿,就是清儿…就在她被入的那一刻。就在她痛苦的一仰脖的那一刻。刘江几乎就呆住了。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疼爱的清儿会在天和别人媾,就在自己眼前四米远位置。“…货…为什么嫁人…干死你…烂…”宝善一边愤怒地说,一边猛,两手抓抬着那丰浑圆的美,将她后背重重抵靠着栏杆上抬起。

 “…清儿错了…清儿改…清儿会听话的…”清儿两手紧紧勾住他脖子上,任由宝善不断顶动,紧锁眉头,微眯双眼,动情而乞求地,看着已经变得野兽般疯狂的男人,任由快速进出,微曲两腿不住晃动,小内还无力挂在她右脚上。

 刘江两手都握成了拳,喉咙被堵住般说不出话,身体不住地颤抖。宝善冷冷地瞟了一眼刘江,目测了下他的身高比自己矮了一个半脑袋,心中更加自信。随后,猛地

 只见清儿的身体一下变的无力瘫软,腹部在离开的一刹那,急促地搐,发出失落而又人的呻。刘江能看到宝善那大黝黑的泛着晶莹的水渍。

 “转过去趴着…”宝善完全是命令的口气。顺势把清儿掉在地上的内捡起来,直接朝刘江丢去。清儿无力地转过身,猛地看到刘江站长面前,死死地盯着自己,两眼着难以形容的愤怒。

 “啊!”一声惊呼,娇小的身躯羞涩地朝宝善身上靠。那小内已经落叶般掉落在刘江前面的地上…“啪…”宝善毫不怜惜的在她雪白的大腿上一拍。“趴好…”另一手鲁地按着她后脖。

 此刻的清儿完全不知所措,一脸惶恐地看着刘江,嘴抖动,身体却已经被宝善拗成,适合从体后入的姿态,股高高翘起。“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碰到我期待已久的观众了…”

 宝善说完一抬,只见清儿身体一又再次顺利地刺入娇。刘江能清楚地看到,清儿秀美脸颊上浮过一丝痛苦的表情,做了个咽动作,发出溃散的鼻息后,又浸入享受般痴态,几乎连睁眼的气力都没有。刘江完全迈不开脚,一手举的高高的拽成拳头,在空中抖动。

 “你、你、你们…”“对不起…啊恩…老公…啊嗯…我…啊喔…”清儿强抑着兴奋的情绪、闭着眼睛轻,曼妙的身随着宝善手掌爱抚而弯成感的弧度。宝善根本就没打算让清儿说话,动几下后,死死顶住最深处碾磨。

 “说,到哪里了?喜欢吗?”“唔嗯,子…啊唔…是子…啊噢…清儿受不了了…清儿喜欢…”刘江看着子身体痛苦而难耐地动,两眼还歉意地看着自己仿佛要取得自己的原谅。几乎要崩溃了。

 爆发似地冲到她面前,两手重重地拍着铁栏杆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好意思问为什么?这女人本来就是我的…”宝善也变得异常暴躁,两手如钳子般死死地抓住她纤瘦的肩膀用力朝后拽。

 他的力道让清儿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咽,两肩完全摊开,脖子后仰,身体折断般后弓,雪白的明显地在颤的起伏。

 “以前我这样干她,以后我还要这样干…每天干…换着花样干”宝善却还不断怂动身体,让抵在宫口的到更深。

 “唔…”“你疯啦!”刘江心疼清儿被如此糟践,着急地想把他的大手从自己女人身上掰开。可毫无作用,更显得自己是那么无力与局促。

 “你别傻了,你老婆就喜欢被我这样干,她一直就是这样的,她爱死我的巴了!”宝善变得有点得意,变得缓慢而有力。“你应该看她表情,她现在是不是很享受?”

 “啊…”清儿满脸哀羞中夹杂着足的舒畅,涨红的脸蛋更加动人,又逃避的扭向一侧。刘江几乎惊呆了,心碎的和粉末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作自己?“刘江努力让自己平静,低声音。

 “我…我喜欢这种被他碎的感觉…啊嗯…”宝善不等她说完又是用力一顶。“我是你老公呀!我们是真真结过婚的…我们是夫…”刘江的声音变得哀求。

 “好了,别吵了,老子马上就要了!”宝善说着又调整下姿势,两手扶住清儿柳,稳了下马步,抿着嘴开始加速,随之清儿的身体前后摇动的更加厉害。

 “嗯…”清儿配合地绷紧身体,咬着下,低下头后又痛苦地仰起,转而又难耐地低下,两手死死地抓着两杆。  M.ssKkXs.COm
上章 被馐耻溶化的恫体 下章